您当前位置:首页 >> 摘要 >>  军事

原苏联核试验飞行员几乎全部病逝

核心提示:46年来,他一直守口如瓶,就连他妻子都不知道他是苏联和俄罗斯惟一幸存的核武器试验飞行中队的精锐飞行员、苏联列宁勋章的获得者。现在,他的同伴全部因患癌症或白血病辞世,78岁的康斯坦丁·利亚斯尼科夫终于开口说...

 
46年来,他一直守口如瓶,就连他妻子都不知道他是苏联和俄罗斯惟一幸存的核武器试验飞行中队的精锐飞行员、苏联列宁勋章的获得者。现在,他的同伴全部因患癌症或白血病辞世,78岁的康斯坦丁·利亚斯尼科夫终于开口说出真相,透露了苏联核武器试验飞行中队绝密的内幕
 
穿越蘑菇云的感觉就像进了炼狱
 
78岁的利亚斯尼科夫用非常平静的口气说,他本人先后投掷过14枚核武器原子弹和氢弹,而这都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奉命在原子弹或者氢弹爆炸之后立即驾机穿越蘑菇云!穿越蘑菇云的经历是利亚斯尼科夫永远都抹不掉的痛苦恐惧的回忆。利亚斯尼科夫回忆其中一次穿越蘑菇云的经历时说:“实在是太可怕了,当我奉命驾驶图-16轰炸机立即飞回核爆炸现场进行蘑菇云穿越的时候,飞机颤抖得那么厉害,以至于操纵杆有好几次挣出我的双手,而炽热的空气让我几乎窒息。我看不到地平线在哪里,眼前看到的只是一朵越来越大的蘑菇。那朵蘑菇看上去就跟炼狱一般先是红彤彤的,接着变黄,最后又化为好几朵小蘑菇。”
 
“我几乎被炽热窒息而死,我干脆脱掉了夹克和衬衣,解开衬衣领子最上面的扣子,马上看到我的胸前长满了疹子!这就是我们要让敌人尝的核武器!这次行动结束后,我获得了苏联最高英雄勋章———列宁勋章。”
 
核试验飞行中队的特殊使命
 
利亚斯尼科夫是苏联最秘密的核试验中队最后一名幸存的精锐飞行员,他的同伴们在几十年的历史长河中一个接一个地病逝了,死亡的原因只有两种:癌症或白血病!
 
这支最神秘的核试验中队组建于1947年,代号为“巴格罗夫克斯基部队”。整个飞行中队的飞行员不超过40名,全都是精心挑选、训练有素的王牌飞行员,该中队惟一的任务就是在核试验中投掷原子弹和氢弹。
 
从1949年到1962年,也就是在大气层核试验全面禁止前,全中队一共投掷过178枚各种型号的原子弹和氢弹。直到大气层核试验全面禁止之后,这支中队才改飞侦察机,最后于1972年解散。尽管如此,在接下来的数十年里,苏联和俄罗斯仍然不允许任何人提及该中队只言片语。
 
有次试验差点儿夷平整个基地
 
这支中队到底都进行过哪些核爆试验?都有哪些惊心动魄的故事呢?
 
利亚斯尼科夫如果不说的话,那么就再也没有人知道当时的现场经历了。在无数次核爆试验中,给利亚斯尼科夫印象最深的,也是最惊心动魄的试验有三次。
 
第一次发生在1955年11月5日,利亚斯尼科夫的战友戈洛瓦什科驾驶的一架图-16轰炸机运载着PAC-6氢弹到塞米巴拉金斯克试验场进行实弹投掷试验。然而,当轰炸机飞到试验场上空的时候,雷达瞄准仪突然失灵。当这架载着爆炸当量为300万吨的氢弹飞机在试验场上空盘旋的时候,试验场地面指挥官们紧张万分地讨论处理炸弹的办法:要么把这枚氢弹丢进附近的群山中,任其爆炸;要么就冒险让飞机带弹着陆,对氢弹进行全面检查后再进行第二次试验。后者要冒多大的风险在场所有的指挥官都知道,一旦带弹着陆失败的话,那么整个基地将被炸得荡然无存,周围的环境也将遭到致命的破坏。
 
最终还是亏得戈洛瓦什科驾机技术高超,心理状态十分出色,总算把载着一枚氢弹的轰炸机平安降落在基地。11月6日,再次试验成功,为“十月革命”献上了一份厚礼。
 
回望爆炸现场:太可怕了!
 
1955年11月22日,塞米巴拉金斯克试验场又是一片繁忙的景象,这次利亚斯尼科夫要试验的是由轰炸机投掷PAC-37热核弹,也是利亚斯尼科夫参加这支精锐部队后第一次投掷核武器。
 
当天上午,爆炸当量为170万吨的PAC-37被“巴格罗夫克斯基部队”的飞行员从15000米高空投下,成为世界上第一颗可用于实战的热核炸弹,而美国直到1956年5月才由B-52轰炸机投掷试验了第一颗热核弹。
 
不过,这两次核试验都给当地居民和老百姓带来了致命的伤害,尽管前苏军采取了一系列防护措施,但离基地很远的居民还是受到了放射性物质的伤害。
 
利亚斯尼科夫在试验后的第二天到爆炸安全距离外看了一眼他头天创造的爆炸现场:“真是太可怕了,整片土地都被烧焦了,爆炸边缘有许多没有皮肤和眼珠子的羊和马的尸体,焦黑的树林和一堆被扭曲得认不出原样的飞机、大炮和坦克等当靶子用的武器装备。爆炸的威办如此之大,以至于直到今天我仍有一种负罪感。”
 
“大伊万”热核弹爆炸比100万个太阳还要亮
 
自从以前几次的核试验给当地居民带给严重的伤害后,苏联才决定把试验场挪到诺瓦来-扎经利亚。爆炸威力相当于3000万吨TNT当量的“伊万”热核弹就是利亚斯尼科夫亲自投下的。
 
那是1961年10月30日,苏联国务委员帕拉夫斯基、苏联战略火箭军司令莫斯卡连科元帅亲自赶到试验场观看这次核试验。当天一大早,利亚斯尼科夫驾驶着图-95战略轰炸机从距离试验场1000千米外的摩尔曼斯克的奥列尼机场起飞,飞机上装着那枚重达26吨的“大伊万”热核炸弹。为确保图-95在投下核弹后有时间飞离爆炸现场,技术专家专门为这枚核弹设计了一个展开面积足有1600平方米的超大降落伞。
 
上午11时32分,“大伊万”在试验场上空爆炸。利亚斯尼科夫和试验场负责人库德里亚采夫后来是这么回忆当时的爆炸情景的:“我们看到一道强烈的强光,给我们的感觉比100万个太阳还要亮。尽管爆炸中心离试验场指挥所和飞机已经有250千米,但大家的眼睛还是感到一种强烈刺激的灼热。爆炸发生时,轰炸机与舰艇、地面的无线电联系全部中断,一小时后才恢复,电磁扰动三次传遍全球,通红的蘑菇云高达70千米!”
 
1992年核试验才解密
 
所有的这一切,包括核试验中队直到1992年之前都是绝对的国家机密。直到苏联解体之后,利亚斯尼科夫才把自己工作的真相告诉妻子。
 
那么,利亚斯尼科夫现在是如何看待自己当年所做的一切呢?这位老人说:“当年,我是军人,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对于自己生命的价值是谈不上的。我知道,我们每爆炸一枚核弹,西方国家就得战栗一回,就得作出相应的妥协。当然,这是一场以牺牲军人的代价为基础的危险恐怖的游戏。”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