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摘要 >>  军事

1998年韩国特工绑架朝鲜官员惹祸

核心提示:韩国国家情报院(原国家安全企划部)号称该国最大情报机构  本报特约撰稿孔艾嘉《青年参考》(2012年10月31日19版)  韩国国家情报院(原国家安全企划部)号称该国最大情报机构  因担心国内人士借外部力量干涉总统...


韩国国家情报院(原国家安全企划部)号称该国最大情报机构
 
韩国国家情报院(原国家安全企划部)号称该国最大情报机构

  本报特约撰稿 孔艾嘉 《 青年参考 》( 2012年10月31日   19 版)

  韩国国家情报院(原国家安全企划部)号称该国最大情报机构

  因担心国内人士借外部力量干涉总统大选,韩国情报机构曾将一名有官方身份的朝鲜公民绑架至汉城,试图获取口供,最终却落得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下场。

  新一届韩国总统大选距今还有不到两个月时间。就在各阵营忙着拉票时,新近出版的韩国《新东亚》杂志载文披露了一段尘封十余年的旧事。

  这篇文章写到,自从民主制度确立后,每逢选举年,韩国政坛都免不了爆出几桩涉及操纵选情的丑闻,其中又以1998年的“贿北事件”最为离奇。更不可思议的是,由于嫌疑人与朝鲜有牵连,韩国安全企划部(今国家情报院)在调查过程中,竟然违反国际法,将一名有官方身 份的朝鲜公民绑架至汉城(今首尔)审问;此人设法逃出后,找到媒体大举爆料,令韩国情报机关尴尬非常。

  朝鲜官员掉入绑架陷阱

  1997年12月,韩国安企部掌握到一则情报,称某大型企业集团社长助理韩成基、与朝鲜有生意往来的韩国商人张锡重等,赶在第15届总统大选前夕跑到第三国密会朝鲜人士,向朝方提出“为造成对新韩国党候选人李会昌有利的局面,请(朝鲜方面)在板门店制造武装摩擦,以便打压来自国民会议的候选人金大中”,这就是所谓的“贿北事件”。

  随后,安企部将韩成基、张锡重以及“幕后主使”——与李会昌关系莫逆的青瓦台总统府官员吴静恩控制起来,三人均在陈述书中写道:“为帮助新韩国党胜选,多次向北韩(朝鲜)提出在板门店进行武力示威的请求,并答应给予经济好处作为回报。”1998年9月24日,三人被正式起诉,由于存在诸多幕后交易,这起案件最终以“违法事实成立,但某些细节不明”为由,对三人判处缓刑草草收场,一度被舆论热议的“贿北事件”可谓虎头蛇尾。

  案件审理期间,急于查明真相的安企部想出了一个无比大胆的主意:直接从海外绑架朝鲜知情人士以获取口供。很快,他们锁定了与张锡重多有往来的朝鲜“商人”崔仁洙,后者实为朝对外经济委员会官员,负责招商引资,长期往来于亚洲各国,顺带向韩国客户推销朝鲜生产的仿古瓷器和绘画。以做生意为名,安企部特工逐步接近崔仁洙。      

  为拿下这条“大鱼”,安企部专门成立工作组,安排化装特工与崔在第三国碰面,借口“物品货值太高,咱们最好到汉城协商一下”。崔仁洙欣然同意,没想到自己的厄运就此开始。

  审问月余方知捉错了人

  1998年6月,崔仁洙搭乘大韩航空公司班机飞抵汉城,还没弄清东西南北,就被“客户”送到汉城瑞草区内谷洞的一幢别墅,软禁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他万万没想到,这栋建筑其实是韩国安企部的“黑狱”,直到安企部的工作组和专门调查“脱北者”的工作组现身,崔仁洙方才恍然大悟。他强烈抗议:为什么不谈生意,却扯什么“贿北事件”?

  韩国特工见目标不肯合作,便对其大打出手,崔仁洙只能用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言来应付。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安企部渐渐意识到搞绑架是个天大的错误,崔根本不是能提供“贿北事件”细节的人。随着审问者逐渐丧失继续下去的意愿,对崔仁洙的监视也就慢慢放松了。

  7月15日晚,负责看守的安企部特工把崔仁洙独自扔在房间里,自己就跑到别的地方逍遥去了。匪夷所思的是,他们既没把朝鲜人五花大绑,也没给房门上锁。崔仁洙意识到机会难得,悄悄离开房间,趁夜色跑下楼,蹑手蹑脚地向大门走去。别墅的大门早已被锁死,四周均是高墙,万幸的是墙角竟有扇虚掩的小门,崔穿过这道门,顺利溜到了街上。

  媒体留情让丑事免于扩散

  尽管头一回来汉城,长期的海外生活让崔仁洙熟悉大都市的情况。他决心尽早离开是非之地,站在路边吆喝半天,终于截下了一辆出租车。比较了解韩国国情的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找媒体爆料,遂告诉出租车司机:“快去A报社(综合上下文看,A报社应为韩国中央日报社)!”后来,当韩国记者问起崔仁洙为什么想到去A报社时,他解释说:“在朝鲜,最有名的媒体是朝鲜中央广播,在中国是中央电视台CCTV,因此在我个人心目中,韩国A报社应该也是最有名的吧。”到达报社的崔仁洙活像个乞丐,他顾不上仪容,一把抓住门卫:“我是朝鲜人,赶紧救我,带我去见记者!”门卫不敢怠慢,赶忙把他领到报社编辑部。

  很快,A报朝鲜专刊的李姓记者见到崔仁洙,双方进行了长达3小时的交谈,崔仁洙详细讲述了事件经过,还让李记者拍下了自己身上被打伤的地方。让李感到不可理喻的是,当他打电话给安企部核实情况时,对方竟表示:“我们这里没有人逃跑。”然而此后不到1小时,安企部负责海外工作的某要员便亲临A报社,提出要带走崔仁洙,他还请求李记者“笔下留情”,千万不要报道崔出逃的事情。大概是担心公关力度不够,又过了半小时,安企部长李钟赞也打电话给A报社总编,先是承认“鲁莽将北韩人士带到汉城存在过错”,希望报社方面“理解苦衷”,“如果让全世界知道这件事,会对韩国形象造成损失,希望贵报千万别声张。”

  结果,长年把“自由化”挂在嘴边的A报社算是给了安企部面子。“毕竟,本报也曾经是政府掏钱养的,‘政府的嘴巴’总不能老骂政府吧。”一番讨价还价过后,安企部官员带走了崔仁洙,同时承诺“保障其人身安全,今后不管如何处置,一定保证决策透明公开”。然而,这番许诺很快被证明是虚以委蛇,此后,安企部仍想尽办法让崔“归顺”韩国,但没有成功,安企部只好在半年后秘密将他送到境外,崔仁洙很快被召回朝鲜,此后便没了音讯。

  事情的余波并未至此结束。1999年5月26日,千容宅接替李钟赞,出任金大中当选后更名改组的国家情报院院长,与崔仁洙事件有关的官员在一夜之间全遭清退。就这样,韩国特工绑架朝鲜官员的行为不仅没能解决任何问题,反而落得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下场。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