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报 >>  古籍善本

古籍善本:收藏更要使用

核心提示:“五一”期间,北大图书馆举办“大仓文库”善本展,展出100多年来中国首次大批量回购留存海外的中国典籍。去年,北京大学筹资1.5亿元,从日本大仓文化财团回购了2万余册“大仓藏书”,其中仅极为罕见的《四库全书》...

 
 
“五一”期间,北大图书馆举办“大仓文库”善本展,展出100多年来中国首次大批量回购留存海外的中国典籍。去年,北京大学筹资1.5亿元,从日本大仓文化财团回购了2万余册“大仓藏书”,其中仅极为罕见的《四库全书》进呈本就达25种,包括至少4部孤本。
 
盛况空前的“大仓文库”展,再次将藏家的眼光引向古籍善本
 
“大仓文库”归来
 
时值北京大学116周年校庆,北京大学图书馆启动馆藏“大仓文库”善本展,两天时间让许多藏书家、学者和公众一睹为快。
 
“大仓藏书”共有931种28143册,其中古籍904部,包括中国古籍716部26260册,日本古籍187部2345册,朝鲜古籍1部2册。中国文史典籍专家袁行霈说,这是100多年来,中国首次大批量回购留存海外的中国典籍。
 
大仓藏书的主体部分是清末著名藏书家董康“诵芬室”、“课花庵”旧藏。1917年左右,董康将部分典籍出售给大仓文化财团创始人大仓喜八郎。大仓文化财团以该批典籍为核心,不断搜储,形成“大仓藏书”。2005年,为筹措资金收购流散于民间的日本文物,大仓文化财团决定以18亿日元(约合1亿多元人民币)的价格,出售“大仓藏书”,但要求需由中国国有收藏机构永久性整体收藏,不得打散拍卖。
 
2012年,在咨询了37位专家学者之后,北大图书馆决定出手回购“大仓藏书”。 2013年末,“大仓藏书”运抵北大图书馆,900多部典籍中仅有1部为重度破损,9部为中度破损,其他主要是轻度破损,破损包括残缺、断裂、絮化、虫蛀、褶皱、水渍等十余种。修复专家选用与原书相同或相近的材料,采取中国传统修复技艺,对藏书进行修复保护,还建立了详细的修复档案
 
袁行霈介绍,这是北大图书馆第二次大规模收购万册以上的古籍。第一次是在1939年购入天津藏家李盛铎的木樨轩藏书。回购“大仓藏书”的18亿日元书款,一半由教育部会同财政部拨付,一半由北大向校友筹措。
 
藏书家韦力列举了“大仓藏书”的“四大亮点”。
 
其一,“大仓藏书”里有25种《四库全书》进呈本,十足珍罕。当年乾隆皇帝为编纂《四库全书》而广征天下书籍,那些通过进献、借抄等方式提供的书目,盖着满汉文的“翰林院印”钤章的,称为“四库进呈本”或“四库采进本”。这些书籍原拟要物归原主,但乾隆年老后,退还之事不了了之,进呈本则大部分被翰林院官员携回家里私藏。《四库全书》进呈本存世仅300余种。
 
其二,内含一批鲍廷博的收藏,深为藏家学者看重。鲍廷博是乾隆时期著名藏书家、“知不足斋”的主人。乾隆诏修《四库全书》时,鲍廷博曾献书626种,其中有不少宋元时期的孤本、善本乾隆曾为鲍廷博题诗:“知不足斋莫不足,渴求书籍是贤乎。长篇大部都庋阁,小说卮言亦入厨”。“大仓藏书”里有“知不足斋”藏书20多部。
 
其三,其中明代铜活字十几部,特色鲜明。明弘治年间,无锡的安家和华家用铜铸造了一批活字来印刷书籍。他们用的底本是当年的宋本,但这些宋本现在都已失传,铜活字本成为现今已知的很多书的祖本,数量少,底本好,文学价值和学术价值很高。藏书家将它们称为“下宋版一等”,价值仅次于宋版
 
其四:版本之外,从收藏角度来讲,其中还有顺治乾隆间活字本,即武英殿聚珍本39部,这些殿版书因为是皇家制造,工艺上臻于完美。
 
但韦力认为,大仓藏书里真正好的宋元版并不多。在日本,宋元版古籍被列入国宝序列,禁止出口。因为缺少宋元版,书价才从1 .8亿人民币降到了1.5亿人民币。
 
收藏热 保护难
 
在国内当代艺术品收藏市场,书画是主流,古籍一直不为人关注,2000年上海图书馆用450万美元从美国买回翁万戈家藏的80种542册藏书,才触动市场神经。
 
2012年过云楼藏书的拍卖使古籍善本一举跨入亿元时代,也使这一冷门收藏品种迅速升温。凤凰集团以2.16亿元的天价竞得过云楼藏书,打破古籍善本拍卖世界纪录。公藏机构斥巨资抢购古籍,推动古籍收藏发展。
 
原哈佛燕京图书馆善本室主任、中山大学图书馆特聘专家沈津认为,凡是1911年辛亥革命以前的线装书都可称之为“古籍”。最早的古籍出现在唐代,以“日历”的形式流出,到宋代开始成书。历代流传下来的古籍分为抄写本、刻印本两类,按照刊刻时代区分,有唐刻本、五代刻本、宋刻本、辽刻本、西夏刻本、金刻本、蒙古刻本、元刻本、明刻本、清刻本、民国刻本等等。
 
沈津介绍,就中华古籍收藏实力而言,国内首推中国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南京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次之,海外则以哈佛燕京图书馆为最。哈佛燕京图书馆目前收藏的包括宋、元、明、清以及民国时期的中华善本有4000部,四五万册左右,仅明刻本就有1500部,其中国内各大图书馆空缺的版本就有189部之多。
 
古籍善本目前呈现出收藏热、保护难问题。
 
据国家图书馆统计,目前全国古籍善本的存量大概在5000万册左右。这些古籍历经数百年的战乱、水火、蠹蚀,约有三成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损坏,亟待修复
 
业内人士介绍,与浩如烟海的受损古籍相比,全国专业古籍修复师和保护机构的数量极少。全国现有国家级古籍修复中心12家,修复团队最为庞大的国家图书馆仅有20人从事古籍修复工作,全国范围内从事古籍修复工作的员工总数不足200人。仅就国家图书馆而言,如果仅依靠目前的力量,完全修复国图现存的近200万册古籍,可能需要500年。
 
线装书采用的手工纸虽有“纸寿千年”之说,但大气环境会造成纸张酸化,纸张的寿命会随着保存温度的升高而降低。要延长古籍文献的保存寿命,保存环境需要严格的温湿度控制。古籍善本应该存放在24小时恒温恒湿的专用藏书库里,可靠持续运转的空气过滤器与恒温恒湿中央空调系统对于古籍的保存不可或缺。设备投资和持续运维费用都是收藏机构不可小觑的投入。
 
 
专家建议,古籍保护要“活”起来,应该以适度利用促进保护。古籍善本的收藏与其他收藏品的不同之处在于其文献价值,古籍的价值在阅读和使用中才能体现。保护古籍,同时也要挖掘有价值的古旧文献,采用数字化保存方式将其整理、影印出版。
 
国内古籍善本的数字化探索成果显著。现已完成约3万种古籍藏品的数字化加工,推出《四库全书》、《国学宝典》等古籍数据库。
 
古籍数据化需要传统学术方法与当代科技结合,目前人才匮乏、投入不足仍是古籍保护的难题。传统文献学始终未能引起重视,版本学、校勘学、目录学的冷清,造成文史典籍理论人才的缺乏和理论指导的缺位。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相关报道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