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报 >>  古籍善本

“大仓”能否成“珍藏”?

核心提示:“大仓藏书”将以“大仓文库”的形式永久性整体保藏。主办方供图  深圳报业集团驻京记者陆云红  “一塔湖图”(谐音一塌糊涂)是对北京大学三个标志性景观的概括,这博雅塔、未名湖和北京大学图书馆历来是清雅之...

 

“大仓”能否成“珍藏”?

 

“大仓藏书”将以“大仓文库”的形式永久性整体保藏。 主办方供图

 

  深圳报业集团驻京记者 陆云红

  “一塔湖图”(谐音一塌糊涂)是对北京大学三个标志性景观的概括,这博雅塔、未名湖和北京大学图书馆历来是清雅之地。但“五一”假期刚过,一则“北大斥巨资回购‘大仓藏书的消息却令北京大学图书馆顿时“热闹”了起来。筹资1.8亿元人民币,从日本回购2万余册中方典籍,到底是人傻钱多还是物超所值?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一周,但围绕这批古籍的争议仍在继续。

  岁月沉淀 典籍弥香

  北大图书馆于5月3日启动馆藏“大仓文库”善本展,展示了这批重金回购的宝贝。展期只有两天,且需证件方能入场参观,因此真正得见这批珍贵古籍者寥寥。“大仓藏书”都是些什么宝贝?花这么多钱买值不值呢?为此某网站还特地发起辩论,正反两方观点鲜明:

  正方观点:这么有价值的古籍善本归来,好事!对促进学术研究助益良多,支持!

  反方认为:不值。古籍善本有何研究价值,能富国强民吗?能提高国民的道德水准吗?此举只满足了部分人的爱好和部分人的虚荣脸面,仅此而已。此举不仅花国人的血汗钱还能推高文物典籍的炒作价格。应该把钱花在发展科技,改善民生上。高校更应该把精力和财富花在培养大师级人物方面,而不是沽名钓誉。

  其实判断本次回购值不值关键要看这批藏书具体包括哪些典籍。

  据整理统计,此次回购的“大仓藏书”共有931种28143册,其中古籍904部,包括中国古籍716部26260册,日本古籍187部2546册,朝鲜古籍1部2册。难能可贵的是,这批书经史子集四部皆备,其中经部94部、史部191部、子部158部、集部412部。

  “当我们仔细鉴定了这些典籍后,非常强烈地感到,这些书物有所值。”古籍专家、中科院国家科学图书馆研究员罗琳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尤其有些书过去以为已经不存世了,这次回购以后,一些书又重新面世

  所有藏书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四库全书》进呈本。《四库全书》进呈本存世仅300余种,而“大仓藏书”中进呈本估计共25部。部分《四库全书》进呈本也在展览中现身,书页上方都盖着巴掌大小的清代“翰林院印”满汉文印,整体保存完好,文字清晰可见。

  罗琳介绍说,有些“四库进呈本”在乾隆年间《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中有过记载,经过几百年的天灾人祸等,这些书已经“消失”了,在《中国古籍善本总目》已无法查到。本次在“大仓藏书”中重现的进呈本中,有的是《四库全书书写誊录的底本,是研究四库全书纂修史的重要佐证,还有的是重现人间的孤本,其文献价值很高。

  让古籍专家津津乐道的是,典籍中还有很多珍贵的版本。藏书中的《梅严胡先生文集十卷》(明嘉靖十八年胡琏刻本),是目前存世的胡次焱文集中最早的版本,此前仅知南京图书馆收藏残本一部。而《白氏长庆集七十一卷目录二卷》(明正德八年兰雪堂金属活字本)也属极为罕见古书,此前仅知国家图书馆藏全书一本。

  此外,这批回购的古籍中,有9部元刻本也均为书品极佳的精刻精印本。而155部明刻本中,明嘉靖隆庆及其以前刻本占绝大多数。15部明活字本中金属活字本多达14部,而传本罕见极为难得的金属活字本的唐人文集就有11部,能一次性大批量地购入明金属活字本,迄今为止绝无仅有。

  还有清顺治乾隆间刻本153部、清顺治乾隆间活字本(武英殿聚珍本)39 部、清初铜活字本一部、钞稿本111部,其中多有鲍钞鲍校等名家批校题跋本。善本数量如此之多,不仅说明“大仓文库”所藏典籍洵为珍贵,也说明北京大学图书馆购入这批典籍是物超所值的。

  2012年“过云楼藏书”拍出2.16亿元的天价成为当时令收藏市场为之一震的大事件。其实在古代很长一段时间内,古籍善本收藏远远盛于书画,因此有“一页宋版一两金”的说法。但是由于古籍善本入门门槛较高,且存世量少等问题,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几十年间,中国书画一直是艺术品收藏的主流项目,古籍纯属小众收藏。不过随着人们文化水平提高,以及藏家、国企、文博机构对古籍善本的认识出现转变,有更多历史和艺术价值使得古籍善本越来越受到重视,古籍收藏逐渐升温。加之古籍所具有的文献价值、版本价值、艺术价值、学术价值和文物价值,其珍贵程度远非金钱所能衡量。

  坎坷“归家”路

  说起“大仓藏书”,不得不提我国著名藏书家,“诵芬室”主人董康。

  江苏武进人董康1889年曾高中进士,并入清朝刑部工作,直接参与清末变法修律各项立法和法律修订工作。董康其人酷爱藏书,自谓“积癖”。家富藏书且兼治版本目录之学。家富藏书,并以刻书知名,其“诵芬室”、“课花庵”藏书,以多精本见称,胡适曾评论他是“搜罗民间文学最有功的人”。

  1917年左右,在日本访问的董康因急需资金,将所藏典籍售予其日本友人—大仓文化财团创始人大仓喜八郎。

  大仓喜八郎是日本昭和时代著名的实业家,他在自己家里设立了日本第一个私人美术馆—大仓集古馆,一直保存到了今天。大仓喜八郎还爱好戏剧、书道、邦乐等,有两千多首和歌发表。1918年,大仓喜八郎亲自赴北京登门拜访梅兰芳,邀请他赴日演出。梅兰芳提出演一场2000日元的要求,这是破天荒的出场价,大仓喜八郎当场拍板,欣然允诺。

  得到董康的藏书之后,大仓喜八郎以该批典籍为核心不断搜储,收藏渐成规模,世称“大仓藏书”,大仓集古馆也因此成为日本收藏中国典籍数量较多的机构。

  时光荏苒,这批典籍在大仓文化财团集古馆珍藏已过百年。2005年,为筹措收购流散民间的日本文物的资金,大仓文化财团决定以18亿日元的价格出售“大仓藏书”,并提出条件:不得打散拍卖,由中国国有收藏机构永久性整体收藏。消息传出后一直到2012年前,国内许多收藏机构、企业甚至个人与大仓洽谈收藏事宜,但皆因无法满足大仓的保藏要求,均未实现收购。

  2012年,在吴小如、汤一介、吴慰慈、袁行霈、乐黛云、陈熙中、白化文、安平秋等37位专家先后签字联名的建议下,北京大学决定对“大仓藏书”实施整体收购,收购受到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与支持,并得到了有关领导的关注,收购款中50%由教育部会同财政部拨付,另外50%由北大教育基金会筹得。

  2013年12月12日,历时一年半的收购工作终于完成,“大仓藏书”在这一天运抵北京大学图书馆善本地库,并以“大仓文库”的形式永久性整体保藏。

  大仓藏书’是继1939年入藏李盛铎木樨轩藏书后的70多年里,北大图书馆首次购藏万册以上的古籍,也是一个多世纪以来,中国首次大批量收购留存在海外的中国古籍,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北大中文系教授袁行霈表示。

  “史在他邦,文归海外”,这是著名学者郑振铎面对古籍流失时写下的慨叹。“大仓藏书”得以安然回归,实属幸事一件,但回归的只是少数,更多的珍贵古籍依然静静地躺在异国他乡的图书馆博物馆和私人手中。原哈佛燕京图书馆善本室主任、中山大学图书馆特聘专家沈津日前表示,目前散落在国内外的中华古籍大约有5000万册左右,就收藏实力而言,国内首推中国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南京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次之,海外则以哈佛燕京图书馆为最。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相关报道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