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报 >>  海报年画

青年画家的经营之道:投资艺术品三年涨百倍

核心提示:  ⊙记者唐子韬○编辑陈羽  青年油画家刘永(化名)已经来北京五年。如今,他一年卖画的收入大概有四五十万元,这在北京算是中等收入,可以过得挺不错了。他说,像他这样的年轻艺术家,在北京有成千上万,但是能够...

  ⊙记者 唐子韬 ○编辑 陈羽

  青年油画家刘永(化名)已经来北京五年。如今,他一年卖画的收入大概有四五十万元,这在北京算是中等收入,可以过得挺不错了。他说,像他这样的年轻艺术家,在北京有成千上万,但是能够最终坚持下来继续做艺术的大概只有百分之三四十。

  从开始的四处碰壁,到如今的游刃有余,刘永已经慢慢学会如何经营自己。“北京是个充满机会的城市,只要你努力,就会过的好。”

  一个青年艺术家“北漂”奋斗史,也是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底层运作的一个缩影。

  最近刘永刚刚搬到北京通州区的一处公寓。90多平方米的普通居民房,经过他的精心布置,显得典雅、舒适,有了艺术气质。

  客厅里挂着几幅他近两年的作品。在去年某拍卖行的春拍中,他的一幅作品拍出了15万元人民币——这也是他目前的最好成交记录。

  从在线拍卖开始

  “我画油画纯粹是为了生存。”这位80后艺术家的坦诚让我惊讶。2006年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本科毕业后,刘永就开始了断断续续的北漂生活。开始的时候,他创作的国画作品也被一些画商代理,但是,“国画毕竟便宜,卖得再好,像我这样年轻、没有名气、更没有任何体制内职务的艺术家,作品也卖不上什么价钱。”从开始的几百块钱,到上千块钱,刘永在老本行坚持了1年多。

  “后来,看着周围画油画的朋友作品都卖上了价钱,生活也改变了许多,我也就开始画油画了。”

  “最开始,我在嘉德在线[微博]上拍卖我的作品。无底价拍卖,第一幅作品卖了800元。”刘永打开电脑,让我看了那张作品的图片。“那时候,技法还很不成熟,作品也很粗糙。但是,竟然被人买走了。”此后,刘永继续以这种自己都“看不上眼”的、“媚俗的写实风格”创作了一批作品,并陆续挂到嘉德在线上出售。大概半年以后,随着他的作品在嘉德在线的出现频率增多,他在这个平台上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忽然有一天,我的一幅作品经过几轮出价竟然卖了8000块钱。这对于我来说是个质的飞跃。”他为此高兴了好久。

  当刘永的作品在嘉德在线卖到1万块钱以上的时候,他就不再将作品放到上面拍卖。“这个系统不会在线处理超过2万元的交易。这就意味着,如果不想让作品价格停留在2万块钱以内,就不要继续放在上面出售了。”他告诉记者。

  这时候,他已经参加了一些展览,作品也在媒体、网络上有了一定的曝光率,自己在圈子里也算小有名气,一些画廊艺术品投资机构开始主动找他,想要代理他的作品。

  但是通常,这种代理合作比较松散,画廊即便是签约,双方也并不严格履行合同。“画廊只是有买家时会找到我,让我按买家的要求画画,卖出去后五五分成。也不是按当初合同规定的一年要交几张画,他们会给我办展览之类的。合作比较松散,没有约束性。”

  而与艺术品投资机构的“代理合作”则更加松散,只是一个合作意向,具体执行,与画廊类似。

  就这样,从2009年出售的800元第一张油画作品算起,到现在的8万到10万元一张油画,刘永的作品价格三年左右上涨了100多倍。

  在北京,像他这样的年轻艺术家还有很多。良好的学院背景、相对广泛的人脉,是他们毕业后能够坚持做职业艺术家的基本支撑;不断地创作、参展,不断与市场打交道,他们学会了运作和经营自己,也懂得了如何在现实与理想之间寻求平衡。

  请拍卖行“托”价

  “年轻的艺术家作品已经有了一定市场,如果想要进一步抬高价格,最好的办法还是通过拍卖行。”刘永说。当记者问到,如今很多年轻艺术家直接参与二级市场运作的问题时,刘永向记者透露了其中的“门道”。

  “艺术家直接送作品给拍卖行,也要交一定的佣金,这个佣金与拍卖行的服务基本一致,一般情况下,大约是作品估价的15%。”

  “作品上拍并不一定要真的成交,只是需要在拍卖行有一个成交记录。艺术家委托拍卖行举牌,‘做出一个价格’来,是通常的做法。

  “也就是说,如果一幅作品期待成交价是10万,那么,艺术家需要先交给拍卖行佣金1.5万元。一般情况下,拍卖行会根据艺术家想要的价格举牌,举到理想价格,这件作品就‘成交’了。如果有真的买家举牌,能举到期待价格甚至更高,就最好不过。无论作品是否真的拍出,艺术家都会有一个成交记录。

  这个记录就是艺术家最新的市场价格标准。画廊也会根据这个价格制定公开价格。”

  这就是拍卖行帮艺术家“做价格”。刘永告诉记者,在他身边,有很多艺术家都会在拍卖行“托”价格。

  “当然这样做也有风险。我的一个朋友去年通过这种方法一下子把自己的价格抬到了100多万。因为他是刚毕业几年的年轻人,以后的升值空间就会很小。他的画后来就很难卖。这样的价格,让他‘骑虎难下’,现在只能卖一些版画。”

  显然,与这位“太心急”的艺术家相比,刘永要稳重很多。今年,他打算推出新的系列作品。刘永说,他的下一个系列将是以中国传统元素为主的写实绘画,预计这个系列作品会很好卖。等他挣够了钱,他就会抛弃现在所有的绘画,专心做自己喜欢的艺术……

  投资艺术品

  “我买艺术品也像买股票。只是我买的股票只赚不赔。”让我惊讶的是,这位80后艺术家,会把收入的大部分用来买艺术作品。每次拿到自己卖画所得的几万块钱,他总要花一多半购买艺术品。“我对其他物质要求不高,买艺术品一个是出于爱好,更多的也是一种投资。”

  “我只买年轻人的、未成名的、有潜力的艺术家作品,以国画为主。”刘永说,“我现在买不起油画。相对于国画油画还是太贵了,是资产更高的人可以投资的品种。”

  最近他买了一位年轻的水墨艺术家十几幅国画山水。这位艺术家从中央美院国画系刚刚硕士毕业,留校做了老师。刘永认为,名校、名家的学生、稳定的艺术职业——这三者就已经给他的作品上了“升值保险”。

  “别看现在还没有画廊运作他,以后,随着他参加展览的增多,知名度提高,他的作品价格一定会涨。而且我也会把他的作品推荐给我的企业家朋友。”

  刘永让我看了他收藏这些作品:传统山水图景之中,有着当代人难得的古雅气质。

  这些尺幅不大的作品,刘永大多是以1000-3000元不等的价格收购。

  “水墨作品初期价格低,门槛低,适合我这种低端收藏家收藏。但是,水墨作品产出量大,升值空间大。一旦一位艺术家作品整体价格上涨,所有他的作品都会增值。”这位刚刚还信誓旦旦聊着自己艺术理想的年轻人,突然变身为一个专业投资人士,向我推销着他的“生意经”。

  中国当代艺术已经走过了30多个年头,如今年青一代的“继任者”们不仅有拥日臻成熟的艺术“观念”、“技法”,也有更多的市场意识。这种“内外兼修”的素质,加上市场的助推作用,能否为中国当代艺术造就出一片新的天地?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