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报 >>  旧书藏书

明代朱佑楎的衡王图书印

核心提示:衡王图书印衡王图书印  伊葆力/文  近日,见到一方明代藩王用印,印主是明宪宗第七子朱佑楎。此印寿山石质,正方体,长、宽、高均为8厘米,瓦形纽(图1)。印面正方形,印文阳文篆书“衡王图书”四字(图2),右起两...

衡王图书印 衡王图书印 衡王图书印 衡王图书印

  伊葆力/ 文

  近日,见到一方明代藩王用印,印主是明宪宗第七子朱佑楎。此印寿山石质,正方体,长、宽、高均为8厘米,瓦形纽(图1)。印面正方形,印文阳文篆书“衡王图书”四字(图2),右起两行竖排,每行两字,右上起顺读,书法严谨端劲;印身一侧阴刻“天字第廿八”五字,楷书体而略有隶意。此印为传世品,据说原藏于潍坊市一朱姓人家,可喜的是,还保留着当年的老印盒,印盒方形,盝宝顶,红木,黄铜饰件(图3)。

  “衡王图书”中的衡王,就是明朝中期就藩于青州的朱佑楎。朱佑楎(1479—1538),明宪宗朱见深的第七子,明孝宗朱佑樘的异母弟,母德妃张氏。成化二十三年(1487)封为衡王,弘治十三年(1499)就藩青州(今山东省潍坊青州市),谥号“恭”,葬于今青州市王坟镇王坟村北三阳山前。

  朱佑楎在青州传六世七王,分别为衡恭王朱佑楎、衡庄王朱厚燆、衡康王朱载圭、衡安王朱载封、衡定王朱翊镬、衡宪王朱常謶和衡王朱由棷。明嘉靖间编纂的《青州府志》卷十二《藩贤衡恭王传》中,记载朱佑楎:“宪宗纯皇帝第五子,母庄懿德妃张氏,生于成化十五年己亥。二十三年封衡王。弘治十二年之国青州,嘉靖十七年八月薨。敕葬临朐西三阳山之原,赐谥曰恭……王天姿明颖,神彩庄重,每朔望,先谒宗庙,而后视朝。进表笺,临殿用宝,拱立移时,具冕服,北面端拜,俨睹天颜,为诸王之范。春秋祭享,率以三鼓从事,越四十年如一日。享宾躬为酬献,诸王子以次称觞,仍命官属屡伸劝侑,毕,送至露台,及阶,宾退,乃还。暇居斋宫,手不释卷,他无玩好。尤精书法,四体皆工,而楷书、行草为最,大书结构有体,诗章足垂世教者,书数千纸,一睹笔法,具见王心。旁及丹青,各臻妙品,积古今书籍千卷一柜者,凡百有奇。著诗文若干卷,题曰《岁寒斋稿》。先是,孝宗与王尤厚,敕齐藩所遗土田悉属之王,虑扰于民,力辞不受。上嘉允,特赐祖训一、誓剑一,就封以来,未尝诘责于有司,事或相涉,则曰:吾左右过也。人益愧服。辟书堂,淑诸王子授经讲诵,务令晓解。一时诸王贤声籍籍。官校子弟,复建育秀馆教之,多入庠校者,青故多饥,王来,雨时若,岁比丰稔。及薨,村氓野老,每集数十人,具香楮,望灵哭吊,尽哀乃去。王以礼为国,上信下怀,册谥以恭,美矣。迄今宗室多礼让之风云。”

  《传记》对朱佑楎的记述评价,不无溢美之词,但所述其好学礼贤、喜藏书籍、工书画,则是出言有据的。在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2006秋季拍卖会上,曾以人民币18.7万元的价格拍出一件朱佑楎楷书《陋室铭》立轴(图4),书尾钤印:“皇明宗室”、“衡王图书”、“乐善堂”、“平生百拙”、“乐在琴书”、“笔生涯?”。从其所钤印文,亦可看出这位藩王的志趣所在。

  另有记载说,朱佑楎还性嗜地理研究,夙有“藩王堪舆家”之称。在北京万隆2009秋季艺术品拍卖会上,曾上拍了一套明代抄本唐代杨叔茂著《地理秘诀》十册,此书黑格绵纸精抄,内有大量朱、墨笔批点,内有钤印 “衡王图书”,可知此系朱佑楎的藏书(图5)。

  印身一侧阴刻的“天字第廿八”,为千字文编号,也证明了此印系朝廷所颁制,编号管理。我国金、元至明代,官印俱以千字文编号,而该印章的千字文编号采用了千字文的首字“天”,可见受持此印者地位的高贵。印文“衡王图书” 的“图书”,有二义,一是与“印章”通,即指图章;二是指图籍,钤印在典籍、文书、书画之上。

  “衡王图书”印章,可能颁制于成化十五年(1479),是在朱佑楎敕封王爵时所得。因为朝廷在敕封王爵时,就会同时授予一些证明身份的器物,“衡王图书”印,大概是其中的一种。明代封爵,分为宗室和异姓两类,宗亲封爵除嫡长子外,皇帝诸子封亲王;亲王诸子封郡王,并世袭,衡王即为亲王,是当时最高的爵位。不过按规定,爵位并非实职,诸王必须遵守祖上定下来的“分封而不赐土,列爵而不临民,食禄而不任事”的规矩。因此,有明一代的朱姓藩王,庸碌的,享乐终生;聪慧的,读经以修身,书画以娱性,朱佑楎即属于后一类。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相关报道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