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报 >>  旧书藏书

《黄永玉全集》卖12.8万:图书成奢侈品

核心提示:评《黄永玉全集》卖12.8万  《深圳商报》9月16日报道,近日的上海书展上,一套《黄永玉全集》14卷特精装本亮相,标价是令人咋舌的高价12.8万元。中国最贵个人全集也由此诞生。此次黄永玉将他1930年到2013年所作的3...

评《黄永玉全集》卖12.8万 评《黄永玉全集》卖12.8万

  《深圳商报》9月16日报道,近日的上海书展上,一套《黄永玉全集》14卷特精装本亮相,标价是令人咋舌的高价12.8万元。中国最贵个人全集也由此诞生。此次黄永玉将他1930年到2013年所作的3000余幅画作、1200篇文章结集出版,堪称一大盛事。除特精装本外,另推精装本,开价1.38万元。不少黄永玉的拥趸、粉丝,平日视黄永玉的画、文最合自己的心意,但因这套《黄永玉全集》的标价,只可远观,而不可自得,“黄永玉的画很平民,但是这书做得不平民。为什么不出平装本呢?”此外,还有其他天价图书,一套《王世襄全集》14卷精装,标价1960元;装帧设计名家朱赢椿的《空度》定价480元。

  最应该平民化的图书变得买不起了,图书销售刮起了一股“贵族化”旋风,一批制作极其奢华的精装书,定价动辄成千上万,甚至十几万,而且拒绝推出平装本,让普通读者无从下手。业内忧虑,图书“贵族化”趋势,以往人人买而读之的图书,竟也成了奢侈品,这将加剧纸质图书的读者危机。

  这些文化图书,不能否认物有所值,但如此高的书价,也不由得让人深思——买书读书,我们原本普通的公共文化生活,为什么越来越变成了一种十分奢侈的事情?

  出版社为什么热衷于出“精装本”?有出版人算了一笔经济账:以一套10卷本的文集为例,按照现在的行情,如果是平装本,定价不过三四百元,而一旦套上“精装限量本”的名头,那就可能猛涨至1500元左右,甚至更高。如果这套文集的销售预期是50万元,那么平装本需要卖1600余套才能完成,而精装本只需卖330套就可以了。“而且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富人买精装本花钱比较爽快,而对普通读者来说,即便买平装本,也会有一个仔细掂量的过程。所以精装本往往卖得更快。”

  从商业的角度来说,一些文化图书竞相以“高”价格出版、发行,图书出版商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在这个过程中,出版方考虑的商业利益是第一的,甚至是唯一的,图书出版方可以找出许多理由来解释这种高价图书营销的合理性。

  这些精装文化图书,设计装帧都极为奢华,成本上去了,不卖贵也不行。高投入,就要追求高产出,这是符合市场逻辑和法则的,似乎别人奈何不得。不过,这只是单纯谋求自我利益的最大化,却忘记了市场的反应,读者的接受心理,乃至大众的阅读利益。

  按照行销策略,这些豪华精装书是把富人作为了目标对象,但这里却忽视了一个关键,这些图书标以“高价”、“天价”,但是否就具备了这样的思想价值、文化价值和历史价值?有时候老子的一句话,莎士比亚或歌德的几行诗,向我们比任何一个同时代的著作说得更多,但它们是“高价”、“天价”的吗?它们是人类的精神财富,是同等遍及于其各成员的社会本身的文化福祉!

  文化图书成为奢侈品,读者非常感慨:名家的书是越来越看不起了,这不利于增进文学的亲和力,更不利于改变阅读式微的情况,这会产生“图书贵族化”的现象。文化图书成为奢侈品,这是在向平民读者显示文化的高傲。图书贵族化结果,必然是读者的贵族化——最后变成一些书只能是少数有钱人才能看得起,大部分读者想看也看不起。其结果,只能是与广大的读者产生彻底的决裂……(袁跃兴)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