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报 >>  藏书票签

藏书票:西方手法和中国元素

核心提示:西方手法和中国元素  藏书票新话  记得在北京举办藏书票国际双年展时,人手奇缺,牛明明来帮忙。他二十来岁,性格开朗活泼,年纪轻,外语又好,成为不可或缺的生力军,大家都很喜欢他。不久明明远赴欧洲,去著名...

西方手法和中国元素 西方手法和中国元素

  藏书票新话

  记得在北京举办藏书票国际双年展时,人手奇缺,牛明明来帮忙。他二十来岁,性格开朗活泼,年纪轻,外语又好,成为不可或缺的生力军,大家都很喜欢他。不久明明远赴欧洲,去著名版画家麦绥莱勒曾经学习的学校——比利时根特皇家美术学院攻读版画,成为马丁·贝岩斯的硕士研究生。

  学校离根特市中心不远,明明每天穿梭于古意盎然、有数百年历史、至今保存完好的建筑群中,呼吸间似乎能感知到昔日岁月的峥嵘。他潜心学习两年,并游学20个国家、30座博物馆,重点考察了印刷技术、欧洲打样机的使用,也体会了站在西方看中国文化的视角。

  两年后,明明带回了刻工、印制分外精良,比国内普遍版画工艺高出一筹的版画藏书票作品,令我叹为观止。

  明明爱玩,喜欢小动物,在自己的小屋里养着蛐蛐、油葫芦、毒蜘蛛、乌龟等各色宠物,他把那些小东西刻画得惟妙惟肖。

  留学期间,不少欧洲朋友请他设计书票,比利时藏书票协会、荷兰藏书票协会也委托他为协会制作书票。他们喜欢明明使用西方人熟悉的排刀手法,表现中国元素。

  这幅“家庭”藏书票,就是明明为一个荷兰家庭所做——父母和三个孩子。书票外轮廓借用了欧洲传统的哥特式教堂的外形,里面巧妙安排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内容。他在十二生肖里为每位家庭成员选择了对应的动物,四周配以吉祥纹样;又将每人的出生年份用天干地支纪年来表示,与各自的名字相搭配,安排在瓦当纹样中。最后他加上了这个家庭另一位可爱的成员——一只小猫。书票完成后,订购的朋友非常满意。

  明明是中国美术家协会藏书票研究会常务理事,他的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的展览,并荣获多个重要奖项。现在他任教于北京印刷学院设计学院。他说,准备依照导师马丁·贝岩斯的建议, 进一步探索藏书票的艺术语言,回归宁静简洁之美。

  文并供图/陈雅丹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