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报 >>  藏书票签

抄写的另类收藏(图)

核心提示: 《严嵩诗集》的出版是靠“另类收藏”完成的。  严嵩是明代的权相,《明史》中列入“奸臣传”,其贪污专权,与清代和珅相埒;而他的诗作,与和珅也有一拼,纪晓岚曾引用前人话评严诗:“孔雀虽有毒,不能掩文章”...

\  《严嵩诗集》的出版是靠“另类收藏”完成的。
 
  严嵩是明代的权相,《明史》中列入“奸臣传”,其贪污专权,与清代和珅相埒;而他的诗作,与和珅也有一拼,纪晓岚曾引用前人话评严诗:“孔雀虽有毒,不能掩文章”。严嵩诗多,所传千余首贯穿其87岁的人生,死前绝笔也在写诗:“平生报国唯忠赤,身死从人说是非。”明史专家谢国桢先生曾跟我说:“严嵩各诗集中,最珍贵的是《南还稿》,是唯一记述他被罢官遣乡过程的诗集,是海内孤本,现藏台湾。读严嵩诗集没读《南还稿》,那就是看戏没结尾呵!”
 
  三十年后台湾友人将《南还稿》扫描赠我,扫描质量极佳,电脑上放大后,纸质纤维都毫发毕现,这使我对诗中个别残字的残留笔画与同册同类字笔画比较,并参诗律得以判断,使为完帙,如“岭云时出没,沙鸟(自)飞沉”,“城中盛文(彦),(嘉)会集交亲”等。毛笔誊抄成册把玩,萌生编纂校点整部《严嵩诗集》的兴奋,遂于两年后由线装书局排印出版《严嵩诗集》四册。
 
 
  近年编纂《谢国桢全集》(十册)整理其手稿时,须排除其抄录前人的诗文。谢老是著名的藏书家,有些海内孤本、未刊稿本买不到时,便借来工笔抄录,然后阅读欣赏题跋,以备研究之用。珍贵抄本并非秘不示人,在学问家、藏书家友人中传阅,而这些名家不时也在其后题跋、题诗、题记,记下此书的价值、文人间的友谊及阅读时的心境等,洵为胜逾原件的珍本。
 
  由此想到清末民初的学问家、藏书家缪荃孙,在琉璃厂遇到异书珍本买不起时便亲自誊抄;后得缘负责清理大内藏书,珍奇太多,自己就抄不过来了,索性家里雇了五六个抄手专司抄录,以致艺风堂藏书多达十余万卷,其中有的大内原本已湮没而今靠抄本遗存!
 
  所以,“另类收藏”就是抄书,抄录那些稍纵即逝的文字,留存那些弥足珍贵的过眼云烟!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