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报 >>  藏书票签

捕蝇记:寻找藏书票的故事

核心提示:苍蝇藏书票图/南方都市报  记得多年前开展“灭四害”活动,往往安排小学生们的任务是拍苍蝇,于是便有成群结队的小鬼头手持蝇拍在犄角旮旯四处巡视,“噼啪”拍击声更是不绝于耳。当年我也是其中一员,积极参加拍...



苍蝇藏书票 图/南方都市报

  记得多年前开展“灭四害”活动,往往安排小学生们的任务是拍苍蝇,于是便有成群结队的小鬼头手持蝇拍在犄角旮旯四处巡视,“噼啪”拍击声更是不绝于耳。当年我也是其中一员,积极参加拍得乐此不疲。若干年后,我又经历了一次“拍”苍蝇,这次却拍得惊心动魄。

  故事还要从AlertCollart先生那枚编号196的非著名藏书票说起。这款藏书票票面上除了标示票主的文字外,只刻孤零零一只小小苍蝇。若有缘捧此票于掌上细细观之,你会刹那错觉指间轻微颤动便会使其受惊飞离,逼真度超乎寻常。可惜多数藏家眼中只有塞维林美女,偶尔有苍蝇嗡嗡飞来,也往往随手一挥赶之,漏过一款超凡极品却不自知。

  我第一次遇上“小苍蝇”还是从英伦老藏家发来转让邮件中。可惜当时收藏塞维林才入门,既不知票主A.Collart是何人,又碍于标价太高,只能眼睁睁看它飞过。后来阅读DavidChambers所写《MarkSeverin’sBookplates》,发现文章中不仅收录了此票图片,还特别花篇幅对此票进行细致描述。原来票主Collart先生不仅是塞老夫子好友,还是一位杰出的博物学家,这枚精雕细琢的小玩意给他带来了极大的乐趣。文中还提及此票另有一款塞老夫子亲自上色的版本。

  原来此票如此出名。再向老藏家求购,得到回复却是早已飞去欧陆安家了。随后几年我一直四处寻觅,希冀随时能拍下这只小苍蝇,可惜再未听到其嗡嗡之声。直到前年冬天,那不算熟悉的振翅声又一次响起。更令人振奋的是,拍卖的居然是一枚上了色的苍蝇藏书票。卖家还特意放上一张高清扫描图片,比之黑白款,虽然只是将苍蝇后半身填色成黄黑相间,并在翅翼外缘渲染一层微微淡粉肉色,但上色小苍蝇给人的感觉简直是被塞老夫子魔手赋予了生命,让人认定图片并非一枚雕版书票,而是一张真实的苍蝇特写照片。

  竞拍过程似乎从开始便进入白热化,竞买者一度达近二十位,其中不乏资深买家。由于拍卖结束时间在凌晨时分,当日只能苦守在电脑前,只为最后时刻一拍得中。哪知离结束还有5分钟时竞价陡升,我几次修正出价,瞬间便被人超越。未及我再举拍击之,小苍蝇已然嗡嗡飞走。

  心有不甘之下,我连夜写信求告老藏家,并叙述刚才经历种种。“这枚上色版苍蝇藏书票当然珍贵异常,”他老人家的回信依旧一如既往的平静,“我多年前曾斥巨资购下AlertCollart去世后他后人散出的所有塞维林书票藏品。其中大部分书票都有多枚副品,只这款Collart先生的至爱彩绘是唯一。这么多年来我再未见过第二枚,甚至小塞也缺失此版。”

  “既然你有缘遇见,我会让你拥有它。”老藏家信末承诺,“算是给你的新年礼物。”于是我便开始日日期待这小精灵从英伦飞抵。在魔都一个飘雪的初春清晨,它终于出现在家门口的信箱上。我怕冻死了赶紧捧进来,小心拆开细细端详,第一次觉得原来苍蝇并不那么令人讨厌。

  关于这枚小苍蝇,还有两大悬疑。其一是许多人见过上色版后都认定那是一只蜜蜂而非苍蝇,甚至有人非常专业地指出此乃胡蜂。这多半是其身体后部黄黑相间的斑纹让人产生的误判。SericomiyaBorealisFalleri(拉丁学名),塞老夫子在作品清单中可标示得一清二楚且十分专业。食蚜蝇科,有黄色斑纹,形似黄蜂或蜜蜂,但不螫人,全世界已知200余属5000多种。据小塞回忆,票主Collart先生家中就收藏该科标本数百种,故其父特意也刻画一只,以博好友一乐。其二则往往被人所忽略,票面上的EXLIBRIS并不完整,缺了开头的三个字母。我问小塞此为何故,他却神秘兮兮地回复:“哪里缺漏了?你把那张藏书票拿在手中,用另一只手轻拂过纸面,把苍蝇赶走,就会看见那三个字母了。”

  好不容易才抓住它,岂能让它再次飞走。我才不干!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