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木器 >>  业界资讯

惊世乌木到底归谁?

核心提示:  今年上半年,四川农民吴高亮在自家承包地中发现长达34米,胸径约1.5米,出土时重达60吨的罕见地下乌木,按照目前每立方米至少10万元的行市,这样的体量意味着至少数百万元的财富。然而,当地政府以保护地下重大...

惊世乌木到底归谁?
 
 
  今年上半年,四川农民吴高亮在自家承包地中发现长达34米,胸径约1.5米,出土时重达60吨的罕见地下乌木,按照目前每立方米至少10万元的行市,这样的体量意味着至少数百万元的财富。然而,当地政府以保护地下重大文物之名将乌木收归国有,由此引发这块乌木归属权的争议。

  价值

  成都乌木博物馆馆长 卢泓杰:自古乌木民间就是名贵木材四川有俗语“家有珠宝一箱,不如乌木一方”,但真正使乌木市场价值堪比珠宝的时间并不久。上世纪90年代,用1000个蜂窝煤可换来一根购烧两个月的乌木

  成都乌木博物馆馆长 卢泓杰:乌木价格攀升大约始于2000年,2000年左右收乌木大概就每方600元,2001年就飙到2000多元,随后一两年就4000、8000、12000这样往上翻。现在,乌木因其树种、年代和品相而价格不一,但较低的也是每方近万元,像保存较好的楠木乌木,价格都在每方10万左右,相比之前上涨了数十倍不止。

  市场

  成都乌木博物馆馆长 卢泓杰:现在的乌木市场完全是无序的。地方上收购乌木,不仅价格高,还有摆不平的地方势力。一条从产地四川到消费地京沪的产业链已经形成,而在四川一旦发现乌木出土,就会有复杂的地方势力介入,各种乱象丛生。

  业内人士:大量民间挖掘、买卖乌木已成经济活动常态,无主物统归国有。政府对乌木也从不闻不问,开始逐渐重视起来。大型乌木被发现后,政府都会以保护姿态介入。

  所有权

  四川高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喻远军:政府主张乌木国有,应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如无明确规定,本着政府不应与民争利的原则,私人发现占有应为正当。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 张擎:各地发现乌木,一般都找文物部门去,但其实它不是文物。乌木则是一种自然形成、正在向植物化石转化的中间产物,属于自然学科。乌木包含了丰富的古生态信息,是不可再生的“资源”,仍应当属于国有。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尹田:“埋”和“藏”都属于人为行为,乌木系自然形成,不属于埋藏物。乌木为有主物,应由土地所有人享有。在中国土地不为个人所有,因此乌木可属于国家或集体,但不会是吴高亮个人。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相关报道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