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木器 >>  家具收藏

红木故事多:谨防平货充贵料新国标帮倒忙

核心提示:从民间收集的老旧海南黄花梨名贵红木制造的精美艺术效果广作大红酸枝最难体现岭南文化</h2>  消费者最好到品牌红木家具选购  行业·观察  文/图羊城晚报记者鞠国坤(署名除外)  股票市场流行“讲故事”,古玩...

从民间收集的老旧海南黄花梨
民间收集的老旧海南黄花梨名贵红木制造的精美艺术效果

名贵红木制造的精美艺术效果
广作大红酸枝最难体现岭南文化

广作大红酸枝最难体现岭南文化

  消费者最好到品牌红木家具选购

  行业· 观察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鞠国坤(署名除外)

  股票市场流行“讲故事”,古玩市场流行“讲故事”,红木家具市场也流行“讲故事”,跟古玩市场差不多,讲得最多的是“祖辈留下来的”、“多少年前留下来的”、“朋友急于套现出让的”。

  这几年红木原材料行情看起来大起大落,但价格趋势总体呈现大幅攀升,有些消费者开始投资前移,从购买红木家具用于投资和收藏,转而“炒原材料”,这里有多少吨海南黄花梨,那里有多少吨越南黄花梨,还有大红酸枝白酸枝。但有业内人士提醒,名贵红木越来越稀缺,很多人都只是在“讲故事”,有的甚至是以低端材质冒名顶替。

  海黄还可以论吨出手?

  今年国庆黄金周,在红木家具集散地中山大涌,街道有些冷清,感觉不到“金九银十”的气氛,记者走访了多家店铺,只见广告牌所写几乎都是“非黄”、“缅甸花梨”、“红檀”、“黑檀”,而出售的家具也看不到新红木国标要求的“一书一卡一证”。奇怪的是,成吨成吨的名贵红木原材料,包括海南黄花梨、越南黄花梨、大红酸枝,却急于出手,消息满天飞,似乎没人问津。

  中国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席团主席、伍氏兴隆董事长伍炳亮说,这段时间常常收到急售名贵红木原料的信息,但“流料”特别多,曾有卖家托人找到他,称有20吨黄花梨原料要出手,说是全球金融危机那年囤积的,请他过来看货、收货,他叫对方发照片过来,或运到台山交易。对方不置可否,拖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了解到哪有什么“海黄”,只是一堆杂七杂八的木材。卖方提议:不挑不拣,一口价成交!“当然不可能成交”,卖方也不看看对方是谁?!伍炳亮提醒,这堆货有的是硬杂木冒充红木,有的是普通红木冒充名贵红木,有时为了增加逼真度,有的商家甚至把非洲黄花梨木材的外表刮走一层,打磨抛光,企图让木材的纹理冒充海黄”,“真正的行家哪会这么傻,只要刮一刮,一根‘海黄’就不见了一两万元。还有的商家会说自己的木料是从旧房子拆下来的门框房梁,你想想,以前的有钱人再土豪也不会拿‘海黄’这么用吧?”

  平货充贵料比比皆是

  广州资深红木收藏鉴赏专家梁沃华介绍,近来自己或朋友时常会遇到“甩卖大红酸枝”的卖家,结果大多都是“白费心机”。他说,近期有人称有一批大红酸枝,以11万-12万元/吨出手,这个价钱简直就是“五折优惠”。一看实物,原来只是红檀,其真正售价只是大红酸枝的1/10。“还有的人说现在自己的公司不景气,银行追债,唯有把手里的一批‘海黄’卖掉,开价低至100万元/吨。其实那批货是缅甸花梨,两者的价值根本没法比。”

  “现在多数‘甩货’的人都是以来自非洲及南美洲的硬木冒充名贵木材,此前有一个卖家说有上百吨白酸枝,以低于市价一半(约2万元/吨)转让,结果到货仓一看,原来是亚马逊黄檀,市价是1万多元/吨。”深圳大观园红木典藏总经理郑喜扬说,有的自称炒家的售货方说自己有很久以前存下来的原料,这也很可疑,因为那不太符合近二三十年炒家的做派。

  赌“潜力股新木种”更赚钱?

  从去年底开始,大红酸枝的价格一路飙升,也成了奢侈品红木的档次明显出现分化,可以划分为“三线”:一线为海南黄花梨、越南黄花梨、小叶紫檀,二线为大叶紫檀、大红酸枝,三线为缅甸酸枝、缅甸花梨等,至于红木新国标扩大的木种,业界存在激烈的争论,或许可以归为“四线”。

  有业界人士认为,整体经济特别是楼市长期存在下行风险,使红木家具行业出现了一些困境,许多原先制作名贵红木家具的企业,为了求生存转而开发中低端红木资源,于是带旺了白酸枝、花枝木等产品的成交,而某些人借助名贵红木稀缺性,狸猫换太子,如“用白酸枝的价,卖大红酸枝”,有更甚者有时连白酸枝都不是。

  此外,家具成品的价格越来越高,还不容易变现,但原材料就不同,其既容易囤积,也相对容易出手,加上早几年捣腾木材有不少“风生水起”的发财传奇故事,一些消费者转而学人“炒木材”,但记者采访的业内权威人士都不赞成这种做法,“水太深,且太浑”,选购有品牌、有信用,在材质、工艺、设计都有上佳表现厂家的红木家具反而比较稳妥。

  目前红木家具市场的情况是,有人看好缅甸酸枝,有人看好缅甸花梨,究竟谁能大热胜出?伍炳亮不作市场预测,只表示,新木种也有好料,最终能否得到消费者的认可,要由市场说了算。梁沃华则表示,任何时候都看好大红酸枝,传统红木,特别是广作的典型代表设计,价位相对低一些,而且又能体现红木家具的高雅、大气和富贵,性价比较高。

  新国标帮倒忙?

  “红木新国标分类很容易搞到消费者晕头转向,上当受骗,如花梨木类包括7个树种,红酸枝类也有7个树种,且产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价格差异很大,可以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伍炳亮说,大红酸枝原特指某种传统名贵的家具用材,对应新国标为“交趾黄檀”,产于东南亚某些国家,市面上看到的多为老挝和柬埔寨产,售价少则十几万元/吨,贵则五六十万元/吨,但新国标归入红酸枝类的还有赛州黄檀、中美洲黄檀、微凹黄檀等6种,它们的价格每吨只需两三万元,新国标讨论稿还将考虑将一些来自非洲、南美洲的每吨几千元的木材也纳入红酸枝类,于是导致一些不良商家以平价木材充当贵价木材。他说,前段时间来广州,看到明明卖的是非洲硬杂木,新国标称为“刺猬紫檀”,因为属于花梨木类,就堂而皇之地标注成“黄花梨”了。

  有业界人士认为,新国标对制止红木家具市场混乱局面延续的效果还有待观察,但添堵的状况就时有发生。伍炳亮说,对新国标的树种名称,即使从业几十年的行家也要“回炉”当小学生重新学习才行,有时还常常记不住。“常常记不住”的还有梁沃华,他认为新国标未将行家公认的“传统红木”列入,反而将“新种红木”大量加入,郑喜扬则认为,新国标只是代表了一部分人的意见,希望能顾及行业共识和业内习惯。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