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木器 >>  藏木人物

刘永平:红木守望者

核心提示:春日午后的阳光,带些慵懒地照在庄溢木道红木馆闲适的院子里。走进刘永平的工作室,仿佛进入了一个红木博物馆,伴着幽幽古琴韵铮铮弦上音,端详那一件件令人叹为观止的红木家具,顷刻间,喧嚣的城市已远去,久违的宁...

春日午后的阳光,带些慵懒地照在庄溢木道红木馆闲适的院子里。走进刘永平的工作室,仿佛进入了一个红木博物馆,伴着幽幽古琴韵铮铮弦上音,端详那一件件令人叹为观止的红木家具,顷刻间,喧嚣的城市已远去,久违的宁静沁人心脾…… 谈及他与红木的结缘,要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在云南省林业厅不断地跟木材打交道的刘永平,感觉到了自己对木头有着无法割舍的感情,于是辞职下海,开始了红木经营和收藏。 素闻“红木养人”,也许正是因为几十年如一日与红木打交道,平日里的刘永平怡然自得、笑容可掬。而记者阔别两年后再见,他依然保持着初见时的平易近人,谈笑间见解独特,妙趣横生。聊天中,不时地蹲在地上给记者讲解红木家具的工艺和构造,他朴实和谦逊的态度,不禁让人想到了一句话:谦虚坦诚,更易成功。 红木的命脉 “无论是黄花梨的高贵细腻,还是紫檀的深沉隽永又或是大红酸枝的清秀古典,都足以令人为之动情,爱不释手。”刘永平这样向记者表达他对红木的感情。 在刘永平的私人红木收藏馆——庄溢木道馆中可以看到,这里陈列着数百件明清风格红木家具和饰品,珍贵的材种、精湛的工艺、优美的线条、舒适的坐感和蕴含的文化以及不时散发出的阵阵木材清香,让我们领悟到了什么叫“一木一器,一器一形”。 在刘永平看来,红木是有生命的,只有用心触摸那些岁月留下的纹理脉络才能真正感受到红木生命的交流和跳动。随意逛逛你就会发现,在他红木道馆中陈列的红木家具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里没有繁冗的雕花和款式,有的只是浑然天成的自然美感和正统798.html')" target="_blank">明清家具的原汁原味。 会说话的红木家具 作为几十年云南乃至全国的红木原料商,刘永平在圈内的名气非常大。大家常说如果仅仅是为了赚钱,他完全不需要再费尽心思的研究制作红木成品家具。而多年来,刘永平除了经营原料,他的庄溢木道红木家具馆也一直稳步发展,这与他的勤勉分不开,也与他的脚踏实地、不浮夸、不投机取巧的秉性息息相关。经由他生产制作的红木家具,不仅是对老式家具的简单复制,更多的是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对现代红木家具的表达和诠释。 当被问及为什么要潜心研究制作和收藏红木家具时,他轻轻抿了抿嘴,沉吟片刻,然后挺直身子,直视着我一字一句地说:“其实,这30多年做红木原料的经历对于我来说,积累多少财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为后世留下一些东西。我希望买了我家具的朋友几十年后,抚摸着这些家具还能够想起我这个老朋友,这种对红木的感情仅仅做木料完全不可能实现。对于我来说,只有做出真正有传世价值的红木家具才是人生最大的意义。” 不忘初心的坚持 在与刘永平的对话中,我一直被一种氛围感染着,那就是他对红木家具的钟情。品茗而坐听他娓娓道来,无不透着对传统红木家具艺术的喜爱和对中式古典文化的崇尚和痴迷。 此次采访,记者有幸看到了刘总的私人红木家具藏馆,里面收藏着海南黄花梨、小叶紫檀等诸多极具收藏价值的家具。放眼望去,楼馆中进门处的两把玫瑰椅简约隽永、做工典雅,有黄花梨最傲人的美丽纹理如行云流水般散开一抹涟漪。我忍不住用手抚触,竟有肤如凝脂般平滑的婴儿触感,不禁在心里啧啧赞叹。而再往里看,一张海黄花梨的桌案在灯光的映衬下,那种曼妙的纹路如同一幅山水画,顾盼生辉,那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更让我心动不已。 刘永平最想给他倾尽一生心血的收藏找一个好归宿,在他看来这些藏品只有找到真正热爱的收藏者或者留给博物馆才能成为传世的精品,成就一段流传百年的红木家具史。 刘永平与红木故事,再多的言语亦承载不下。或许在他看来,自己与红木故事几天几夜也诉说不完,这么多年不变的只是坚定的信仰和不忘初心的坚持。(程翠)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