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木器 >>  藏木人物

木匠世家以木为业:做人像打磨红木一样

核心提示:手雕红木是一门非常需要技巧的手艺。  木匠世家四代人以木为业成为广式木作的发展侧影  300多年前,广州对外通商繁荣,广式家具异军突起。如今随着技术变迁,手工木雕这一老行当已老去。在广州白云区江高镇大岭...

手雕红木是一门非常需要技巧的手艺。

手雕红木是一门非常需要技巧手艺

  木匠世家四代人以木为业 成为广式木作的发展侧影

  300多年前,广州对外通商繁荣,广式家具异军突起。如今随着技术变迁,手工木雕这一老行当已老去。在广州白云区江高镇大岭村,已有32年历史的一间木雕家具厂依然坚守这个行业。这一家具厂深藏着胡氏木匠家族的故事,他们连续四代从事木作木雕,像打磨红木一样打磨人生。近日,记者来到白云区大岭村,走近胡氏木匠家族,了解他们的故事

  文、图/ 记者肖桂来

  通讯员马发洲、石建华

  广州白云区江高镇大岭村,一条充溢红木味、酸枝香的村子,曾走出不少木作大师,胡氏一家就世代生长于此。江高镇文化站负责人黄树杭表示,这里清朝时就有做木雕的传统,民国广作家具盛时期,神山大岭村一带学木雕的年轻人更多。现在,大岭村还有不少红木厂在生产经营。

  胡氏的木雕家具厂就坐落在大岭村。巨大的红木门楼,古朴、大气,上书金色大字,注明是“胡枝题”。提起胡枝,业内都不陌生,这位木雕大师从艺70多年,佳作颇多,授徒过千。

  在今天的海珠广场、白天鹅宾馆和陈家祠等,都能看到胡枝的作品。胡枝的儿子胡敏强表示,“20世纪50年代,广州濠泮街、大德路、十三行一带,红木作坊比比皆是。”其实,胡家手艺最早一代并非胡枝,而是胡枝的父亲胡超洪,当时便被乡邻称之为“木作洪”,是十里八乡的名木匠

  萃取西式精华融入木雕

  胡氏木雕传到第三代胡敏强时,事业有了长足的发展。1982年,不到30岁的胡敏强离开国有单位自立门户,和兄弟胡敏枢、妹妹胡丽容一起,凭着几千元、几个人起家,发展为今天有数百技工的木雕厂。

  “制作每一件家具都要深思熟虑,反复斟酌,每块木料要反复衡量,用最合适的木料做最好的家具。”胡敏强的文化水平并不高,但却深谙木作之道。

  上世纪80年代末,西式家具盛行,工艺简单,利润也高。当时,年轻的胡敏强也想改行做西式家具。胡枝知道后,立刻站出来问:“你做人就追求钱?胡家离得开红木吗?”这些话就把胡敏强给问住了。于是,他打消这种想法,不为外界所动,用真功夫做好家具,还从西式家具中吸取更多的精华融入木雕

  “好家具和人一样,是有思想的。做家具也和做人一样,一定要实实在在。”凭着这份坚持,胡氏红木自诞生至今已走过32载春秋,并成为广作家具的典范。

  “靠自己慢慢执生”

  如今,胡敏强的二儿子,胡氏木作的第四代传人胡宏驱不但将红木工艺传到了北京,开设了红木专卖店,还在福建等地开设了木雕厂。2008年,胡宏驱将这一工艺引入合肥。如今,总面积约5000平方米的红木家具馆成为行业的翘楚。

  胡敏强的小儿子胡宏焰在管理着广州、花都的店铺外,还在厂里当父亲的助手,常常下车间拜老艺人为师,稳扎稳打地学设计,学绘图,学雕刻。胡宏焰也理解了父亲要他“靠自己慢慢执生”的意思,就是做人也要像做红木一样,一步一步打磨。

  做好雕刻需要时间沉淀

  接受采访时,胡敏强对记者说,木作很辛苦,要经过烘烤、锯木、雕刻、装配、刮磨、上蜡等环节,以前没有机器切割锯木,锯木是个体力活。现在引进机器,就更讲究雕工。

  学习红木雕刻,以前的规矩是三年练好基本功,就可以出师。但要大成,则需要10年以上时间去积累、去磨炼,打磨成自己独有的风格。比如常见的梅兰菊竹,是很容易雕刻的,但如果采用浮雕和透雕的穿插运用,变化出来的物象就更加丰富,立体感也会更强,当然雕刻起来更难。

  记者好奇地问他,机械是否能做出手工一样的家具。胡敏强对此表示了否定。他说,厂里机器和手工的比例是三七开,主要的雕刻工艺还是用手工。学手艺主要就是练好基本功、练手势。但要做好雕刻,还需要时间的沉淀、加入自己的思想。红木雕刻是有灵性的,每件手工家具就像人的指模一样,都是独一无二的。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