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瓷器 >>  瓷器资讯

顺乎自然,发自内心——谈马一鹰的黑陶作品

核心提示:</h3>黑颜色的魅力,在于它的神秘、单纯和冷峻。在马一鹰的黑陶作品中,又赋予了它更为强烈而丰富的意义。仿佛静穆的火山下,暗暗涌动着的岩浆,表面的含蓄掩盖着深处的炽烈和躁动不安。凸凹起伏的形体;严谨理智的...

 

        黑颜色的魅力,在于它的神秘、单纯和冷峻。在马一鹰的黑陶作品中,又赋予了它更为强烈而丰富的意义。仿佛静穆的火山下,暗暗涌动着的岩浆,表面的含蓄掩盖着深处的炽烈和躁动不安。凸凹起伏的形体;严谨理智的造型;精密细致的装饰;贯穿其中的是一种浑厚灼热的气韵。它令观者感动,同时又引导着你随之辗转徘徊,共同融于作品之中...这,也许就是马一鹰作品的魅力所在。


        在中国,黑陶有着悠久的历史,龙山文化的蛋壳黑陶成为陶中精品。也许是这份溯古之情吸引了他,也许是黑陶所具有的独特的造型语言成全了他的艺术追求。马一鹰选择了黑陶,选择了赖以表达他的艺术思想,他的内心世界,他的真实情感的媒介。


        马一鹰的性格里,存在着许多的矛盾,这种种矛盾的冲突和交融,渗透到他的生活中,也直接影响到他的艺术创作。对人生、对艺术的敏锐的观察和深刻的理解,往往以一种混沌的形式表现出来。于是,单纯与丰富;冷峻与洒脱共同融于他的作品里。在强弱、虚实、动静的形式感中,寻求新的和谐统一。


        艺术不是单纯的技巧游戏,它采用各种物质媒介,表现人的伟大,而不仅仅是为了愉悦人的眼睛。有时,宁可使观众产生一种不愉快的感觉,也要道出他们心灵的秘密。艺术家把自己丰富的感受以坦诚直率的方式通过作品奉献给观众,藉以沟通彼此的心灵。所以,艺术作品的价值在于:它可以唤起观众共同来追寻生命本身的意义,在无休止的探索和寻求中把握生命的本质。在这里,首先要求艺术家是真诚的,真诚地感觉,真诚地表达。面对细腻的陶土,马一鹰不只是感受到了柔软随意,重要的是,马一鹰找到了把自己感受传达给观众的最佳媒介,它的力度、它的含蓄,令他欢愉,令他振奋。他有时感到,自己与这些陶土是融于一体的了。这种材料与作者之间的共鸣,使他的作品完全摆脱了材质和技巧的限制,而达到一个统一的境界。它所表现的不再是单纯的立体空间的组合和构造,而是把自然与心意相交融,共同完成对心灵和生命的召唤。


        马一鹰早期的作品较为具象,形体自由夸张。后来的作品融进了更多的雕塑语言,整体感加强了,细光碎影被大的块面的转折所代替,增强了作品的力度和表现力。用马一鹰自己的话来讲,他更像一个拚力冲向彼岸的使徒,舍弃些许世俗的追求而把自己作为牺牲供奉于艺术圣殿,这种献身感给他的行为注进了几分神圣和超凡的气质。他曾经写道:


      ----如若不甘平庸,超越此岸的唯一途径是使灵魂追随伟大,并由灵魂去选择追随的形式;


---一个灵魂能否最终进入艺术殿堂,关键不在于他发明了什么新的艺术语言,而在于他能否把某种“语言”说得更加有力,而这种“语言”亦是由他那颗“甘愿追随”的灵魂所造就的。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相关报道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