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瓷器 >>  瓷器资讯

清中和堂款瓷片引发官民之争

核心提示:</h3>  在瓷器收藏上,历来都是重官窑而轻民窑,这本无可厚非,因为在古代官窑瓷器代表着皇家尊严、国运昌隆,更是一个时代经济发展水平和艺术造诣的集中体现。所以,收藏瓷器,官窑瓷器的身份认定是一件十分重要...

 

清中和堂款瓷片引发官民之争

  在瓷器收藏上,历来都是重官窑而轻民窑,这本无可厚非,因为在古代官窑瓷器代表着皇家尊严、国运昌隆,更是一个时代经济发展水平和艺术造诣的集中体现。所以,收藏瓷器,官窑瓷器的身份认定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儿。

  此事虽重要,但认定的过程并不容易。一些胎釉明显不及“皇家血统”的、臆造无根据的、图案画风不符合历史人文环境的,都能很容易划归到民窑甚至是赝品的行列,但对一些胎釉精美、造型雍容,而款识又无历史记载的精美瓷器,很容易引起“官民之争”。

  清代“中和堂”款瓷器便是“官民之争”的典型代表。它不但在收藏界引起争端,甚至学术考古上至今也没有具有充分说服力的论断。是以,每见“中和堂”瓷器,必然会引起一番争论。笔者近日在一藏友处就偶见一款“中和堂”款识瓷片(见图)。藏家说这块瓷片康熙中晚期的官窑产品,下有“中和堂”款识。仔细审视,款识规整,底有双圈,粗看确实有一眼;但另一位藏友说“中和堂”其实就是民窑,借用官家称谓,没有多少价值;还有一个说这书上都没有定论的东西,应该是赝品。既然有异议,肯定是某些方面出现了问题,于是,几位朋友又热烈地讨论起来。

  该瓷片之上最明显的特征便是“中和堂”的款识,看其形制是双圈两行,笔画明了,圈足规整,很有清代早期的风格,并未发现异常。所以,款识肯定没有问题,自然也就不是赝品。问题就在“中和堂”的款识起源,清代瓷器中不乏有堂名款识,如乾隆即有“敬慎堂”、“养和堂”款识,但博物馆中的精品一般都是“年号”加“干支”再加“堂名”三者合一而为其款识,所以康熙“中和堂”款识一般为“康熙辛亥中和堂制”、“康熙壬子中和堂制”、“康熙癸丑中和堂制”三种款识。从干支推算其分别为康熙十年、康熙十一年、康熙十二年,确实为康熙早期款识。那么是否就此可以断定此瓷片即为民国伪托之作呢?查阅资料才发现,原来“中和堂”款识确实有不少标本出现,不过众人争论的是“中和堂”是否为康熙赐给雍正圆明园一堂,对“中和堂”款识的瓷器倒无异议。结合康熙早年“不尚尊号”的时代背景,可以断定“中和堂”款识瓷器应该是至少不晚于康熙十二年(1673)之前的瓷器。如此说来,此瓷片康熙早期瓷器无疑,那么还是归结到一个最根本的问题,那就是有关“中和堂”款识瓷器是官窑还是民窑

  对于“中和堂”款瓷器的认识,藏界多遵循上世纪初民国鉴藏家许之衡的论断,认为“中和堂”为康熙宫苑,其所督造皆为康熙早期官窑。但是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资料整理和标本探索,对“中和堂”款瓷器属于官窑的定论产生了质疑。首先是中和堂在清代宫苑中原型所在,据多方考证,中和堂是圆明园中一处宫苑,但圆明园早被英法联军付之一炬,从遗迹之中拼凑出规模宏大的原址尚属困难,何况是其中的一处宫苑。有论者从圆明园兴建年代开始分析,圆明园虽属跨朝兴建的大型园林,但在康熙早期并没有动工的念头,从史书和文献记载中也没有发现康熙朝宫室里有中和堂。所以由此可以推定,凭借堂名断定官窑的论据显然缺乏说服力。无奈,又是一桩悬案。

  几轮茶事渐淡,虽然没有结果,几位玩收藏的朋友脸上却开始浮现满意的笑容,该“中和堂”款瓷片虽然没有定论,但毕竟属于工艺精良的艺术品,即便是民窑作品,就凭这份与官窑瓷器雌雄莫辨的造诣,“中和堂“款瓷器在中华瓷器史上就有了它应该拥有的价值和地位。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相关报道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