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瓷器 >>  瓷器收藏

揭秘鸡缸杯天价成交不为人知的背后

核心提示:明成化斗彩鸡缸杯2.8亿港元成交,古玩业界资深人士曾波强分析称:有业内人士称2014年为“鸡缸杯元年”。明成化“斗彩鸡缸杯”以成交价2.8124亿港元再创中国瓷器拍卖纪录,买家为刘益谦。另一件仿成化的雍正斗彩鸡缸杯(...

揭秘:鸡缸杯天价成交不为人知的背后

明成化斗彩鸡缸杯2.8亿港元成交,古玩业界资深人士曾波强分析称:

有业内人士称2014年为“鸡缸杯元年”。明成化“斗彩鸡缸杯”以成交价2.8124亿港元再创中国瓷器拍卖纪录,买家为刘益谦。另一件仿成化的雍正斗彩鸡缸杯(一对)也以2850万港元成交。广东古玩商会、广州市古玩行业商会副会长曾波强对此认为,此次“天价”成交属正常,目前的艺术品市场,价格并非由卖家决定,好的艺术品价格基本都是由买家决定。

鸡缸杯进入流通市场是藏家之幸

收藏周刊:2.8亿的天价成交引发了不少人对其合理性的讨论,您怎么看?

曾波强:评判是否合理,首先要看有没有喜欢它的人,其次看这样的人有没有足够的钱。因为现在的艺术品市场,价格并非由卖家决定,好的艺术品价格基本都是由买家决定。天价都是由不同的买家互相举托起来的。

我们再看这一件作品的历史地位和意义。可以说,明成化年间的斗彩鸡缸杯,几乎每个陶瓷藏家都希望能收上一两件。其留存在世的非常少,据统计才十几件,而流通的更少,其中大部分被台北故宫博物院、伦敦大英博物馆等收藏。属私人收藏、能在市面上流通的除此次拍卖的这件,仅剩三只。难得有一件进入流通市场,对于很多藏家来说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对于我们这种不去买它的人,讨论价格合不合理显然没意义。值不值得是由喜欢的人、买的人来决定。毕竟,他们是藏家,在他们的角度,就是缺少了这么一件藏品,而自己又有能力,所以这交易在收藏行业里面都可以说是正常的。而且有一点需注意,这件藏品每次流通都是“天价”成交, 此前的1980年和1999年,曾分别以528万港元和2917万港元的成交价刷新中国瓷器拍卖纪录。所以,并不是这一次才这么贵,也更加说明此次成交属正常。

被大藏家收藏过将拔高其附加值

收藏周刊:据说这只“斗彩鸡缸杯流传有序,存世极少,本是瑞士裕利家族“玫茵堂”的藏品,1999年最后一次现身拍卖会鸡缸杯也正是此杯。是传承有序的身世成就了它的拍卖地位吗?

曾波强:这个就是真假的问题了。艺术品会因为它被某位大藏家收藏过而增添附加值。例如一张桌子,如果被名人用过,它就从普通的桌子变成文物了。玫茵堂这个藏家是我们认可的,他们收藏的东西都是“大开门”的。所以,无论是真实性程度还是额外附加值,都因这样一个藏家而有所提升。

收藏周刊:从制作水平来看,这个鸡缸杯在明成化瓷里处于怎样的位置?

曾波强:可以算是处于最高水平,之后的斗彩都基本不怎么生产了,成本和工艺要求都比较高。皇帝的变更使得对这些工艺品的要求也有所改变。

收藏周刊:同场的还有雍正年间的斗彩鸡缸杯,作为一个“仿品”也拍出了2850万港元的高价,您怎么看?

曾波强:行内有句话是“明看成化,清看雍正”。雍正年间的作品水平其实很高。中国的文化是有传承的,不能把某个朝代单独割裂开来,这里所说的“仿”,其实就是把图案、器形移植过来而已,而且落款是“大清雍正年制”,并没有落“大明成化年制”。严格意义来说,它不属于仿品,甚至可以认为这是对明成化的瓷器技术的继承与发展,而且这个瓷器的绘画更成熟、更精致,明成化的则用大写意手法,用笔粗一点。所以,如果从工艺技术角度对比,明成化的更成熟,而从绘画角度,雍正的则更精致。

明清彩瓷宋瓷受捧或因“玉感”

收藏周刊:这几年拍出天价的明清彩瓷越来越多,您怎么看收藏现状?

曾波强:明清确实是中国彩瓷发展的一个顶峰,这段时期的陶瓷收藏价值最高,它们比较精致,符合现代中国人的审美喜好。由于玉文化贯穿着中国艺术品文化,所以,有玉感的作品都会受中国人的喜欢。明清瓷釉面的玉感比较强烈,而高古瓷器的玉感则相对弱很多。

收藏周刊:所以不少宋元的瓷器价格还不如明清瓷器。

曾波强:对,从收藏的角度,并非年代越久越值钱。从中国陶瓷发展来说,宋代是一个高峰,到了元明又有所发展。但是宋代大多是单色釉,很少有彩色图案,考究之处基本集中在器形釉面,较为单一,工匠和画师很少能通过这样一个瓷器来表达自己的艺术思想。所以,这个年代的作品总体特点就是简单、缺少丰富多彩,甚至相比明清显粗糙。这是历史发展的过程,并非说宋代的瓷器就不好。只是这也正好跟我们上面提到的现代中国人的审美情趣相呼应,精致的东西始终会受到更多人追捧。周刊:不少人认为,陶瓷市场火热的原因之一是瓷器收藏的门槛要比书画门槛低,或者说,书画收藏对入门学问的要求比瓷器收藏高,您怎么看?

曾波强:这个是因人而异。不过从个人的经验来看,鉴赏陶瓷可能会比书画容易。书画的共性比较少,不同作者不同风格,或者同一作者不同的阶段都有所不同,甚至认不认真、心情好不好都会影响画风和水平。而陶瓷,只要掌握了某一个时期的特点,就可以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它不会因工匠的不同而发生非常大的变化,同一时期作品所用的颜料、烧制的技法也会大致相同。所以,古瓷器的收藏入门比古书画相对要容易一些。还有一点,陶瓷的买家是全世界的,但书画的买家可能相对局限些,陶瓷收藏界的认可度相对要高一些。

马未都: 鸡缸杯是个说不清的东西

明朝官窑瓷器至成化风格大变,显然与成化帝与万贵妃的性格有关

如果没有文物这一概念,鸡缸杯听着像喂鸡的盆。鸡缸杯古已有名,鸡者,纹饰也;缸者,造型也;杯者,功能也。说成大白话就是画着群鸡图案的外形像水缸的喝酒小杯子。昨天(4月8日)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会上拍了2亿8124万港元。

成化皇帝朱见深生于明正统十二年(1447年),卒于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活了40岁,娶后妃共18人,生子女共20人,搁今天还真有点儿忙不过来。这一大群后妃中成化皇帝仅爱一人,即大他19岁的万贵妃,成化二十三年春万贵妃死,成化皇帝辍朝七日,说“贞儿去了,我亦将去矣。”一语成谶,当年秋成化皇帝就跟着呜呼了,可见其感情之深。

按心理学家的观点说,成化皇帝有恋母情结,这十分可能,因为皇帝是万贵妃抱着长大的。你想想,19岁的大姑娘抱着皇子,皇子命运多舛,两次立为太子,屡受惊吓,在襁褓中,在卵翼下,成化帝在万贵妃怀中长大,所以万贵妃兼母亲、姐姐、情人多重角色,让成化皇帝爱她至死。

野史说鸡缸杯就是成化帝为其所烧。明朝官窑瓷器至成化风格大变,显然与成化帝与万贵妃的性格有关。明前期永乐宣德的浓艳粗犷瞬间转变为疏淡委婉,成化宫瓷中的天字鸡缸杯、青花无不透着这个诡异时代的风貌。

鸡缸杯是个说不清的东西,大巧若拙,貌似平庸,就是这样一个手不盈握的小杯,在明朝万历年间已“值钱十万”。自清康雍乾三朝起市场就追摹再三,仿品赝品充斥,每次真品江湖再现时一定波澜壮阔,此次只是四百年来的某一次现身而已。1981年、1999年的成化鸡缸杯现身都是当时的纪录,只是那时都是外国人买走,这回算是回到家乡省亲。(转自马未都博客)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相关报道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