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玉石 >>  玉石研究

乾隆皇帝的两方宝玺

核心提示:  </o:p>  在清宫,印章是十分重要的文房用品,它和帝后的日常文化生活有着密切的联系。展阅御府书画,钤于其上的林林总总的各式帝后印章显示出它们各自流传的经历。观摩之余,确能给人一种别样的享受。环视宫中...

\  

  在清宫,印章是十分重要的文房用品,它和帝后的日常文化生活有着密切的联系。展阅御府书画,钤于其上的林林总总的各式帝后印章显示出它们各自流传的经历。观摩之余,确能给人一种别样的享受。环视宫中殿宇,鲜活的帝后印章遗迹更是比比皆是。它们与众多的牌、、联、额一起,构成了宫殿建筑室内外装饰装修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皇帝玺印及其使用遗迹广泛分布于各类宫廷文物之中,成为宫廷收藏的重要鉴别依据。

  

  乾隆皇帝的“静挹古香”玺 
 

  在清代皇帝御用宝玺中,有一类专门以宫殿名称为印文者,是皇帝玺印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宫殿玺。皇帝宫殿玺的制作并非随意为之,而是和皇帝的活动息息相关的。通过这些宫殿玺,可以揭示出皇帝和相应宫殿间的诸多秘密,也是我们考察皇帝活动的重要物证。此方乾隆皇帝的“静挹古香”玺即是这样一方御用玺印。

  此玺青玉质,立狮钮,印面长3.9厘米,宽2.6厘米,通高5.85厘米。印文为阳文“静挹古香”四字。此玺在现藏于北京故宫的《乾隆宝薮》中有明确著录,经与实物比对,无论是体量大小,还是篆法布局都与该书中的记载完全相合,可以确定此玺为乾隆皇帝宝玺的真品。根据《乾隆宝薮》记载,此玺为三方组玺中的一方,作为引首章使用,而与其相配的另外两方“古稀天子”玺和“执两用中”玺则作为压脚章使用。这些表明该组玺是乾隆45年以后制作的。无论是组玺的组合方式还是组玺的内容都显示出乾隆皇帝宫殿玺的基本特点,以及乾隆皇帝的内心世界和思想情怀。

  乾隆时制作了相当数量的由一方引首章和两方压脚章组成的三方一组的组玺。这种组玺又可分为两种:一是引首为宫殿玺,两方压脚为诗文警句玺,用以说明殿名玺中殿名的含义及来历,可称之为宫殿组玺;一是引首和压脚都是成语玺,在内容上可以相互注解,可称之为成语组玺。从此组玺印的组合方式来看,作为引首章的“静挹古香”玺显然具有宫殿玺的性质。那么,以“静挹古香”为名的宫殿又在哪里呢?

  乾隆年编纂的《国朝宫史》西苑部分记载:“又西,由山麓蹑级而上,为悦心殿,临幸常视事于此。天光云影,鱼跃鸢飞,万景毕呈,实据西苑全胜。东室联曰:‘员峤晓烟连碧汉,曲池春雨念苍生。’又曰:‘是处畅观颇役目,此间閟景足澄心。’西室曰:‘静挹古香’,联曰:‘云端旷奥轩疑画,树杪高低圃是悬。’”可知在现在北海公园琼岛西麓的悦心殿西间内,乾隆时期曾悬挂有“静挹古香”的额。按照清代宫殿命名的一般方式,这种悬挂有标志性额的殿堂往往会以所悬挂的额加以命名,从而使单一建筑内部不同开间的空间得到更为详尽的划分。通过这些,可以很明确地得知“静挹古香”殿即是北海琼岛悦心殿的西稍间。

  根据《国朝宫史》的记载,悦心殿为临幸视事之所,也就是乾隆时期乾隆皇帝驾临西苑时通常的办公之所,这一点对认识此方“静挹古香”玺很重要。正因为这里是暂时的理政之所,因此在“理事余暇”,擅诗的乾隆皇帝多有诗作呈现。而诗作的内容大都又和当时处理的政事密切关联。通观乾隆皇帝在悦心殿所作的诗,可以看出他在这里绝不仅仅是观赏美景,对于他而言重要的时事都被他不自觉地融入诗作之中。既有对平定西北情况的持续关注,也有闻知各地雨旸风顺时的喜悦;不但有“千古兴亡一览中”的情怀,更有对民间稼穑艰辛的深深忧虑。正因为这里是临幸视事之所,因此每当乾隆皇帝于此处理时政时便会不自觉地将自己的为政方针融于其中,而“执两用中”可以说最能体现乾隆皇帝一贯提倡的中道政治的思想,将其与临幸视事之所“静挹古香”结合成为组玺也就是很自然的事了。此组印章表明乾隆皇帝晚期对中道政治的坚持和用心。

  此方“静挹古香”玺制作于乾隆45年以后,显示出乾隆时期宝玺制作的特点。钮部的立狮侧头而立,憨态可掬,尤其是印文的刻制,虽然笔画细小,但字口深峻。在乾隆中后期有关御用玺印制作的档案中,时常会出现乾隆皇帝指示相关人员将宝玺文字“加深刻做”的记录,此玺可以说是乾隆宝玺中十分典型的将印文“加深刻做”的标本。

  “静挹古香”玺在乾隆皇帝的御笔书画作品中也有钤用的相关记录。如《石渠宝笈》续编著录的《御笔画古干梅》轴、《御临颜真卿裴将军诗》轴、《御笔仿沈周写生》卷、《御临董其昌摹淳化阁帖》《御临快雪堂帖》,以及《石渠宝笈》三编著录的《御笔墨梅》轴、《御笔画雪梅》轴等均钤有“静挹古香”玺,其中一些很有可能就是用此玺钤盖的。

  

  乾隆皇帝晚年时的“自强不息”宝玺 
 

  乾隆皇帝(1711年—1799年)的一生经历了诸多对他自己来说具有重要意义的历史时刻,比如乾隆45年(1780年)的70万寿、乾隆49年(1784年)的喜得玄孙五世同堂、乾隆55年(1790)的80万寿、乾隆60年(1795年)的颐养归政成为太上皇帝,等等。对于每一个这样的历史时刻,乾隆帝似乎都进行过精心的安排和筹划,留下了大量可供后人追述的文献和遗物。在这些文献和遗物当中,乾隆皇帝御用宝玺就是以这些历史时刻为背景,以其当时自身的状态和心理为表达对象的特殊产物,无疑是值得我们特别予以关注的。而此方碧玉“自强不息”玺就是乾隆帝晚年众多与他80寿辰有关的御用宝玺中的一方。

  此玺碧玉质,蹲龙钮,印面正方形,阴文篆书“自强不息”四字。该玺侧面贴有两块早期的纸片,上面写有解释玺文含义的法文,说明此玺早期曾为法国收藏。此玺原是三方一组套印中的一方,另外两方则是“懋勤殿”玺和“八徴耄念之宝”玺。使用时此方“自强不息”玺作为压脚章钤用于御笔作品之上。此玺和与之配套的另外两方玺印在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乾隆宝薮》中都有明确著录,将其与《宝薮》对比,无论是印材的质地、大小,还是印文的篆法、布局都与书中的著录相符合。

  此玺的所有者乾隆皇帝是满族入主中原后的第四代帝王。他统治时期(1736年—1796年)的清帝国是中国历史上最为辉煌的时代之一,是名副其实的盛世。这种盛世表现在乾隆御用玺印方面,即是1800方的庞大数量和平定新疆回部后大量玉质印章的持续制作。当然,作为极端私密性的个人物品,御用玺印的制作又与乾隆帝个人的经历和思想密切关联。因此,要正确地理解和认识乾隆帝的御用玺印,我们必须将其置于当时的历史环境中和他个人的一生中加以考察。而对于此方“自强不息”玺,下面的介绍也许是十分必要的。

  乾隆55年(1790年),年迈的乾隆皇帝又一次迎来了纪年逢五、圣诞逢十的正寿之年。在乾隆帝看来,自己登基55年又恰逢八十整寿,实与天地之数自然会合,是上天眷佑的结果,值得大庆特庆。因此,早在一年之前的乾隆54年的中秋,乾隆帝就开始了对庆典活动的筹划,包括御殿受贺的地点、规模、各地及藩属国万寿贡品,等等。同样,依照成例制作相应的宝玺也是活动筹划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事项。那么这一次,乾隆帝又会选择什么样的玺文呢?

  这一次,乾隆帝将视线落在了中国儒家文化重要典籍之一的《尚书》之上。据《尚书》“洪范”篇记载:武王克商后,向箕子请教天道之义,箕子便以洪范九畴相告。乾隆皇帝认为箕子所陈洪范九畴是“万世帝王制治之源,……无一不关于为君者之一身一心”。而九畴中的第八“念用庶徴”与乾隆当时的以万民为念的想法正相一致,于是,据此拟定“八徴耄念之宝”的宝文。关于为什么要用“八徴耄念之宝”这几个字刻制宝玺,乾隆帝自己在《八徴耄念之宝记》中是这样解释的:“思有所以副八旬开袠之庆,镌诸玺,以殿诸御笔,盖莫若《洪范》‘八徴’之念。且予夙立愿八十有五,满乾隆六十之数,即当归政。今虽八十,逮归政之岁尚有六年。一日未息肩,万民恒在怀。庶徴之八,可不念乎?念庶徴即所以念万民。《曲礼》‘八十曰耄’,老而智衰之谓。兹逮八十,幸赖天佑,身体康强,一日万机,未形智衰,不可不自勉也”。可以说,八徴耄念之宝的刻制既是乾隆对八十万寿的纪念,也是对自己的戒勉。最早的“八徴耄念之宝”刻制于乾隆54年冬天,并于第二年的立春日开始钤用。

  需要说明的是,和“古稀天子之宝”一样,“八徴耄念之宝”只是一方主宝。除主宝之外,乾隆帝还同时选取了“自强不息”的宝文,刻制成副宝,与主宝相配。而“自强不息”源自同样是儒家文化重要典籍之一的《周易》一书,其中“乾卦”有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乾隆帝为什么要选择“自强不息”作为“八徴耄念之宝”的副宝呢?按照他自己解释就是:“向有自彊不息宝,以殿御书。庚子年镌古稀天子之宝,副以犹日孜孜。兹以寿跻八旬,镌八徴耄念之宝,仍副以自强不息。盖经书中自儆之语虽多,而易象首乾,法天行健,至為切要者,无踰于此语。”“予既镌八徵耄念之宝,复副以自强不息,亦犹七旬时刻古稀天子之宝,副以犹日孜孜,皆铭乾惕之志也。”选取“自强不息”作为“八徴耄念之宝”的副宝,就是要表明他在归政之前不敢稍存懈怠,以天下百姓为念,孜孜求治、勤于政事的意旨。在乾隆帝看来,自己虽然年事已高,但“身体康强,一日万机,未形智衰”,作为统治天下的帝王,怎敢有丝毫的倦怠心理呢?“一日未息肩,万民恒在怀”,自己一定要体天爱民,诚心勤政,做到“坛庙之祀,不可不躬亲;雨旸之时,不可不常验;中外之政,不可不日勤;民物之养,不可不心存。”从中不难得知,乾隆帝在为自己寿跻八旬深感得意的时候,同样隐隐流露出内心深处那种不自觉的忧患意识。而“自强不息”正是这种忧患意识的反映,是对自己的一种鞭策。

  乾隆皇帝乾隆54年(1789年)拟定了“八徴耄念之宝”和副宝“自强不息”之后,便开始了大规模的新宝玺制作。这种以“八徴耄念之宝”为核心的宝玺制作从乾隆54年冬天一直持续到乾隆59年,从没有间断过,制作总量超过140方。此方“自强不息”玺就应该制作于这个时段。

  如前所述,此方“自强不息”玺是三方一组套印中的一方。这组套印俱碧玉质,蹲龙钮。另外两方中的“八徴耄念之宝”印面正方形,汉文篆书“八徴耄念之宝”六字,在套印中与此方“自强不息”一起作为压脚章使用。另一方“懋勤殿”玺印面长方形,汉文篆书“懋勤殿”三字,字左右两面围绕两条行龙,在套印中作为引首章使用。这是把主宝“八徴耄念之宝”和副宝“自强不息”与以宫殿名为引首宝相互搭配而成的组宝。这种组合的组宝基本是为了将组宝放置在指定的宫殿而制作的。懋勤殿在紫禁城中路乾清宫西庑之北,是清宫重要的储存御用文房用具的地方。据文献记载,此殿之内“凡图书翰墨之具皆贮焉”,其中当然也包括皇帝钤用之宝玺。沈初在《西清笔记》卷四中记载:“御用铜、玉、冻石印章,皆贮懋勤殿,有《宝薮》一册,每遇御笔书画发下,用宝诸臣择印章字句合用者,位置左右,以令工人。”在清代,每当内府书画鉴定之后,都要将其交到懋勤殿用宝。此套宝玺极有可能是制作以后就放置在懋勤殿中的。
 

  最后要特别指出的是与此方“自强不息”玺同为一组的其他两方“八徴耄念之宝”和“懋勤殿”玺已经在2008年秋季香港苏富比拍卖公司举行的《皇威万代——集美家族藏乾隆御用宝玺》专拍中拍卖。而此方“自强不息”玺的出现,自然令人生发出该套组玺终有合璧之时的期待。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