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玉石 >>  玉石研究

认识古玉的必备工具(图)

核心提示:制玉软线切割示意图长时期以来,玉器研究一直是中国古代文物研究中的弱项,在考古学研究中更是居于边缘位置。原因主要在于没有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研究方法,研究者不得其门而入。从1970年代以来,以满城汉墓、殷墟妇...

制玉软线切割示意图


     长时期以来,玉器研究一直是中国古代文物研究中的弱项,在考古学研究中更是居于边缘位置。原因主要在于没有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研究方法,研究者不得其门而入。从1970年代以来,以满城汉墓、殷墟妇好墓以及南越王墓为代表的一批古代墓葬中出土了大量精美玉器,让学术界顿感震惊;几乎与此同时,随着红山和良渚文化史前玉器的大量出土,认识古代玉器变得更加急迫;进入到1990年代,随着上村岭虢国墓地以及天马-曲村晋侯墓地的发掘,数以千计的周代玉器集中展示在人们面前,令学术界再也无法回避玉器研究了。

     1993年,我在参加晋侯墓地发掘时,导师李伯谦先生要求我依据新出土西周玉器资料撰写硕士论文。同年,国家文物局委托北大考古系举办文物鉴定研究生班,玉器即是其中最主要的研究方向。至今还清楚记得李伯谦先生为师资力量的匮乏而着急。1995年,李先生邀请吴棠海先生来北大授课,我是听课的第一班学生,当年所用的讲义,就是这本《中国古代玉器》的最初稿本。

    《中国古代玉器》主要包括两大部分内容:玉器工艺篇和玉器时代篇。在玉器工艺篇中,作者主要介绍了玉质特征、制作工具与痕迹、造型制作工序与痕迹、镂空制作工序与痕迹以及纹饰制作工序与痕迹。而在玉器时代篇中,则对红山良渚文化以降,一直到明清时期玉器均有扼要的叙述。不难看出,这是一本与众不同的玉器专著。

     该书大体具有这样几个显著的特点。

     首先,该书的宗旨是要告诉读者一条认识古玉的入门途径,而非是对中国古代玉器方方面面的综论。书中开宗明义地把玉质玉料及其出土特征、主要琢玉工具以及各种基本琢玉工艺一一罗列,使读者在最短的时间里了解了玉为何物、玉如何成器以及因制作工艺的不同而呈现出鲜明的时代特征。换言之,通过阅读该书的第一章,读者即可以依据单纯的工艺特征能对一件玉器的时代作出明确判断,这种效用无疑是惊人的。

     其次,尽管作者并非考古专业人士,但却在接触玉器之初,“至各地博物馆考古所参观学习”,以期通过对出土玉器的观察来归纳总结出各时段玉器的制作特征,相应地,在本书所广泛征引材料中,尤其突出各地各时代典型器物的重要性,以此为骨干来构建历代古玉的基本序列。正因为如此,本书所得的结论性意见就经得起考古出土品的检验。

     第三,作者对于中国古代玉器的细致观察及特征归纳,尤其得益于作者数十年来精心收集的一系列玉器参考品。1995年我第一次在吴棠海先生的课上见到这些玉器参考品时即被其所折服——这不是一套精美的玉器艺术品,反之,它们中绝大多数是残缺不全的古玉残片。但它们却有着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无一例外地带有加工制作的痕迹。吴棠海先生首先通过和出土资料的对比确定了它们的可靠性,然后像侦探一般观察这些玉器参考品上的蛛丝马迹,从中归纳出中国古代琢玉的基本工艺特征,如钻孔、切割、订线打稿、雕琢纹饰、镂空和打磨等,并能依据残留的痕迹确定当时以何种工具打孔、以何种工具切割、又以何种工具镂空。在这种视角下,一件玉器不再是一件单一的器物,而是可以看到它如何从一件玉料变成了一件具有特定功能的器物;更重要的是,玉器与玉器之间的联系也得以窥视,比如两件造型相同的玉璜可能是成型对开的结果、一件“C”形玉龙则可能是玉璧的芯料加工而成。这种观察的角度是前所未有的,它开启了研究中国古代玉器工业的先河,其意义必将在今后的研究中益发凸显出来。

     熟悉吴棠海先生的人都知道,吴先生的研究心得可以“料、工、形、纹”四个字加以概括,这也是他所提倡的“古器物学研究”方法的核心所在,也就是要“以考古材料为基础,具体实物为对象,通过料、工、形、纹四个基础层面的分析还原每件器物所经历的时刻背景”,并强调“此一方法除用于古玉研究之物,也可推及陶瓷、铜器、佛教文物等品类的鉴定研究之中。”这里以玉器为例,谈谈个人对于这一问题的认识。

     中国古代先民均是以美石为玉,所以如何确认出土玉石器中的“玉”其实并不是个容易的问题。尽管在出土资料中透闪石软玉占据着主导地位,但并不能据此形成透闪石软玉才是“真玉”,其它都属于“假玉”这种排他性认识。吴棠海先生注重玉料的鉴别,强调“玉”与“似玉材质”的区分,注意观察因料的不同而导致制作工艺上的差异,并进而使玉料的优劣成为衡量用玉制度等级的重要标准。也就是说,只有注意到玉料的差异,我们才可以真正理解考古出土物中那些形似而本质迥异的器物,其中最典型者可举西周时期诸侯墓中的玉覆面和战国时期洛阳中州路出土的石覆面,从形制而言,两者类似,但就实质上讲则相差不可以道理计。

     工即工法,也就是玉器的制作工艺。在以往的玉器研究中——不论是器物学还是考古学,似乎无人关注一件玉器是如何被雕琢出来的,至少不是研究的重心所在,反之,制作工艺研究则是吴棠海先生古玉研究体系的基础所在。其实上,吴先生所做的是通过玉器表面残留的制作痕迹还原出该件玉器的制作过程,再通过诸多的个案研究来归纳出时代特征,这也就是为什么仅凭制作工艺就能判断某件玉器的真伪、时代的奥秘所在。如新石器时代玉璧的制作流行“磨方为圆”的制作方法,所以这一时期的玉璧多呈方角圆形;而商周以降,以管状工具切割出玉璧,则此时玉璧形制均规整如圆盘,这就是工法决定形制的极佳例证。再如以商代所流行的“环形分割法”来考察妇好墓出土玉器,就能把同墓所出的凸缘环、玉璧、玉璜、璜形玉龙、璜形玉鱼以及小型蟠龙玉饰等多类器物有机地联系起来。

     所谓的形,在本质上近于考古类型学。但以笔者自己的研究经验来看,常规的类型学研究方法在玉器研究中常常失效,其原因在于材质的特殊性以及制作工艺的特殊性。也就是说,制作玉器是一种“减法”,它与原料特征发生根本变化的陶器和铜器有根本的不同,因此必须要有特殊的类型学研究方法,这就是吴棠海先生所反复强调的玉器造型时刻秉持“因料施工”的原则,即原料的形状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这件玉器的形状。其中最典型者就是战国时期的玉龙,在数量众多的出土物中几乎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件,而是形成了“玉龙百态”的情形,其缘由即在于战国时期的玉龙多利用边角玉料来加工制作,玉工充分利用料的原始形态加以创作加工而成,这既最大限度地利用珍贵的原料,又最大限度地展示了玉工的创造力,从这层意义上讲,战国玉龙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

     纹即纹饰。吴棠海先生从制作工艺出发来理解中国古代玉器上的纹饰,注意线条的粗细、流畅程度所形成的不同纹饰特征。而最为关键的是,通过对纹饰的工艺考察,将文献所载某些纹饰的神秘意味一扫而光,如他对于春秋战国时期由于制作工艺上的不同而导致这一时期从虺龙纹到谷纹再到蒲纹的演变,就具有革命性的意义,从而将文献所载的“六瑞”系统彻底颠覆。

     以上所谈,仅仅是个人阅读心得,但毫无疑问,这本《中国古代玉器》是认识古玉的必备工具,是研究中国古代玉器的必读书。

     (《中国古代玉器》,北京大学震旦古代文明研究中心、北京大学公众考古与艺术中心编,吴棠海著,科学出版社2012年4月出版,定价:98元)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相关报道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