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集邮 >>  研究探讨

也谈关于古典邮票的研究

核心提示:  《中国邮史研究》总第五期有李国庆先生的《要加强对古典邮票的著述与研究》一文,六期又有郭润康先生的《我对加强古典邮票著述与研究工作的看法》一文,都是针对现在大陆古典邮票研究薄弱的现状而发的,当时看过...

  《中国邮史研究》总第五期有李国庆先生的《要加强对古典邮票的著述与研究》一文,六期又有郭润康先生的《我对加强古典邮票著述与研究工作的看法》一文,都是针对现在大陆古典邮票研究薄弱的现状而发的,当时看过之后有些感触,本来也想写点东西,唯一直屡有事扰,未便动笔,前天又看到《中国集邮报》上刊登了《本报开展‘如何从集邮大国走向集邮强国’讨论》的消息,又有所感,故写下拙见,有“登高作赋,是所望于群公”的意思,望有识之士不吝赐教。  首先我有个私见是,大陆若不在古典邮票的研究上取得一定的成绩,将永远不可能成为集邮强国。大陆集邮界要加强古典邮票(也即清代邮票)的研究,理由很多。其一,以感情言之,清代邮政是我国邮政之源,清代邮票是我国邮票之祖;清代邮票发行于大陆,而其研究中心乃在海外,这便是一耻。这样的耻辱国人受之已多,如上世纪早期的汉学、敦煌学等的研究,不在中国而在海外,陈寅恪先生在《北大学院己巳级史学系毕业生赠言》诗中有“群趋东邻受国史,神州士夫羞欲死。田巴鲁仲两无成,要待诸君洗斯耻”之句,又其与傅斯年书中也有“国史之责托于洋人,以旧式感情言之,国之耻也”之言;敦煌学方面也有“敦煌在中国,而敦煌学在巴黎”之言。现在学术繁荣,国学研究之中心早已归于中国。惟古典邮学的研究仍是令人痛心的景况;其二,以目的言之,中国要成为集邮强国,古典邮票研究是必经之路,必得之果。我还没有看过那个集邮强国对于本国的古典邮学研究薄弱成中国这样子的;其三,以当今的形势言之,现在国力日盛,藏富于民,我们只要观察一下近几年的拍卖市场便知。可以说,古典珍邮中国人不是买不起,事实上现在许多海外藏品开始回流国内,这是一个好时机,很多东西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要抓住机会;其四,以学术言之,古典邮票的研究,是邮学研究中最经典处,最富学术性的研究;其五,以先天条件言之,我很相信杨耀增先生的那句话,“中国邮政史和邮票史,由中国的邮学家和集邮家来研究,总比外国人来得更直接些”,我以为邮票本身的研究也是如此。中国事物中国人研究更易取得成果,这已经有许多例子可以证明。即以邮票论,台湾所取得的成绩已说明了这一点,而大陆作为清代邮票的诞生地,有利于研究古典邮票的条件当更多于台湾。  说了这么多,只不过是一些宣言一类的性质的话,总还没有实现。回过头来看看现状。大陆对于清代邮票的研究,无论是对其本身还是历史的研究,我想大家都是清楚的,也不用多说什么,我只举四个例子:  一,杨耀增先生《邮坛闻见录》中《我对所谓红印花大肆分复盖票真伪的看法》一文中,有这样一句话:“不客气讲,目前能够鉴定这类古典邮票的专家,虽不是屈指可数,实际上也没有几个人”;  二,北京华辰2002年春拍,有《李圭条规》付拍,如此重要的早期邮政文献资料,中国邮票博物馆居然坐视其失,实在令人失望。而此物是否在国内也未可知。说点题外话,上次宋徽宗的《珍禽写生卷》被外国人购去后,就有人说过中国很多博物馆只是等着人去捐献文物的。中国现在这种文物政策,到若干年以后,是要后悔的;  三,2003年中邮大地北京春拍,有估价为18万~22万的清代慈寿初版二十四分银漏“n”兼无水印变体旧票流拍。此种变体曾于1996年香港嘉士德拍卖会上出现过一枚新票,此枚旧票也是仅见品,在今年一期《中国邮史》上也有专文介绍此种变体;  四,《亚洲邮展候选展品集邮展览获奖目录》中,关于清代邮品及邮政史的邮集只有少数几部,而纯乎研究清代官方正式邮品的似乎只有一部“清代明信片”。文献方面,则只有一本留伯仙的《红印花加盖票古封录》是专门之作,可惜印刷质量与同类台湾出版的文献比较差了很多。其他如《常增书集邮文集》有部分涉及清代邮票的文章。而《麦克珍藏清民国邮品集粹》重点在当时的图画明信片,且非研究之作。   古典邮票的研究,在中国既为清代邮票的研究,最基本的研究材料,一是邮品,一是文献。就邮品方面言之,其实清代的邮品价格跟中国老纪特邮票、编号邮票、文票相比不会贵。虽然单独相比似乎清代邮票贵,但清代邮票套数枚数少,而且一些珍品都有别版次的可替代品,如一时购不起阔边大龙新票,则有旧票,再退一步还有薄纸大龙,一时购不起红印花小字四分,则有大字四分,如果不是组集参展的话,个人收藏而言,要组成一部中国早期邮票史是不会有很大问题的。其二是文献文献最初是两个意思,即书于竹帛的是“文”,著作所传的为“献”,现在老辈凋零,已足慨叹,而“文”之不易求,这在李、郭二文中也有陈述,比如治清代邮票学最基本的两本书:《清代邮戳志》和《马氏国邮图鉴》,就价高且不易寻,其次台湾出版的多种清代邮学专著同样也价高不易寻,似乎研究清代邮票的文献都有此病,希望以后大陆能再版一些早期的古典邮票的研究文献。这里特别想说一下李国庆先生,一是出版《中国邮史研究》,一是影印出版了一些早期邮学文献,诚大有功于邮坛。然后还想谈一下学识方面,古典邮票的研究,对学识的要求是最高的,即要有邮票的学问,邮史的学问,邮史之外当时历史的学问,甚至于货币、外交、艺术等各方面的学问,这可能也是古典邮票研究曲高和寡的原因之一吧。  拉杂说了这些,都是心中之所感,以大陆今天的情况而言,在短期内想在古典邮票的研究上有大的飞跃,是不可能的。我觉得现在中国集邮界少的是一股风气,即收藏清代邮票的风气。中国要在古典邮票的研究上有所成就,首先从现在起集邮界要开始逐步重视收集清代邮票,只有有了一个众人都收集清代邮票的群众基础,才有可能出现研究深入的邮学家,古今中外任何学术研究,莫不如是。  古典邮票之研究,诚未有衰若今日之中国者。可叹也!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