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集邮 >>  研究探讨

《古庄昭夫遗集拍卖成交价》读后感

核心提示:近于邮市偶然遇见一册《中国邮史研究》(三),想不妨买来一读,不想一读而不可收,赶紧再去配了从2至总9期的邮刊(不对,从厚度讲该称邮书),细细翻阅,几乎每文必读,感觉如久旱逢甘露,大觉过瘾。起初最早购入的...

近于邮市偶然遇见一册《中国邮史研究》(三),想不妨买来一读,不想一读而不可收,赶紧再去配了从2至总9期的邮刊(不对,从厚度讲该称邮书),细细翻阅,几乎每文必读,感觉如久旱逢甘露,大觉过瘾。 起初最早购入的一册为总第3期,其中登有刘肇宁先生的《古庄昭夫遗集拍卖成交价(二)》一文,读来让人感慨良多。想当年,中国国内最早介绍古庄先生的情况,以笔者之孤陋寡闻,应为李东初,于晓慧两先生于《集邮》1985年10期发表的《介绍古庄昭夫的中国解放区邮集》,文中写道:“……他远见卓识,多年来一直专心收集和研究中国解放区邮票,经过孜孜不倦的努力,取得卓越的成就。”并且“希望继续完善他的邮集,在今后国际邮展上获得更大荣誉。” 其后是刘广实先生于1987年《集邮文选》第一期的《古庄昭夫<中国解放区邮票>读后》一文。其中详细介绍了古庄邮集的内容,特点,认为他的藏品的完整与珍罕是有目共睹的。如“半白日图”剪片,抗战军人直四连,旅大区票等,国际邮展评审的结果是“合乎情理”,是“积极的”、“鼓励赞扬”的。当然,刘先生也指出了古庄邮集的不足与努力方向。 古庄昭夫先生在解放区邮票方面收藏和研究方面,的确花了很大的精力。古庄邮集与小原明窗的解放区邮票,中国沈曾华、林崧、香港关卓然、张金炽等的邮票集应该说是并称于中外邮坛,为人所津津乐道。古庄昭夫先生在有生之年不断地补充,完善和深入研究这些邮票。别的不谈,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见于我国邮刊上的就有他的关于旅大区竖式伍佰元加盖旧票新发现,晋西北拾圆票新发现,关于“沙河口”加盖是伪品,关于湘鄂西赤色邮票实寄封孤品的报道与消息,可见他是极其活跃的一位热心区票的邮学家。 斯人已逝,不知不觉间,许多年过去了。一代邮学大师毕生精力所凝聚的邮集,也已付诸拍卖。可叹?可悲?我说不清自己当时的感觉。一部好的邮集,经过千锤百炼,仿佛就有生命。现在,生命的组成元素——邮品拆散了,它们汇入了各自新的邮集,组成了新的生命——这是让人欣慰的,新的集邮家,新的大邮集已在孕育! 其实,对于珍邮拍卖,见仁见智,本应泰然处之。天下事物有聚有散,是为常理。作者还注意到,古庄邮集拍目中一些“大珍品”并未露面,如上文所提的“晋西北”(原误为朔县加盖)十元,湘鄂西实寄封等等几件经古庄先生发现、研究并最终得到确认的区票,可能在拍前已售出?可见慧眼识珠者大有人在,都说区票次,我看未必。 最后,提出几点刘肇宁文中的错误:编号1225、1226、1227三项,明显应为“盐阜区”而非“淮南区”,首先因为淮南区没有这种邮票“分面值”;其次更是因为译者不了解,这其中的两枚盐阜旧票(二版1角,三版五分)均是邮戳清晰可资研究的名件!内容可参看1988年上海《集邮学报》刘广实、陈纪昌《盐阜区邮票》一文。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