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集邮 >>  邮人邮事

翁如泉 方寸之间品读人生

核心提示:  2005年8月15日,一位集邮爱好者在厦门老年活动中心举办了一场以纪念中国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为主题的邮票展,在台风“珊瑚”过后的厦门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  这次邮票展的主办者,就是被人称为“邮痴”的老...

  2005年8月15日,一位集邮爱好者在厦门老年活动中心举办了一场以纪念中国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为主题的邮票展,在台风“珊瑚”过后的厦门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   这次邮票展的主办者,就是被人称为“邮痴”的老人。   走进翁老的卧室,一排竖起的6个大铁皮箱子首先映入眼帘,听老翁讲,这便是他用来装邮册用的箱子,不过还是装不下他收集的邮票。   床头的20多个木箱内也都装满邮票的邮册。这半年来为了准备邮展,他已把所有的邮册翻了个底朝天。几十年收藏的邮票借这个机会重新整理了一下,翁老不由得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为了办这次邮展,这半年来他总是不要命的忙,为了找邮票翁老在病床上整整躺了1个月。”谈起这件事,翁老的家人直掉眼泪。今年5月份,翁老在找抗日期间发行的邮票的时候,不小心脚踏的桌子坏了,弄翻了铁皮箱的一块玻璃,滑下来的玻璃砸在翁老的头,砸破了一个大口子。由于流血太多,翁老当场晕倒在地,幸好下班刚到家的儿媳妇发现及时,把他送到医院,救了他一命。   让翁老在病床上整整躺了1个月。可是为了办邮展,翁老就是闲不住了,背着家人偷偷地忙了起来。一家人没少说他,可他总是付之一笑。   邮票只进不出   谈起翁如泉,邮友们都知道翁老是个“铁公鸡”,因为到他手里的邮票都是只进不出的,无论别人出多高的价,都别想从翁老的手中买走一张邮票。单他手中的那张梅兰芳小型张实寄封就不知有多少人出高价要买。但翁老就是不松口,头摇得像拨浪鼓。   曾有人看中了他收藏的厦门工部邮政局于1895年6月8日发行的第一套印有“白鹭图”的邮票,这套共5枚。三天两头缠着翁老要出高价买,翁老急了“他跟了我38年,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我怎能卖儿卖女呢?”   翁老也经历过缺吃少穿的困难时期,可他从未想过动邮票的念头,80年代初,儿女们看到别人家有电视看、有电风扇吹,也曾央求过翁老卖一些邮票来换这些家电,可翁老仍然没有同意,因为他是一个宁愿卖血也不肯卖邮票的人。   然而,如果让翁老知道谁有好的邮票,绝逃不过他的“手掌心”,他就会想方设法把它“弄”到手。一次,无意间他听说有人把一张“客邮”卖给中华路的一家邮票店,还在生病的他一下子就来了精神。不巧的是,邮票却被一位住在大生里的同姓翁的一位先生花800元买走了。他顾不得休息,二话没说就追到那位翁先生家里,一呆就是好几个小时,死磨硬缠。最后硬是把那位翁先生感动了,原价卖给他。   纪念抗战胜利举办个人邮展   翁如泉:方寸之间品读人生捡垃圾捡出的集邮家翁如泉从小家境贫寒,小时候他们那里许多小孩子都喜欢玩印有明星图像的小图片,但自己家里穷,买不起,懂事的他就到附近的邮政局和机关单位的垃圾箱去捡信封上的邮票来玩,那时的他还不知道这就是集邮,也不知道某枚邮票的价值,只是把捡来的邮票按照图案、面值、颜色的不同贴在用过的作业本上。并与小伙伴交换各自欠缺的邮票。   就这样他一直捡邮票到小学毕业,竟然捡出了厚厚的一大摞邮票,也就在那个时候,他就深深地爱上了集邮。   15岁那年,翁如泉来到厦门“南昌药店”做学徒,每个月赚30斤米的工钱,有了自己可以支配钱。他开始花钱买邮票,一块钱以上的邮票买不起,只能花三角两角买解放区的邮票。   1953年翁如泉到厦门市政府当通讯员,命运又把他与邮票联系在了一起,50年代集邮的人不多,他就东讨西要,每天都有收获,持之以恒,收藏的邮票也越来越多,那时,他的工资只有12元,每个月寄8元给父母,只剩下4元钱过日子。他精打细算,生活节俭,乘坐火车从不坐卧铺,为的是省下夜间补贴,平时有朋友递烟他不抽,端来的酒也不喝,因为他怕老抽别人的烟,喝别人的酒,心里过意不去,就得掏钱买烟买酒请别人。他不愿意把钱花在这上面,因为他要把省下的钱买邮票。   翁如泉婚后的生活依然比较拮据,妻子做零工,3个孩子要培养。那时邮票要8分钱一张,而一斤黄花鱼只卖两角多,当时的他,虽然舍不得买一斤鱼吃,但买起邮票来一点都不心疼手软。1962年,颇有眼力的翁如泉“阔绰”地花3元钱买下了现今罕见梅兰芳小型张实寄封,当时的3元钱可是他半个月的生活费。   “文革”前,翁如泉一直是中国集邮公司首日封的订户,如今这些信封已成了老翁良苦用心的历史见证。翁如泉眼中的抗战邮票谈起自己收集的这些抗战邮票,老翁显得有点伤感。老翁说,那个时候他因为收集邮票出了名,许多邮票曾被红卫兵抄了个“底朝天”。不过,最让他欣慰的是,他有远见地把一些自己认为最喜欢的一些解放区发行的邮票,事先送到了龙岩的老家藏了起来。其他一些来不及转移的邮票,被当众烧了个精光,他还被拉到大街上批斗。   老翁说,这次展出的有关抗日的邮票当时卖得都很便宜,邮票的面值大都在2分、5分、1元不等,不过超过10元的也有。那时因自己家庭经济困难,他只有购买一些便宜的邮票。有一次,为了购买晋察冀边区发行的那张面值5元的邮票,他曾连续1个月只吃两餐饭。后来收集的这些抗日邮票,则大都是用邮票与邮码交换过来的。   老翁说,这些抗日邮票以及解放区邮票,反映了中国人民反抗外敌侵略万众一心的决心,也展现了解放区人民建设新社会的那种喜悦之情,浓缩了特定的历史,是不可多得的邮品。邮票是他的“灵丹妙药”“邮票是治我病的灵丹妙药”,在翁老家里他坚定地告诉记者。翁老59岁那年,肺部剧烈疼痛,当时他的主治医生怀疑翁老患的是肺癌。化验报告出来那天,他悄悄地把化验单扔了,他自我安慰道:第二轮生肖邮票才刚刚发行,我怎么能够死呢,不行!好歹我也得再集几张生肖邮票。   他泰然自若,照样上班,依旧玩邮票。奇迹发生了,肺病竟然自然而然地痊愈了,令他的主治医生大为惊奇。60岁生日那天,老翁再次遭遇了人生的劫难。他的喉部长出了一串淋巴瘤,吞咽困难,呼吸都感到疼痛,一位与他熟悉的邮商闻讯后匆匆找上门来,想出一笔巨资买下他的全部家当,没想到当时急着用钱的翁老硬是把这位邮商给拒绝了,邮商只好叹息着告别了这位爱邮如命的邮痴。   手术前一天,老翁依旧跑到邮票公司,购买了当日发行的“敦煌”特种纪念邮票。然后一步步挪回了家。他紧闭房门,一一打开装满了六个大木箱,轻轻地温柔地抚摸起来。他一枚一枚地看着,思绪飞到了童年捡旧信封的情景,他实在不愿意就这么离开他心爱的宝贝。他走马观花地一连看了14个小时的邮票,直到接他去医院的车不停地按着喇叭,才恋恋不舍关上木箱。   躺在病床上,医生的嘱咐他好像没听进去,因为他此时心里牵挂着他那些心爱的宝贝邮品。半个月后,曾一脚踏进鬼门关的翁老又出现在邮票公司门市部。翁老说是邮票给了他生存的意志,也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相关报道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