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集邮 >>  邮人邮事

记我最心爱的一枚“石舫”图变体片

核心提示:  在我的石舫片邮集中有一件1993年10分蓝色向左套色大移位(移位幅度约10mm)变体实寄片,片上方“中国邮政明信片”中的“中国”两字已和左上方最后一个红色邮编框叠在一起(如图)。此片目前还未发现有第二件。 ...

  在我的石舫片邮集中有一件1993年10分蓝色向左套色大移位(移位幅度约10mm)变体实寄片,片上方“中国邮政明信片”中的“中国”两字已和左上方最后一个红色邮编框叠在一起(如图)。此片目前还未发现有第二件。   此片系某听众参加“每日一谜”活动寄谜底而寄的,销1995年5月11日上海戳,寄“上海东方广播电台‘东方大世界’”收(无落戳)。也许寄片人万万没有想到,当时为了参加猜谜活动而寄出的明信片竟是石舫片中的珍品。   之后这枚片如何流入到集邮界就不得而知了,可能是上海东方广播电台在活动结束后将大量的听众竞猜的来信和明信片当纸处理掉,被有心的集邮者发现吧?我是在1996年夏江苏道文进先生的邮刊上第一次见到此片,就被它深深吸引。记得当时标价是500元,不过由于我那时只是名穷学生,襄中羞涩,所以没有得之,就这样和它失之交臂。1996年冬,我正式开始收集石舫片,随着研究的深入,我越来越认识到这枚变体片的珍罕性,为我当初因经济条件与此片失之交臂而懊恼不已,于是便联系打听当初此片的去向,未果。在随后几年里,我多方打听却杳无踪迹,此片犹如泥牛入海。正当我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1999年7月我购入一整套《上海集邮》,在整理翻看时,猛然发现久违而又那样熟悉的身影,这件我苦寻良久的变体片赫然刊于1997年第1期第21页上,此刻的心情是难以言表的,我终于知道此片在李秋实先生的手中。   后来通过多方努力,李先生感于我的诚心,答应将此片割爱予我。2000年10月30日下午,终于盼来了我为之朝思暮想整4年的这件变体片,这份心情是旁人难以体会得到的。   如今,每当我看到邮集中这枚变体片时,都会想起这段令人难忘的经历,这也许正是集邮的魅力所在吧!现借《瓯越邮讯》一角刊出,也让大家和我共同分享这一份心情,再次向李秋实先生表示感谢! 来源:集邮报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相关报道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