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 >>  书法

中国书法史话(清代)

核心提示:  清王朝统治者推行汉化政策,对传统书法产生了直接、深刻的影响。从整个清代书法来看,可以分为前后两个时期,以清仁宗嘉庆时代为分界点,这之前以帖学为主,这之后碑学兴起,篆隶重新有所发展。  清代初年,康...

 
 
  清王朝统治者推行汉化政策,对传统书法产生了直接、深刻的影响。从整个清代书法来看,可以分为前后两个时期,以清仁宗嘉庆时代为分界点,这之前以帖学为主,这之后碑学兴起,篆隶重新有所发展。
 
 
  清代初年,康熙皇帝酷爱董其昌的书法,许多文人学士为了讨统治者的欢心,为了获取官职,一致推崇董书,由董其昌刊刻的《《戏鸿堂法帖》也受到了很多人的欢迎,于是兴起了一股重帖学的风气。但是整个书坛,越来越被一种纤弱无力的书法风格所笼罩。到了乾隆时期,由于新皇帝爱好赵孟頫书法,书风又有了转变,由崇尚董书改为崇尚“赵体”,并在这一时期,刊刻了一部大型丛帖——《三希堂法帖》 ,它收入了从魏晋一直到南朝、隋、唐、宋、元、明间的130多位书法家的800多件作品,其中赵孟頫书法作品最多,因此,在推崇赵书时朝野上下又掀起了一次规模更大的帖学高潮。这一时期围绕在皇帝身边的一批书法家主要饿张照、梁诗正、刘墉、王文治、钱沣等。另外,在明代“台阁体”书体的基础上,清代进一步形成了“馆阁体”书法,笔画一致,结体呆板,没有变化,毫无生气。
 
  清代前期也有少数书法家具有与当时帖学书风不同的艺术风格,他们摆脱帖学的束缚,以创作中融入了自己的想法表现出鲜明的个性特点,开辟了另一片天地,主要有明末遗老,如傅山、朱耷八大山人,如图 )等,以及“扬州八怪”等著名书画家,其中,郑板桥的字融合了楷、隶、篆、草四体,被称为“六分半书” ,金农自创了隶书新体“漆书”。
 
  清雍正乾隆年间,大兴“文字狱”,许多学者只能闭门读书,又正好这一时期有大量珍贵的金石文物出土,所以他们中很多人便进行金石考据研究,这为清代后期碑学的兴起提供了便利的条件。清代后期(嘉庆道光以后),这些过去一直埋在地下的古代器物的铭刻文字,以及清代之前各个朝代的刻石文字等引起了人们的普遍重视,书法家们从中看到了新的奇异的东西,与当时帖学影响下死板单一书风相比,显得丰富多彩、千姿百态,于是他们从唐代碑刻入手,开始临摹和研究唐碑、六朝碑版,以及先秦三代(夏、商、周)、秦、汉、魏、晋各种金石文字,碑学兴盛,尤其是沉寂了很长时间的篆、隶书体重新得到发展,使得清代书法具有了崭新的面貌。这一时期,个人风格突出、有成就的书法家很多,最著名的有邓石如、伊秉绶、陈鸿寿、包世臣、何绍基、昊熙载、吴昌硕等。
 
  正当清代自乾、嘉朴学考据风以来书家们言必篆隶,言必北碑之际,赵之谦向我们提示的却是一种较有海派风味、对表层形式的华美较为重视的审美趣味。在同一个崇尚北碑生辣雄强以救唐法靡弱板滞的时代风尚统领下,赵之谦一反他的前辈如邓石如、丁敬身、桂馥、伊秉绶乃至晚近的吴大徵的古朴、质实的金石家口味,特地指出流美作为自己的风格基础。因此,说赵之谦是清代北碑风的殿军,我以为是皮相之论,他取北碑为形骸,而内在追求却是与北碑背道而驰的圆熟与媚趣;这为现代书法带来了如下的好处:(一)使现代书家们在上承清代碑学风时不至自囿于太过狭窄的审美范围:古朴的追求与秀美的追求具有同等的位置,那么推而广之,现代书家当然也未必专注篆、隶书而不旁顾--既然赵之谦可以从生硬的魏碑中引出如此华美的风格,后人为什么不可以从篆、隶书中引出流畅的行草新体式、以与传统的二王行草相抗衡?(二)赵之谦对书法:尤其是篆刻的全面汲收标明了他的聪敏绝顶,他的综合各门艺术的能力也使后代书法家们为之景仰不已。诗、书、画、印一体化的“文人”格局,使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仍然是民初艺术领域里得天独厚的骄子。不管后人对他是褒是贬,作为一个参照系,他的存在是不可动摇的。在这方面,功底并不逊于他的同辈人吴大澈显然不能望其项背。
 
  清代在篆、隶大大发展的同时,草书书法也有一定成就,如王铎、傅山、朱耷、黄慎等人都有优秀草书作品。
 
  清代在书法理论研究方面有卓著的成绩,著作丰富,研究范围广阔而且深入,有关于各种书体的源流、书写的要领、临摹与创作、碑帖研究、书家评论等。清代书论家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中国书法基本理论做了大量的整理和研究工作,主要著作有:阮元《南北书派论》和《北碑南帖论》、包世臣《艺舟双楫》、刘熙载《艺概。书概》、周星莲《临池管见》、朱和羹《临池心解》、康有为《广艺舟双楫》等。
 
 
  王铎
 
 
  王铎(1592-1652) 河南孟津人。字觉斯,号嵩樵, 又号痴庵,别署烟谭渔叟。青年时代的王铎受时代思潮的影响,很早就有了反思潮的奇倔胸怀,在他的《拟山园选集》中的《文丹》中,集中表露了他惊世骇俗的审美观。 王铎曾于明末官至东阁大学士。入清后,他降清,顺治年间又授以礼部尚书。他是清代杰出的书法家。是书法史上的革新人物,但他对传统的继承也是极有功力的。
 
 
  王铎《草书诗卷》
 
  清王铎草书,属大胆写意一派。与明末的董其昌背道而驰。他的《草书诗卷》较之他五十五岁前后所写的杜诗手卷用笔更加浑厚奇伟,细观其笔划线条,以“折钗股”、“屋漏痕”比之不为过。戴明皋在《王铎草书诗卷跋》中说:“元章(米芾)狂草尤讲法,觉斯则全讲势,魏晋之风轨扫地矣,然风樯阵马,殊快人意,魄力之大,非赵、董辈所能及也。”
 
 
  傅山
 
 
 
  傅山(1607-1684),字青主,号朱衣道人,别号真主、浊翁、石道人等,山西阳曲人。傅山可以说是明末清初的一位传奇式人物,早年即博学多才,集学者、思想家、医学家、书画家于一身,为人刚正。明朝灭亡后,他坚决不投靠清王朝,穿着朱红衣衫,居住在土穴里,把自己的名字改为真山,以侍养老母为最大乐趣,所以又称“朱衣道人”。少年时他学习晋唐楷书,自认为不能掌握它们的妙处,等看见赵孟頫董其昌的墨迹后,便被它们的圆转流丽所吸引,于是进行临写,很快就达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但久他惭愧地认识到,晋唐书如同正人君子,所以很难一下子接近,而赵书、董书虽然便于亲近,实际上却如同浅俗之辈,所以他又转向学习“颜体”。他对赵孟頫贬斥得很利害,甚至苛求。 傅书是极力反对媚俗风气的,对明清两代争相学习赵体、董体的现象非常不满,于是,他提出“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的“四宁四毋”论,极大地影响了后世一大批人的书法观念。他提倡自由书写,写出个性,宁可字写得外貌粗拙、丑陋些,也不要过于纤巧、软媚,不要斤斤计较于点画的安排,傅山的书法传统功底深厚,全祖望《阳曲傅先生事略》云(傅山):“工书,自大小篆,隶以下,无不精,兼工画”。他的小楷《千文》直追钟王,朴实古拙。大楷如《七言联》雄强浑厚,行书如《丹枫阁记》苍劲有力而秀逸多姿,看得出魏晋书法及唐代颜、柳的笔法气韵,而草书诗轴、诗卷等用圆笔藏锋,刚柔结合,气势连绵磅礴。其实他不仅是一位出色的艺术家,而且深通医道的名医和出色的思想家。更兼他“学问志节“为人所重,世人对他的书法也就倍加珍视了。 
 
 
  傅山《青羊庵七言色句三首之一》行草轴
 
 
  清初傅山以笔势连绵、气息烂熳、气势磅礴的行草书为自己赢得了书法史上大家地位。傅山传世作品很多,而且多数是大幅行草诗轴,《青羊庵七言绝句三首之一》行草轴 便是其中的代表作。运笔圆转中富有筋力,显得灵活劲健、柔中见刚;转折处往往施以圆转之笔,很少有晚明张瑞图、倪无璐、黄道周的方笔翻转法,但也不像董其昌、王铎那样理解和发扬正宗的二王帖学传统,而是大胆张扬个性,老笔纷披,满纸繁芜中充满着个性化的率意书写,通过墨色的浓淡枯润变化,笔势、线条的反复盘旋缠绵,结构体的攲侧夸张,全作布局巧妙,“虚”与“实”、“黑”与“白”相间。在“中和美”的传统形式之外,构成了别有情致的“生拙美”,堪称明末清初崇尚“性灵”的典范。
 
 
 
  傅山《草书七绝书轴》 
 
  清傅山草书。为其代表作,诗云:”右军大醉舞蒸豪,颠倒青蓠白锦袍。满眼师宜欺老辈,遥遥何 处落鸿毛。“其流畅的用笔中仿佛有着某种生拙的气息,然而其用笔又在法度之中。缠绕游丝的强调,使字与字, 笔划与笔划间的疏密空间对比格外鲜明。其间欹斜反正、 相避揖让、纵敛开合等艺术手法,在傅山的手下运用得十分娴熟,仿佛均在不经意中,真率的情感、大起大落的章法,充分表现了他博大精深的胸怀。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