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 >>  版画

版画家用刻刀勾勒美术世界

核心提示:  闻悉年过七旬的老领导、老战友、老朋友高荣贵先生要举办画展,并收到他最新出版的《高荣贵版画》集,我打心眼里高兴。  高荣贵先生的创作道路是在时间的夹缝中,靠自己的意志与坚韧挤出来的。这其中的滋味是职...

  闻悉年过七旬的老领导、老战友、老朋友高荣贵先生要举办画展,并收到他最新出版的《高荣贵版画》集,我打心眼里高兴。

  高荣贵先生的创作道路是在时间的夹缝中,靠自己的意志与坚韧挤出来的。这其中的滋味是职业画家们所体验不到的。他的一身戎装与“处长”“政委”“主任”等职位,注定他首先是军人、首长,其次才是版画家。但他的骨子里却是一位不能打折扣的版画家,不然,是不会挤出这条路的。当然,这种双向的身份存在也在相互转换中形成互补的特殊关系,从而在很大程度上也丰富与影响了创作思想与其作品的发展趋向,构成了作为军旅画家所特有的艺术语言特征。这种特征可以概括为:明快清心、质朴平实、积极向上,构图饱满宏大、色彩浓郁鲜明。

  高荣贵的艺术特色与新中国版画发展一脉相成。从当年延安鲁艺走出的古元、彦涵、力群、胡一川等一大批版画前辈铺就的解放区的美术道路作为起点。这条路径的主要特征就是摆脱对西方绘画的模仿,吸收民间艺术和传统的营养,画工农兵的生活。画家是战士,也是宣传员,强调美术的宣传作用。新中国成立以后,在为工农兵服务,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文艺方针指引下,当年解放区的美术传统加上受前苏联“老大哥”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理论的影响,构成了新中国美术的主流特征。高荣贵的版画艺术就是这一流脉的继承与延伸。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多元的艺术思潮对延安文艺座谈会以后逐渐形成的文艺创作模式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质疑与冷遇,汹涌而来的从 “伤痕美术”“文化寻根”“政治波普”以及“重返现代”等艺术新潮的强势,使得整个社会视角都调转了方向而形成主流。传统的版画形态,在图像媒体的快餐文化消费中,逐渐淡出公众的视线。取而代之的是胶片图像、电子图像在丝网版画中的广泛应用与新媒体版画的快速生成。

  在这样的现实背景上,高荣贵先生坚守着作为一名军旅画家的理想高地,义无反顾地遵循 “主题先行”的创作路径,以持续不懈的创作热情,深深地刻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足迹直线。从上世纪60年代的套色版画《麦场练武》《当年战斗过的地方》,直到2011年的《伫马太行》《追日》,其时间跨度50余年间所展示的直线路经,就像一颗坚挺的树,没有弯痕,没有枝杈,没有犹豫。这种有点固执的坚守,对于高荣贵来讲,是不为时尚所动,不为资本所扰,而为信仰与理想所致的真实情感再现。

  他的作品主要是表现在抗战以来的重大主题与军民生活情景,集中体现了发生在黄河两岸与太行山区域的历史事件与传说。纵览他的作品,就像聆听一位长者的讲述。从黄河谣,到辘轳井;从前线的战火硝烟,到后方的备战支前;从怒吼的激战涛声,到喜悦的胜利曙光;从宏大的历史叙述,到委婉的抒情牧歌;从领袖到孩童;从阔野到小景……

  有时慷慨激昂,有时凝重抒情,高亢的战歌与童谣小曲交相呼应,显示出某种此地无声胜有声的画面意境。阅读他的作品,仿佛回到英雄主义的岁月,在历史的沧桑中,体验理想、崇高、信念所带给我们精神的升华。在过于物质化的当下,也许更需要这种无谓的坚守,坚守高昂向上的美学理想。

  他作品中的形式结构主要来源于比拟、象征、夸张等主题阐释的意义需要。主题环境的安排,背景空间的处理,无不体现出主观意向的意义追求。水中的波纹、天空的飞鸟、风动的草丛、太阳与花卉,常常是他借以抒怀、表达情感、烘托主题的重要手段。“天地本来无心,是因人有心而天地有心;天地本无情,因人有情而有情(程颢语意)。”物之有情完全是人的情感支配。高荣贵先生作为一位严谨自律的军人,在这里释放出诗人般的浪漫情怀和艺术家特有的精神气质。

  这就是他的版画作品所显现出来的魅力与特征。每个人的历史都有每个人不同的书写方式。高荣贵先生用刻刀书写出,并且还在继续书写着“锲而不舍”之路。因此,他也成为军旅画家中的典范。

  李向明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