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 >>  版画

增值收藏:中国版画印痕之美

核心提示:  在那火红年代,十五岁的沈平热情奔放,告别父母兄弟,响应政府号召,支持边疆。他从上海坐了三日四夜火车,来到新疆首府乌鲁木齐。事隔三十七年,他追忆当年的冲动,有一半是着了画家黄冑的「魔」。着了黄冑的「...

  在那火红年代,十五岁的沈平热情奔放,告别父母兄弟,响应政府号召,支持边疆。他从上海坐了三日四夜火车,来到新疆首府乌鲁木齐。事隔三十七年,他追忆当年的冲动,有一半是着了画家黄冑的「魔」。 着了黄冑的「魔」   「我迷恋黄冑笔下的少数民族浪漫和朴素生活。」「我是被黄冑的小毛驴牵去的。」沈平在新疆一住十八年,改变了一生——他学习版画、收藏版画;来到香港,举行版画展销,更以此维持生活。   在新疆,沈平比起十几万上海支边青年幸运多了。他自幼喜欢涂鸦,还有少年宫学画基础,被新疆兵团文化部看中,安排到兵团俱乐部任美术员。   「基本上,我没有下过田。唯一的一次秋收,准备去割麦子,一到田,又传来中苏边境冲突消息。结果,调回去画宣传画。」沈平搞的正是版画。   新疆的美术宣传员   新疆的中苏边防线长,中国驻兵逾一百八十万人。和张敏杰那样地幸运。好象河北的李彦鹏。「他在大北方游客绝迹地方,一年也卖不出一张画。」虽然李彦鹏现任河北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可是,他妻子每次见到我,都求我劝她丈夫改行。」沈平感慨万分地说。   有些版画家真的改了行,做装修师傅;或者,做装置艺术。前几年,沈平集合了几位版画家作品,与贺咭公司合作,印制新年贺咭和年历。可惜,销路始终不及明星和风景贺咭,真令沉平心灰意冷。   年前,连沈平都改行了。「实际上,张敏杰画展是最后的一次。现在我专搞出版了。」说起来,他一脸无奈。   只有翻开了珍藏十多年的版画,一幅一幅摊在?面上,沈平的脸孔才现出彩虹,笑得两眼发光……。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