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 >>  古代书画

《清明上河图》的千古之谜

核心提示:伟大的现实主义风俗画卷《清明上河图》描写了北宋末年汴京清明节的盛况,画面大致分三段。第一段是寒寂的郊野,一队扫墓归来人(朝向画卷中部虹桥),骑的公驴与发情母驴相遇,引出一场骚乱。第二段,喧天的虹桥节日...

伟大的现实主义风俗画卷《清明上河图》描写了北宋末年汴京清明节的盛况,画面大致分三段。第一段是寒寂的郊野,一队扫墓归来人(朝向画卷中部虹桥),骑的公驴与发情母驴相遇,引出一场骚乱。              
 
第二段,喧天的虹桥节日集市,桥下一条船因横穿河心,欲停靠到河下方来,因有下水船舵手操之过急,造成纤绳断,桅杆倒,船失去控制,船工们惊慌失惜,同事们呐喊救援,赶集观景的人为之捏汗,把全画推向高潮。   
   
第三段,过了虹桥,汴河拐出画面,街口有制车的、卖药的、挂兰幌招的剧场前艺人正走近轿,去郊外演出,而使茶座空荡,伙计倦懒欲睡,街边有算命的先生,有卖杏花枝的小贩,有持树枝为柄,布包扇形禁物(非扇)的马奇马人。有两辆三套牛蓬车在奔向虹桥,其后是一老者骑驴,后边还跟一驴驹,在其后是一个人推,一个人拉,一毛驴拉梢,罩有书法布的车,其后是一个戴帽并有纱罩的骑骡女人(疑为艺人),后跟挑担仆,此女正被一瘫残入纠缠。在巍峨的城楼前,汴河支流的平桥上聚集了众多观景人。

 四头骆驼正穿城楼洞,城楼内店铺林立,酒坊、正店、孙羊店、香火、酒店彩楼欢门装簇一新'卖杏花枝、纸马、枣饣固、黄胖、理发等商贩,应节应时之物杂陈。人马稠密,一武官骑马手持布包扇形禁物,带家眷(在前轿),携数仆,挑食盒等物走向城楼。其后的十字街口挤满了各色人物。十字街下方被听说书的人和拉酒驴车封住。十字街之左,一文官骑辛,携众仆带遮阳伞、禁物走向街口,街上方是一口大眼井,有三人打水。挂店招的赵太丞家药铺,有三个女人一个孩子,最后的大门旁有两老人闲坐,门口有人背大包纸马,手提“百八”、冥币在等人去上坟,又点了清明节。街下方除各种树本外,房舍没作详细交待,而后是全画唯一的垂柳枝权封住画面,画卷而终。这条街虽是正街,但确没有十字街之右那样多的店招、门市、商贩、和往来行人,除一个行脚僧之外有出无进的冷清。现在让我们再看一下十字街向上拐的街,此街和全画的其它街不一样,“杨家应症”、“刘家上色”、“×家锦疋帛铺”,店招一家挨一家,几乎集中了全画的主要店招,并面对观音字迹清楚。卖黄胖、枣饣固瓦盆一药店、肉铺,门市、商贩行入往还。十字街之右主街相类,街间还跑进两辆四套空粮车(口袋是空的),粮车后边,街拐过弯又向上拐了(不是迂回的),在接近画的上边,仍有清楚的店招和两个推车强的一个子扬侣来物,肩背什物的三个上行人,和一个装卸车之人(一般印刷品不全,原作上有)。

       从这两条街的景物气氛看,显然上拐的街是通向城内的大街,而十字街之左街已变成了次要的街巷。这就是说,自右向左直读的手卷,不能上拐,只有到此结束,也就是说画尾是完整的°但手卷展观到此似有突兀之感,再让我们详细玩味这画尾:

       十字街心有二十多个各色人物,有骑马上行的,有带小孩下行的,有驻足议事的。街日本来就挤,而左角纸马铺前又有数人杂聚,右角又有一群人围观一说唱艺人,就在这人马填塞的街口,突然由上方闯进两辆空粮车,三套骡子,下头驴(骡子比马性烈,易肇事)呼啸而来,驴子扬头嘶叫,似命人闪开,尤增险情,那架车人慌的忘了鞭子,身子紧靠左车辕?张口失声,左手似控什么机关,车后类制动之物已全力擦地,而不听使唤的骡子仍呼啸向前,后边还紧跟着一大车。而前面密麻人群却丝毫不觉,只有迎面的一骑两仆被吓呆,一仆马鞭忘提,一仆骤然勒马,使马趔趄,骑马人紧抓马鞍,已成木人。旁边的祖孙俩,偏偏幼孙背物在后,且不知身后冲来之车。并在听说唱的人群外,还站着一小孩,这些人将首当其冲,几步之遥,事故即在瞬间。惊车后边一女人担心的关注着这险情,骡车旁一行人虽被房屋挡住,但其脚形证明其忙之避闪。街那边挑枣饣固者已停担愕然。试想在这详和繁华的市井,如画两辆装满粮食的大车,进城去送粮,岂不更与画面气氛相谐?为什么作者偏画空粮车逆向冲进人群,象一把盐扔进火堆里,让观者悬心:      

       (1)手卷已结束,更繁华的城内,留给观者想象。

       (2)这空粮车由城内返回去郊外虹桥码头装粮,正汇入这祭扫的队伍。至此,观者才大梦初醒,方知千年巨匠的鬼神之意,逆向看时,豁然发现:画尾从依依垂柳的冷清寂静的街巷里,走出一骑马文官,携数仆带遮阳伞、禁物正走向城楼去祭扫,前边是一武官,携家眷、众仆正走近城楼,再前骆驼队已进城楼洞,而城楼外是骑骡艺人、骑驴老者和两辆牛蓬车都在奔向虹桥方向,整段画的是士庶逆向出城,而不是进城。顿时醒悟:清明节的舞台在野外,应出城,城内无坟,进城文不对题。纵观全画,卷首是一队扫墓人归来,朝向虹桥;就会明白千年大师的不朽匠心,张择端鬼斧神工的截取了汴京东郊标志性城楼式建筑至虹桥附近。这一典型地段,象五代的《韩熙载夜晏图》那样,画尾韩送客是逆向面朝画中部那样,以双向倒叙的形式,既不要城内远离主题的情节,只取城楼内人们置办香火、纸马、黄胖、枣饣回等禁物,结队出城去虹桥赶集、观景,而卷首是扫墓后人们归来,又省去了坟地祭烧、哭号、吃喝等不雅场面。既妙用了中国手卷画自右向左展观的格式,又尊重汴河枞汴京城东南斜穿出的实际地理方位,又符合中国人清明节的生活实际,且完全与此画最权威的解释,与其同时问世的对汴京风土人情述详备的《东京梦华录》关于清明节:“士庶填塞诸门……自此三日皆出城上坟”的记述完全吻合。完美地表达了“清明上河的主题”…            

        此主题、此环境必须以此结构;只有此结构才能完美、凝炼的表达此主题。画卷正开就象一出弱肩强收的戏,情节逆行是一幅不朽的汴京清明节全图。正是这鬼神惊诧的倒叙和空粮车的点睛,既朴素又伟大的成就了这卷人间艺术奇迹。然而,也就是此结构使她成为千古之谜,井使她蒙受了千年冤枉。因她名气至大,历代纷纷慕名伪造,特别是以仇英为名的明伪本,他们部未见过原作,而以原作上明朝李东阳跋文的稿本为据,以道昕途说为脉络,演绎了一幅假临蓦真伪造的《清明上河图》.(详见《荣宝斋》2004年第四期)把原作双向倒叙的“出城清明”画成了从东郊到虹桥,再入城,平铺直叙的画到西郊盒明池的“进城上河”,泛滥到世界各地,冒充张择端原作。     

         然而?一九五0年张择端原作真相大白之后不久的五八年,郑振铎先生及诸多专家却以明伪本为据:“根据后来的许多本子,《清明上河图》的场面还应向前展开,要画到金明池为止。很可能这个本子是佚去后半的一部分。”都推测原作残缺尾部。

         这是读错了方向,把原作画尾三五出城读成了进城。

         故引出了九四年十月二十九日,故宫举行隆重仪式收藏了补全卷,(见同年十二月五日人民日报)。

        这个补全卷完全按明伪本的脉络由原作画尾赵太丞家处再进城补画了城内和西郊金明池,把诸专家的推测付诸实施。而不知:明伪本从东郊单向的进城画到西郊金明池,虽文不对题,但确是一幅情节统一的伪画。而我辈面对的是张择端有鲜明方向的原作,完美的画尾是人们在逆向出城去祭扫,补全卷是在出城人们的背后硬拼上一幅情节相背、方向相反的进城画面。并且不知原作进城的大街已向上拐了,而由赵太丞家处续按,是把多余的狗尾续歪。使《清明上河图》成为下幅自相矛盾、可笑的残画,严重地亵渎了我国宝。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相关报道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