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钱币 >>  古币银元

铸刻在钱币上的末代君

核心提示:  自古以来,王朝更替之时,末代君王的命运总是令人扼腕叹息。时过境迁,事隔千年,这些人物和故事却清晰地铸刻在了钱币之上,仍旧栩栩如生,供今人品评追思。  在希腊化诸王国中,位于巴尔干半岛的马其顿王国最...


  自古以来,王朝更替之时,末代君王的命运总是令人扼腕叹息。时过境迁,事隔千年,这些人物和故事却清晰地铸刻在了钱币之上,仍旧栩栩如生,供今人品评追思。
 
  在希腊化诸王国中,位于巴尔干半岛的马其顿王国最为孱弱。不仅是因为亚历山大东征而令马其顿丧失了大量青壮劳力,同时,也因为它长期与南方的希腊城邦为敌,导致王国进一步虚弱。罗马共和国的崛起,更加速了马其顿王国的灭亡。经过了三次马其顿战争,罗马彻底击溃了曾称雄一时的马其顿方阵,末代国王博尔修斯(Perseus of Macedon)向罗马投降,他最终老死在罗马城。为了削弱马其顿的力量,将该地分割为互不统属的四个行政区。罗马人自以为这样就可以永远的制服马其顿。
 
  然而,在公元前149年,安纳托利亚西部的阿德拉麦提昂(Adramyttium)君主安德里库斯(Andricus)自称是博尔休斯和拉奥迪斯之子,宣布拥有马其顿王位的合法继承权,并带兵入侵马其顿。他在马其顿广受拥戴,迫使罗马共和国派出大军平叛。随后,安德里库斯亲自前往叙利亚,希望塞琉古国王德米特里乌斯一世出兵,帮助他抵御罗马入侵,但德米特里乌斯却将他绑送给罗马人。然而,安德里库斯的行径可能并未引起罗马人的重视,罗马人的松懈导致了篡位者成功越狱,潜逃回小亚细亚。在其妻帕迦马人雅典娜奥斯(Atheniaos)的支持下,安德里库斯渡过博斯布鲁斯海峡,前往色雷斯。在当地酋长泰列斯(Teres)和巴尔萨巴斯(Barsabas)的支持下,安氏率领了一支强大的雇佣军,南下入侵马其顿,大败猝不及防的罗马执政官普布里乌斯·朱文提乌斯(PubliusJuventius)的军队。随后,在马其顿人的拥戴下,安德里库斯加冕为马其顿国王,是为腓力六世。
 
  不久后,新国王率军征服了南方的色萨利,并与罗马的宿敌迦太基结盟。此时的罗马才方然醒悟,迅速调集军队,任命执政官普布利乌斯·科尔内利乌斯·西庇阿·纳西卡·科尔库卢姆(P. Cornelius Scipio NasicaCorculum)负责征讨马其顿。然而,罗马人出师不利,腓力六世曾击败了普拉特·朱维提乌斯·塔尔哪(Praetor P. JuventiusThalna)所率的罗马小股部队。由于胜利来得过于简单,安德里库斯完全不把来犯的罗马军队放在眼里。他拒绝与西皮阿和谈。然而,罗马宿将凯西里乌斯·米泰鲁斯(Q. CaeciliusMetellus)率领着强大的罗马军队尾随而至,帕迦马海军也随后到来。两军在派德纳山布阵、交战,腓力六世率领的马其顿军队败绩。他随后流亡色雷斯,希望能再次组织一支军队,但不久他便被色雷斯王子擒获,并被扭送至罗马城。最终,马其顿王国的“末代君主”在罗马被处决,马其顿王国正式灭亡,马其顿地区正式并作罗马的行省。
 
  作为最后一代马其顿君主,腓力六世也自然有他自己的铸币,他只发行了一批一德拉克马银币。这批钱币很可能是作为军饷,分发给色雷斯雇佣军们的。它的正面为头戴束带的长须男子之像,背面为手持巨棒和希腊角状杯的大力神赫拉克里斯,神像两侧分列着国王腓力之铭文(ΒΑΣΙΛΕΩΣΦΙΛΙΠΠΟΥ)。钱坯的制作却极为简陋、粗糙,这可能是时局紧迫,时间仓促所致。然而,隐起不平的地章丝毫不影响我们欣赏钱币的精美雕像。自古乱臣贼子之物,尽毁王侯将相之手。而这批“乱臣贼子之物”却侥幸留存了下来,成为是枭雄一时的腓力六世留给当今人们唯一的遗物吧。(曾晨宇)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相关报道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