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钱币 >>  钱币百科

第一套人民币的冠号分析

核心提示:  一张纸币,大家最关心的还是它的真假问题和市场价格,很少人会注意它的工艺美术和历史背景,更不用谈是鉴赏冠字号码的深层意义了。然而冠号,除了可以做为代表纸币的身份证,和具有人类指纹、DNA的特性之外;它...

  一张纸币,大家最关心的还是它的真假问题和市场价格,很少人会注意它的工艺美术和历史背景,更不用谈是鉴赏冠字号码的深层意义了。然而冠号,除了可以做为代表纸币的身份证,和具有人类指纹、DNA的特性之外;它也可提供做买卖契约证书的用途,在反假、遗失或遭窃上,都可能发挥极大的功效。因此,对人民币收藏者来说,冠号收藏和研究就至关重要了,它象征着纸币的印制版次、时间、地点和数量;更是研究钱币不可或缺的重要课题。
 
  一、首创以罗马数字为冠字的先河
 
  冠字也称作“字头”或“字轨”,即印在票券号码前的符号,用以表示各种票券印制数量的批号。1948年中国人民银行曾明文规定:冠字一律用I、 II、 III、…、IX、X等十个罗马字体的数码,每三位不同数码用一括号括住为一个冠字,印在票券正面的左上方(注:东北银行印制的壹仟圆双马耕地和运煤耕地的冠字在右侧为特殊例外情况),每种票版所用的冠字字体与位置,应始终保持一致,不得变更;冠字的字体大小与排列顺序均依照总行的规定,每一个冠字印刷一亿张、一仟万张(或一佰万张),视其为八位数、七位数(或六位数)号码而定。但实际上,在兵荒马乱的战争年代,大部份票券的冠字字体与位置都存在着细微的差异。至于冠字印刷顺序方面,原则上第一套人民币都是根据『中国人民银行钞票冠字排列顺序表』来印制生产,但走遍大江南北,搜寻无数冠字实物资料的验证下,得知东北银行印制的壹佰圆北海与角楼(黄色)和伍佰圆正阳门并没有根据总行的规定来办理,其冠字印刷顺序不是从第一个冠字<I II III>,而是直接跳到第一百二十个冠字<IV II X>以后开始,为什么这样呢?则尚待进一步查证。
 
  第一套人民币是新中国首创以罗马字体数码为冠字的先例,有别于民国时期的纸币,大部份以英文字母为冠字或尾字。而由十个罗马数字之中,选出三个不同数字为一组来排列组合的话,可以演绎出10×9×8=720个冠字,这种奇特、复杂、严谨又科学的冠字排列顺序,是中国人自己发明的;从目前档案史料中,只知道前一百二十个冠字的发行顺序,而且经过大部份票券实物的验证也没有错误,但第121个以后的冠字排列情形,在没有文献方面可以参考之下,单单从有限的实物资料来推论,相当不容易,且最后得到的结论,准确度也不够。
 
  近来由于有同好对冠字的认识有所误解,造成有所谓“字冠收集中,最小是012字冠,最大是 987字冠”的说法 (注二),这种错误乃起源于『中国人民银行钞票冠字排列顺序表』中,把罗马数字简化为阿拉伯数字填入其表格内,即:0=X、1=I、 2=II、 3=III、4=IV、5=V、6=VI、7=VII、8=VIII、9=IX。后人不察,把它当成数学式来转换,甚至还有比较大小的怪现象;其实罗马数字中无“0”的表示,“X”是“10”而不是“0”。而人民币上的罗马数字只是采用其『符号』来进行排列组合,作为票券印制批次的『符号』标示来看待,而且单一数字排列的先后顺序为:I、II、III、…、VIII、IX、X。即“X”垫在最后,而非第一个,这可以从第一个发行冠字为<I II III>而不是<X I II>得到验证;在读法上不能按照罗马数字的规律,也不能转换成阿拉伯数字的规律来读,而是就数字读数字,即不加任何单位数,是什么数字记号就读作什么数字。如“V IX I”可转换写作阿拉伯数字和汉语数字的“591”或“五九一”,不读作“五百九十一”,而读作 “五、九、一”。又如“II X V”不能写成“205”,不读作“二0五”,也不读作“二百零五”,而是写作阿拉伯数字和汉语数字的“2 10 5"或 “二 十 五”,读作 “二 、十、 五” (注三)。前述冠字排列顺序表格中,只因填写者为作业上一时之便,把X当成0,造成后人以算数角度来衡量冠字所导致的疑惑;其实,人民币上的罗马数字只是当作『符号』来进行排列组合而已,因此,冠字只有排列的先后顺序问题,没有数目大小的问题。
 
  二、耐人寻味的号码变化
 
  以东北银行为例,在解放战争尚未取得全面胜利之前,印钞所用的号码机,都需要工作人员乔装成商人,冒着生命危险,通过国民党占领区,从大连买回。而每一个号码机约合一两黄金价值,在物资缺乏的战争年代,确实所费不赀而且也得来不易,因此,号码机的珍贵在东北银行多采多姿的票券号码字体之中完全表现无遗,其印制第一套人民币的号码种类最多、变化也最大。而关内各印钞厂每一种票版印制的号码字体和位置,虽然没办法达到现代高科技的严格标准,但是如果以当时环境、技术、设备和原材料供给等条件的限制,这样细微的误差已实属不易了。再者,早期印钞厂除了设备简陋之外,且又缺乏八位数的号码机;所以,这套纸币八位数票券的号码印刷,往往采用两组号码机合并组装而成,有2+6或4+4两种组合;因此,数字排列上有时会出现高低、不整齐的现象,甚至即使是同一票券,号码字体前后也会有差异的情形发生。
 
 第一套人民币六十种票券中,无号码券有一种,六位数号码券有十二种,七位数有二十六种,八位数有二十五种。其中伍拾圆工农券、壹佰圆轮船券都有六位数和八位数二种号码,而伍拾圆列车券和壹仟圆狭长型双马耕地券则有六位数和七位数二种号码;也就是同一票券有二种不同号码位数,除了狭长型双马耕地券是特殊历史背景下所造成“七位数号码比六位数先发行” (注四) 和“伍拾圆列车券六位数号码为天津人民印刷厂印制、七位数则为北京印钞厂所生产” (注五) 之外,其它二者(即伍拾圆工农券、壹佰圆轮船券)主要是因为战争取得决定性胜利后,解放区域逐渐扩大,对货币需求量日益殷切;为因应客观形势的变化,上海印钞厂遂把六位数号码扩充为八位数,来增加人民币的印刷量。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