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钱币 >>  古币银元

川炉“套子钱”铸造背景及版式分类

核心提示:铸造背景:咸丰同治时期,太平军兴,大钱现世以应付庞大的军费开支。后同治中兴,四川特别是成都地区未领略到战乱的焦衣血袖,在全国各丰腴之地均饱受内忧外患之时。四川的经济出现了一个王朝行将灭亡时所特有的回光...

铸造背景:

咸丰同治时期,太平军兴,大钱现世以应付庞大的军费开支。后同治中兴,四川特别是成都地区未领略到战乱的焦衣血袖,在全国各丰腴之地均饱受内忧外患之时。四川的经济出现了一个王朝行将灭亡时所特有的回光返照——畸形的繁荣。相对封闭的的地理环境,劫后余生复杂的生存心态,以及人们对未来坚持不懈的美好憧憬等等诸多因素交织在一起,宝川局特有的套子钱便重新枯木逢春了。

川局对钱币式样的发展也是在临摹大清钱法的前提下进行的。以顺治康熙的20局满汉文为蓝本,吸收乾嘉朝所开先河的吉语颂圣系列花钱的精髓,参仿道咸已初具雏形的满汉20局的形制,结合传统的挂灯钱、垂帐钱、进呈钱等官民乐用喜好的吉祥压胜式样。继承和发扬了官铸币的精整精修,并竭力迎合当时封建统治的最高代表-----慈禧的个人嗜好,不惜工、不省铜,特创风格力求精致,献媚构思,进呈邀宠。独创了川铸川式套子钱。当然,川内坊间还有另外一种观点:光绪后期机制币的出现,尤其是机制铜元的流通使小平制钱受到冲击,宝川局的传统铸造工艺已经无法在数量和质量上与机械生产相抗衡。川局套子钱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内钱局匠人们的谢幕作品。这是一类较为特殊的地方钱币,因其背文铸有20局满汉文局名,二十个字组合在一起正好配成一首诗,去过川内人习惯称其为“诗钱”或者“字钱”,现代则逐渐称其为“套子钱”。

川炉“套子钱”铸造背景及版式分类

川炉“套子钱”铸造背景及版式分类

在成都,清晚期的文物古玩市场已经在城西著名的青羊宫二仙庵内逐步形成。有着广泛的钱币基础和政治经济需要,宝川局的套子钱一经流通便毋庸置疑地受到士农工商们的欢迎。川铸套子钱采用宋以后传统的翻砂铸造,这种工艺成熟并且成本低,和过去的硬范铸钱相比有许多优点:

不用泥范,可以省去烧制的繁琐,砂型所用的砂可以反复使用,砂成型快,工艺简单便捷。清代钱局的铸钱工艺和翻砂所用的料砂配方是经过很多代严格保密后传承下来的,钱局工匠既是铸钱工艺和材料配置的实践者,同时也是产权拥有者。

宝川局套子钱和其他局铸钱的明显区别在于:砂重、精修。

清代普通小平制钱所用的铸砂基本可以分为三类:传统的洛阳砂,镜砂和南京红砂。这些沿用百年的砂具有材质密、易成型、脱模净、散模快的特点。

咸丰同治时期由于战乱,交通阻塞,宝川局铸钱所用的砂料无论是从来源和成本都无法适应经济复苏后大量铸币的需要。川局便开始就地取材,用四川特有的黄沙石型砂作为型砂。它同样具有颗粒细、成型成模快、散模均匀的特点。

但它的成型密度和气密性仍然赶不上传统砂,加上作为分型剂的界砂对黄沙石型砂的脱模光洁度和敏感度也赶不上传统砂,这就客观上造就了川局铸币包括套子钱砂眼多、气孔密。考虑到当时流通和集藏市场对钱币的审美及价值认同,宝川局采用了对钱币后修的加工方法弥补了砂型所带来的局限。工匠们将铸好的粗钱坯穿在一根和方形孔匹配的木棍上,先锉外圈,打磨掉断渣、范痕、毛刺。以精良的修穿、剔字、锉边、磨面等工艺消除了人们对重砂钱的遗憾。对于有纪念意义和集藏性质的吉祥套子钱后期加工则更为仔细。对穿口采用逐枚加工的繁琐工艺,利用原始机械打磨其外缘,以求套子钱面市通行后满足人们的审美情趣。川局后期铸造的康、嘉、咸、道、同、光套子钱在成都地区流通行市时,每枚套子钱均可当普通小平制钱2—5枚使用。这也是当时钱局生财开源的有利渠道。

川炉“套子钱”铸造背景及版式分类

川炉“套子钱”铸造背景及版式分类

套子钱在人们的生活中扮演了活色生香、多姿多彩的角色:婚娶、生育、寿诞、节庆、上梁、装饰、丧葬……几十年来在成都地区发现套子钱最频繁的地方就是:川宁式大花床、木质门窗的轴、民居堂屋的正梁、木质老家具的扣锁、祠堂家庙的装饰等等。可以说这种独居地方特色的钱币已经渗透到川人生活的每一个层面,浓缩了近二百年来成都地区的人文风俗和经济世故。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相关报道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