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 >>  书画人物

中国收藏网

  • 孙多慈与徐悲鸿的爱情:恨不相逢未嫁时
    民国油画史,女子虽寥寥,可与男子比肩的,也有数几个。比如潘玉良,比如方君璧,比如丘堤,比如蔡威廉,比如孙多慈,这一批女画家,个个不逊于男子。这最后一个女画家孙多慈,只一个“慈”字便足以总结,她的多情深...
  • 寻找孙佩苍:中国现代西画收藏第一人
    本次展品之一——徐悲鸿《孙佩苍夫人和女儿画像》。孙佩苍是谁?伴随着一个带有寻找意味的问题,中国现代西画收藏第一人及一段民国美术史的再发现之旅开启了。前日,“青青子佩——民国美术史的再发现:孙佩苍及其收...
  • 徐悲鸿愧对前妻蒋碧薇:为赶出一百幅画废寝忘食
    从国外参加画展归来后,徐悲鸿的名气又一次得到了提升,可以说,画展办得相当成功,蒋碧薇作为徐悲鸿的夫人,社交礼仪做得恰到好处,她和徐悲鸿在一起,人们都说是一对璧人。1934年8月,蒋碧薇和徐悲鸿回到了国内,...
  • 孙多慈自画像里的恩师悲鸿情结
    民国油画史,女子虽寥寥,可与男子比肩的,也有几个。比如潘玉良,比如方君璧,比如丘堤,比如蔡威廉,比如孙多慈,这一批女画家,个个不逊男子。这最后一个女画家孙多慈,只一个“慈”字足以总结,她的多情深情寄情...
  • 徐悲鸿鲜为人知的妻子:为爱情放弃豪门婚姻
    本文摘自《上一站民国·民国娘儿们》作者:红色玫瑰出版社:新星出版社大家都知道,我国著名画家徐悲鸿的爱人是廖静文,鲜少有人知道,他还有一个台湾的妻子,叫蒋碧薇。蒋碧薇原名是蒋棠珍,碧薇是徐悲鸿给她起的名...
  • 张道藩与蒋碧薇的婚外情:张道藩蒋碧薇在一起没
    张道藩(1897年7月12日-1968年6月12日),字卫之,本籍贵州盘县,美术教育者。曾于1952年3月11日-1961年2月24日担任中华民国立法院长。张道藩1897年生于贵州,是一个书香门第世家,其祖上数人高中进士,他自幼发奋读书...
  • 邓石如 篆心如石
    邓石如(1743—1805)清代篆刻家、书法家,邓派篆刻创始人,安徽怀宁人。初名琰,字石如,避嘉庆帝讳,遂以字行,后更字顽伯,因居皖公山下,又号完白山人、笈游道人、凤水渔长、龙山樵长,少好篆刻,客居金陵梅镠家...
  • 邓石如 篆隶有清第一人
    篆隶有清第一人▼不贪赃,不低头,不阿谀逢迎人如顽石,一尘不染故取字“石如”邓石如一生淡泊而又野逸布衣芒鞋,藤杖斗笠肩背被袱,风餐露宿行万里路胜过读万卷书晚年皈依佛门铁砚作伴,白鹤为伍朝朝两件闭功课鹤放...
  • 清代碑学书家巨擘邓石如
    清罗聘《邓石如登岱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清代中叶是中国书法史上一个剧变时期,碑学的兴起冲击和改变了清初帖学一统天下的颓弱之势,书坛呈现出奇姿异态的繁荣景象。此时崇尚碑学的书家不乏其人,但真正成为碑...
  • 侯一民被追问画人民币的故事 素描作品
    一生曾创作不少名作。对于广大读者来说,侯一民的名字或许有些陌生,但提起他的作品,每个人都曾有一张人民币“大团结”–第三套人民币中1元券上的女拖拉机手、2元券上的机床工人、5元券上的炼钢工人、10元券上...
  • 从木匠到巨匠 影响齐白石一生的“贵人”
    陈师曾:我们应该帮助这位乡下老农</h2>1917年5月,齐白石只身一人来到北京,这是距他第一次来北京14年之后的第二次进京。齐白石到了北京,住在前门外好朋友郭葆生家。住了不到10天,遇上了张勋复辟,便随着郭葆生一...
  • 黄胄—我爱画驴,因为驴比人好!
    黄胄八驴图成交价:RMB230,000在动物世界里,毛驴既没有可爱的形象,也没有威武雄壮的身姿,甚至连带的俗语也没有好的名声,比如驴心狗肺、黔驴技穷、三纸无驴、驴头不对马嘴、好心做了驴肝肺等等。然而,就是这样一...
  • 方介堪与张大千的金石缘
    所谓“张画方印”,说的就是张大千与方介堪。方介堪与张大千交谊甚深,1926年于曾熙处的碰面,开启了他俩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友谊。熟见大千的“潇湘画楼”、“西蜀张爰”、“大千世界”、“张爰私印”等鸟虫篆印皆出自...
  • 吴昌硕:风雨之竹诉沧桑
    他集“诗、书、画、印”为一身融金石书画为一炉被誉为“石鼓篆书第一人”“文人画最后的高峰”他就是吴昌硕吴昌硕丨1844—1927初名俊,又名俊卿,字昌硕,又署仓石、苍石,多别号,常见者有仓硕、老苍、老缶、苦铁、...
  • 赵忠祥 史国良 怀念故友黄胄
    赵忠祥史国良怀念故友黄胄
  • 蒋介石的书法,在今天算得上书法家了
    在近代中国历史上,我们知道,这是个多灾多难的时期,各路英雄,纷纷出场。这其中,英雄们所走的道路是不同的,这就如同人生,一旦决定了就难以改变。但不能因此,我们就否认历史的客观存在。在民国历史上,可以值得...
  • 齐白石:英也夺我心
    齐白石说:“众皆学我手,英也夺我心”。对于那个曾叫李英的李苦禅而言,这句话不仅是老师对学生的肯定,也揭示了平凡和高难度的绘画真谛——“夺心”。1923年,仅24岁的李苦禅常拉着洋车穿行于北京城的大街小巷。为...
  • 画坛伯乐徐悲鸿--徐悲鸿与蒋兆和
    徐悲鸿与蒋兆和经过八年多的海外漂泊,徐悲鸿于1927年9月回到上海。这时的徐悲鸿已经不再是八年前那个在画坛有点小名气的青年画家了,他不仅得到了西方大师的亲传,在艺术上有了很高的造诣,而且,他的画在新加坡等...
  • 崔如琢:艺术中国梦的践行者——名师绝活
    崔如琢:艺术中国梦的践行者——名师绝活
  • 郎世宁的“中西合璧”
    ①②③④许辰辰1715年,传教士朱塞佩·伽斯底里奥内东渡来华,以宫廷画师的身份被召入宫,并以郎世宁之名,跨足清代康、雍、乾三朝画院。据《清史稿》记载:“郎世宁,西洋人。康熙中入值,高宗(乾隆)尤赏异。凡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