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 >>  文房篆刻

肉摊老板剔骨刀裁宣纸牛肉边练毛笔字

核心提示:肉林里,老周静心运笔。  前天17:41,网友“罕琳Cassie”微博@都市快报:“高手在民间啊!在茅廊巷菜场看到边卖肉边练字的大伯!敬佩!”  附图中,一个戴黑色皮帽、胳膊上套袖套的肉摊老板,正站在自己的摊位里...

肉林里,老周静心运笔。 肉林里,老周静心运笔。

  前天17:41,网友“罕琳Cassie”微博@都市快报:“高手在民间啊!在茅廊巷菜场看到边卖肉边练字的大伯!敬佩!”

  附图中,一个戴黑色皮帽、胳膊上套袖套的肉摊老板,正站在自己的摊位里俯身练着毛笔字。

  可能是周末的关系,昨天下午2点,茅廊巷农贸市场并不显冷清。

  鲜肉区几家摊主一看“罕琳Cassie”发的照片,都认得。“这个人叫‘牛肉’,是我们茅廊巷的才子!他中午要回家睡觉的,马上就来,你们等一下!”

  果然,不出十分钟,“牛肉”午休归来,还是照片上那身打扮,黑皮帽、深色防风外套,戴袖套。

  “我在茅廊巷十几年了,一直卖牛羊肉,他们就叫我‘牛肉’。”他不好意思地笑了。

  砍骨刀刮肉案,剔骨刀裁宣纸

  “牛肉”大名周理宁,年纪也还算不上“大伯”,才五十出头。

  说起练毛笔字,老周满面红光。他挤进摊位,从放钱的柜子里掏出一大摞习作。“有满意的,也有写坏的。业余爱好,不专业!”因柜子狭小,这些宣纸都被压皱了。

  老周从没拜过师,都是自己临些手边能找到的字帖,最近顶喜欢一本当代书法家邹志强的集子,天天对着练。“我也没讲究,毛笔、墨都是文具店里最普通的,这卷宣纸,还是一个经常来买肉的大妈送的。”

  午休后本就是老周的练字时间。为防墨汁染上肉案,他先用砍骨刀把肉案刮一遍,再在电子边,拿来一块进门毯大小的毛毡铺上。

  毛笔,他都放在一个泡沫塑料的小盒里,拿一支出来洗洗,搁在一只吃饭用的搪瓷小碟上,又往碟子里倒了墨汁。

  末一步裁纸,他直接拿起剔骨尖刀,在磨刀棒上“霍霍”两下,切豆腐似的,把一张大宣纸裁成几小块。

  一个下午,老周边练字,边照顾卖肉生意。

  顾客只需说要什么部位,多少大,他头都不用抬,放下笔,抄过一块肉,只一刀,称重收钱,接着提笔写字。全程要不了十秒钟。

  卖肉二十年,养活四口人

  老周1962年生,江西玉山人。跟肉打交道之前,他在老家的乡村小学当过四年语文代课老师。

  家里两兄弟,老周是哥哥。弟弟自小成绩就好,他读完高中直接工作了,把上大学的机会让给了弟弟。

  “我弟弟大学读的建筑设计,现在在北京一家大建筑公司工作,很有出息……”老周一脸自豪,同时也掩不住羡慕。

  来杭州后,他进了杭州头厂。因为文化程度不错,人又稳重,很快做了厂里“包头”,专门负责新进厂工人的业务指导和生活安排。

  在头厂做了四年,老周出来跟老婆一起摆起了肉摊,一摆就是20多年。

  夫妻俩在金衙庄、南班巷、茅廊巷都干过,以茅廊巷时间最长,14年!

  “住在附近、常来买菜的,基本都知道我们了。也亏了这些老主顾,我们现在一年下来,还有毛10万块好赚,养家不成问题。”

  老周有两个儿子,大的29岁,小的24岁,从小在老家,跟爷爷奶奶长大。

  “干我们这行,一年365天,基本是没休息的,现在想想,也真是对不起儿子,从来没空好好照顾他们。”可能是想起儿子,心思乱了,老周笔下几行字力道有点软。他端详一阵,叹口气,把纸藏进柜子,不肯再给我看。

  “我大儿子学会计的,在临县找了个女朋友,定了明年正月结婚。小儿子在老家开服装店,娶了高中同学,小孩快周岁了。儿媳妇很懂事,我跟我老婆都喜欢……看他们总算都长大成人,我们这么多年,在外面没白辛苦。”

  “看他文绉绉的,肉也不会差!”

  老周练字,是四五年前的事。

  卖肉至今,他除了每年回老家过年,每天作息不变——凌晨4点赶去批发市场进货;早上7点回茅廊巷,一忙忙到中午12点;回家中饭午休;下午两点半回市场一直忙到晚上7点。

  两个儿子工作后,老周经济压力略轻,他想着,是不是可以给自己找点生活乐趣了。

  “我爸爸在部队里是文艺兵,写了一手好字。小时候附近的人逢年过节,或者家里办喜事,都会来请他写对联、写字,我就想如果我也把字练好了,也是蛮受大家尊敬的一个事情。”

  当然,在肉摊练字另有好处。“很多人看我一边做生意一边练字,都围着看,也顺便买块肉。”

  “看他文绉绉的,还会写字,人估计老实的,肉也不会差!”一位来买肉的大姐,笑着对老周的老婆毛大姐说,“你老公好靠写字吃饭的类!”

  老周淡淡笑着说,自己顶多再撑个三五年,实在太累了。“等我不卖肉了,就回老家专心写字。哪天练好了,有人认可,我也希望能写些额之类的,把自己的字传下去……”

  临走,老周用红纸给我们写了一副春联:四季平安全家福,八方来财满屋金。

  14个字一蹴而就,看得大家一片叫好。

  已经有不少常来光顾的大伯大妈请他写过对联和福字。

  “急了,下笔前应该先练练的,你看这个‘方’字就没写好……”老周总觉美中不足。

  “快过年了,我也蛮愿意帮大家写春联的,喜欢我的字的,都可以来找我。”老周说,自己准备年三十当天回老家,之前每天照常做生意。“我帮人写对联,不要钱的,不过你要自己准备好红纸,要写什么句子也要想好,另外,我毕竟还要照看生意,一时可写不了很多!”

  听老周说得豪迈,老婆毛大姐也笑了。“我支持他的,都随他喜欢。”(都市快报)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