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 >>  书画评论

年轻版《蒙娜丽莎》是真是假意义不大

核心提示:多年来,关于法国卢浮宫的《蒙娜丽莎》的新闻未曾间断过,这幅名画的“微笑”一直被研究和传颂,而关于达芬奇和这幅名画的花边新闻亦未曾间断过。  《蒙娜丽莎》画作中的原型是16世纪初佛罗伦萨丝绸商人吉奥康多的...

    多年来,关于法国卢浮宫的《蒙娜丽莎》的新闻未曾间断过,这幅名画的“微笑”一直被研究和传颂,而关于达芬奇和这幅名画的花边新闻亦未曾间断过。
 
  《蒙娜丽莎》画作中的原型是16世纪初佛罗伦萨丝绸商人吉奥康多的妻子丽莎·格赫拉迪尼,2007年就有一位意大利系谱学家追踪到了女主角的两名后裔,她们是娜塔丽娅·古伊西亚迪尼和她的妹妹伊丽娜,都生活在意大利库萨诺地区。而2012年,外媒报道非盈利组织“蒙娜丽莎基金会”公布了另外一幅《蒙娜丽莎》是达芬奇真迹,比卢浮宫的《蒙娜丽莎》创作早10年。而近日又一幅公开亮相的画作《艾尔沃斯·蒙娜丽莎》被鉴定为达芬奇真迹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此幅作品时1913年住在伦敦艾尔沃斯的收藏家休·布莱克购买了此画,画作因此得名《艾尔沃斯·蒙娜丽莎》。1936年休去世后,画作由姐姐简·布莱克继承。1947年,简去世,美国收藏家亨利·普利策购得此画,并留给女友。经数度转手,如今画作的所有者是一家瑞士财团,它在银行金库里呆了40年才得以“重见天日”,于去年在日内瓦亮相。
 
  而西方美术史研究学者王端廷在看了关于《蒙娜丽莎》的新闻之后对中国收藏网[微博]记者说:“关于名画总会有一些新的发现,但对于这新的东西应该有待于求证。之前应该还有一幅同样的作品有机构鉴定是真的,《蒙娜丽莎》在世界上流传了几百年之后,如果还有一幅真迹直到现在才被发现,我认为不太可能,在我看来有点传奇色彩。”
 
  位于瑞士苏黎世的蒙娜丽莎基金会副总裁大卫·费尔德曼称,画作公开亮相后,他联系到意大利几何学家阿方索·鲁比诺。鲁比诺结合达·芬奇的另一幅作品《维特鲁威人》的几何形状做了扩展研究之后,发现《艾尔沃斯·蒙娜丽莎》的几何构图与达·芬奇描绘人形所惯用的比例相匹配,是达·芬奇的真迹
 
  对于达芬奇的创作方式,牛津大学教授曾经谈到达芬奇的作画方式很特别:“首先他是左撇子,但并不是说左撇子画家只有他一个,而是说他发明了一种很特别的影线画法,这种用左手将平行影线画的排列紧密的画法在他的圈子里只有他会,其他人都是用右手画的,而且画的都没有他用左手画的那么好,这种影线画法的发明是在1489年当他画一系列头骨时,他想让那些标本在纸上呈现一种立体感,所以他从线条边缘开始,用左手画出些影线上。”
 
  
 
  各个版本的蒙娜丽莎
 
  
 
  一幅作品出现不同版本在古今中外并不足为奇,王端廷介绍有的画家会自己创作两幅,而也有可能是其他画家的仿制临摹,多种情况都存在。王端廷举例艺术家梵高虽然在生前贫困潦倒,但在他生前已经有人在模仿他的画,甚至西方出版的正版画册也将临摹的作品进行出版,日本的一家保险公司购买的梵高的一幅《向日葵》后来就被证实是假的,他说:“所以这种事件最好不能当做正史来看,当做新闻来看就行了。”
 
  而从美术史研究的角度来看,王端廷认为《蒙娜丽莎》有一幅就够了,无论这幅新的作品是真是假对于美术史研究来讲意义并不是很重大的,“即使这件作品是达芬奇的真品,那对于美术史研究来说只是他多画了一幅画,并没有太大的美术史意义”。而且他认为关于名画的各种新闻特别多,所以并不能当做美术史史料来参考。
 
  微博中关于年轻版《蒙娜丽莎》的讨论也开始热闹起来,其中“彭哲ChePANG”在微博中列举了九张不同的蒙娜丽莎像并谈到:“达芬奇有生之年就赢得了许多的粉丝,拉斐尔也是众多的达粉中的一员。在依靠复制来传播的年代中,达芬奇通过粉丝们对其原作的临摹与复制,使他的名声能迅速的传播开来,在15,16世纪,只要有达芬奇的粉丝的地方,就必会有难记其数的复制品的出现。究竟哪一张才是达芬奇的原迹,恐怕只有达芬奇本人才知道。”
 
  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法律咨询与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中国收藏网专栏作者季涛[微博]也认为:“年轻版《蒙娜丽莎》和原作者两幅作品太像了,艺术史上难以找到类似的事情,存疑。”
 
  而对于这件作品的真假,王端廷谈到这有待于未来的进一步研究和考证,尤其是更加准确的材料和数据进行证实。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