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 >>  书画鉴藏

王雪涛绘画市场价值与辨伪

核心提示:王雪涛《东风浓艳》北京匡时2013秋拍拍品  在本期,我们将为藏家朋友介绍两位艺术水准直逼近现代一线,但价位却处于三线水平的大家——王雪涛和陈之佛。他们分别在写意和工笔花鸟画领域取得过辉煌的成绩,在世时声...

王雪涛《东风浓艳》北京匡时 2013秋拍拍品 王雪涛《东风浓艳》北京匡时 2013秋拍拍品

  在本期,我们将为藏家朋友介绍两位艺术水准直逼近现代一线,但价位却处于三线水平的大家——王雪涛和陈之佛。他们分别在写意和工笔花鸟画领域取得过辉煌的成绩,在世时声名煊赫,为同道所敬重,过世后却不为人所熟知。我们本着市场与学术的原则,为藏家朋友重启那“逝去”的光环。

  本刊“书画”栏目负责人 杨艳丽

  文——本刊记者 杨艳丽

  范曾在《大哉雪涛》中曾提出近现代写意花鸟的四大家:李苦禅潘天寿王雪涛、郭味渠。李苦禅潘天寿可以看作大写意花鸟的翘楚,而引领小写意新风的王雪涛,其作品如今的价值几何呢?作为表现花鸟题材的百科全书式人物,又有哪些题材最能代表他的风貌呢?本刊记者将为您一一解惑。

  牡丹题材

  王雪涛在近现代画家中素有“牡丹王”的美誉,越是百姓喜闻乐见的题材,越是难度大,稍有不慎,并会落入艳俗的境地。因此古代很多大家只敢用水墨去表现牡丹,如沈周唐寅、陈淳等人,能够用颜色穷研其变,并且馥郁若滴的,王雪涛确是不二人选。2013年秋拍北京匡时“澄道”夜场中一件不足八平尺的牡丹类作品《东风浓艳》经过藏家数轮争夺,最终以4,600,000元交割,画面中仅有五朵绽放的牡丹,可谓一花值百万。另一幅作于1979年的《桃花牡丹八哥图》在嘉德2010年春拍上曾以4,424,000元成交,画面集中了牡丹、桃花、八哥等王氏最擅长的题材,如此价格确实是实至名归。同样是绘有五朵牡丹的《牡丹蝴蝶图》亦在2011年嘉德春拍上以3,047,500元成交。在如今的拍卖场上,若不是得自家属,或附有大段题跋,更无长篇累牍的著录,却能够以几朵牡丹突破三四百万,且画中仅“雪涛写”三个字,这种情形实属罕见。更令人称奇的是,王雪涛的牡丹曾在不同的拍卖公司、不同的年份,以相同的尺幅(四尺整纸)、相同的价格成交(2,530,000元),更是足见其作品在市场上价值的稳定性。它们分别是2011年北京瀚海秋拍上拍的《东风浓艳图》、2012年北京保利秋拍上拍的《牡丹锦鸡图》和2013年山东天承秋拍上拍的《富贵双蝶图》。

  书画市场评论家高健祥指出:“只要是王雪涛真迹,普通作品为15-20万元∕每平尺,精品可达30万元∕每平尺,跟同级别的郭味渠相比还算可以,但与潘天寿相比,价格就差得远了。”

  松鹤题材

  “松鹤”作为长寿的常见题材也颇受王雪涛喜爱。在他独立完成的作品拍卖成交额前十五位中,松鹤题材就占了四席,其中的《松龄鹤寿》曾先后于2011年和2013年出现过,每次出现都以超过四百万的高价成交;《齐眉鹤寿图》和《松鹤延年图》也于2011年、2013年分别以3,220,000元和2,760,000元成交。

  高健祥进一步谈到:“王雪涛是以小写意花鸟著称的大家,对于像仙鹤一类的大型禽鸟和松树一类的雄浑题材在王雪涛的绘画作品中并不多见,更见功力,只要是真迹,每次在市场上出现几乎都会创下拍卖高价。加之仙鹤的体型颀长,此类作品的尺幅一般在十六平尺以上,因此,单幅作品至少在两百万以上。王雪涛松鹤题材的精品均价为20-30万元∕每平尺。”

  八哥、喜鹊题材

  八哥学名鸲鹆,与紫藤相配寓意富贵以及爱情的长久。此外,八哥还常与桃花、梅花相配。而喜鹊更是为人们报喜的吉祥瑞禽。2011年北京匡时曾以1,150,000元拍出《梅上鸣禽》;2012年北京匡时又以1,380,000元拍出一幅《紫藤八哥》;2013年银座国际以1,265,000元拍出《桃花八哥》;一幅《桃花牡丹八哥图》在2010年中国嘉德拍卖会上更是以4,424,000元创下了王雪涛八哥题材的最高价。在这些作品中八哥所占的尺幅并不重,但此类题材却屡屡创出高价。

  喜鹊题材更是屡创高价。作于1947年的《大庆图》在2013年嘉德秋拍中曾拍出2,070,000元的高价;《月月见喜》先后于2010年北京保利秋拍和2011年山东天承秋拍中两次出现,前者以1,904,000元成交,一年的时间就陡升为4,370,000元,其市场潜力可想而知。

  对于这类题材,高健祥谈到:“王雪涛很喜欢画八哥,价格差别也很大,主要是看与何种花卉相搭配。如与普通花卉相配,价值为10万∕每平尺;如与松树、牡丹、梅花、桃花等搭配,价值可达30-50万元∕每平尺。喜鹊题材相对而言要高于八哥题材。”

  公鸡、雉鸡题材

  公鸡、雉鸡这类中型禽鸟具有“大吉”之寓意,特别是公鸡与鸡冠花相配更是无与伦比:“冠”通“官”,“冠上加冠”即为“官上加官”,象征步步高升。王雪涛于1981年创作的《冠上加冠图》曾先后三次亮相在北京容海、北京瀚海、银座国际等拍卖公司,并分别以1,495,000元、 1,552,500元、1,610,000元成交;创作于1978年的《葡萄双鸡》以1,792,000元成交;创作于1979年的《双吉图》在2013年山东天承拍卖以1,437,500元拍出;2013年6月保利一张《富贵大吉图》以1,207,500元成交。

  王雪涛此类题材均价在20-30万元∕每平尺。

  就装裱形式而言,最能代表王雪涛水平的是四条屏、多开的册页和手卷。或许是受到任伯年的影响,王雪涛很善于绘制条屏,其作品最高拍卖价格的前五位中条屏占了三位,而内容上不像张大千李苦禅那样通屏表现一个题材,而是一屏一奇,禽鸟、花卉、构图、设色都会尽量寻求变化,最大限度地展现王氏的平生所学。王雪涛个人独立完成的最高价位作品是作于五十年代晚期的《花鸟四条屏》,并于北京匡时以11,500,000元的高价拍出。如果说四条屏是展现王雪涛对整体的把握,手卷和册页正是他研究历代名家与个人精微气质的集中体现,2010年中美国际拍卖曾以11,000,000元的价格拍出他的《彩本写意花鸟》长卷。两件逾千万的作品足以说明藏家对此类作品的认可与追捧

  王雪涛真品、赝品知几何?

  王雪涛作品本应是一线大家的水准,但在如今的市场上只能算“二线画家的尾巴、三线画家的头”。究其原因,当然与后人的宣传有一定关系,另一个不可回避的因素即是王雪涛画作也是假画泛滥的“重灾区”。正如齐白石作品一样,越是人们喜爱的名家名作,造假的越多。因此,王雪涛绘画的辨伪问题显得尤为重要。

  牡丹的花瓣与花蕊:

  近现代书画收藏家尚学东谈得比较细致:“王雪涛画牡丹喜欢用洋红调白粉来画,颜色与白粉有一定的融合,花蕊是中黄而不是藤黄,这在他的纪录片中有很详细的描述,花瓣画得极深入又很有层次。很多造假者因为不熟悉程序,搞得很机械,用笔少了层次就没了,用笔多了又很腻。

  很多造假者不知道,王雪涛的牡丹不仅用洋红,还有一定比例的曙红和胭脂,特别是花瓣的暗面,因此,颜色极其沉稳。更难的是,颜色的叠加保持了一定的厚度。很多伪作只敢薄薄地画一层,一旦画厚了,就会露马脚。这种厚而不腻、沉稳且艳丽的表现法是作伪者最难攻克的技术。

  王雪涛勾叶筋完全不同于齐白石吴昌硕,后两者更多的是篆书笔法,而王氏则更接近于行草书的笔法,不是一勾到底而是笔断意连,点到为止,并且用来“醒线”的复笔很多,显得轻盈活泼,很接近自然中枝叶的状态,这一点也尤为重要。”

  禽鸟:

  王雪涛的禽鸟在造型上受清代的华喦和任伯年影响很大,他们二人在鸟类的造型上水平是数一数二的。王雪涛很好地继承了二人的优点,非常善于画动态中的鸟类,这要求画家对鸟类的生理结构和运动规律非常了解,这也是他的优势。很多造假者画个静态的八哥蹲在树枝上还可以,只要一画动的就露怯了,市面上的假画多是静态的。

  “在用笔用墨方面,王雪涛画的八哥等禽类很见笔,几笔下去,形就出来了,再用小碎笔小心收拾,形的处理是圆中带方,特别是头、颈、肩、背的衔接关系十分肯定利索。市面上的假画主要分成两类,一是用淡墨堆出来的,软塌塌、圆乎乎的一大片,干笔和湿墨没有过渡,这种仿品比较低级;还有一种比较高级的,用笔肯定,干湿适宜,也比较灵动,但缺乏对禽鸟羽毛质感的描绘,就会那么几下子,也很熟练,很多补笔不敢加,一加就腻了,而这恰恰是王雪涛厉害的地方,也正是他的画贴近自然、贴近生活的妙处。”

  “他画的公鸡、鹰、鸭等中型禽鸟,在表现身体时喜欢加入一定的胶,水多时产生出通透而整体的效果,很多伪作常常用小笔去堆砌,与真品效果差距很大。”尚学东补充说。

  款识

  想通过款识来分辨真假王雪涛的画并不容易。他的画不像齐白石李可染等人题写长跋或长诗,或是缀上“某某君嘱”、“某某先生正”之类的用语,基本上就是创作时间、创作地点和署名,画面透露的信息量小,这就增加了鉴赏难度。但他的属款与画面的用笔是极其统一的。

  著名鉴定家张津才谈到王雪涛时,很肯定地说:“近现代花鸟画,王雪涛首屈一指,而且文才也特别好,四十多时,几乎每画一诗。只不过打成右派以后,多用穷款避免是非。”

  王雪涛的入室弟子徐健就曾谈到:“题款和用印,雪涛先生自57年打成右派后题字很少,但位置从整个构图上看又是最恰当不过了,而且字体的结构,也与画面融为一体。简单的看,光‘雪涛’两字就能看出大概是何年代。雪老也自己打趣说:‘我的落款涛里面寸字的勾越长,越晚。’雪涛恩师是八十岁去世的,但在七十五时有一幅画却题成八十五,当时老师就算是八十五岁画的吧,就没有改。哪位收藏家见到这幅画千万别让年龄捉弄了。”

  王雪涛常用的一些印都是齐白石、陈半丁、贺孔才刻的,特别对齐白石所刻的几方情有独钟,如“老雪”、“千秋”、“瓦壶斋”等。

  王森然曾说过,王雪涛在小写意草虫的成就超过齐白石,并认为雪涛先生在中国画用色方面可谓首屈一指,如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如此高的评价不难预计其作品会有高歌猛进时代的到来,特别是山东藏家对王雪涛作品市场的大力支持。我们期待着这一天的早日到来。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