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 >>  书画鉴藏

季涛诉杨丹霞案开庭 功甫帖事件风波再起

核心提示:藏家刘益谦高价购得的《功甫帖》,被上博三位专家指出为赝品。  拍卖师季涛诉杨丹霞侵犯名誉权案昨开庭  ■6月19日再次开庭  “开门假”:古玩行术语,指某一件东西是低仿品假货,“一眼就能看出的傻瓜级别的...

藏家刘益谦高价购得的《功甫帖》,被上博三位专家指出为赝品。 藏家刘益谦高价购得的《功甫帖》,被上博三位专家指出为赝品

  拍卖师季涛诉杨丹霞侵犯名誉权案昨开庭

  ■ 6月19日再次开庭

  “开门假”:古玩行术语,指某一件东西是低仿品假货,“一眼就能看出的傻瓜级别的假”。

  昨日下午,拍卖师季涛诉故宫博物院书画部研究员杨丹霞案在北京朝阳法院奥运村法庭开庭,法庭并未当场宣判,将于6月19日再次开庭。

  杨丹霞昨日通过律师发表声明,介绍自己与《功甫帖》藏家刘益谦并非如其所说般没接触,在其竞拍《功甫帖》之前,她已转达看假意见,而在上博专家发表质疑文章后,刘益谦曾请她写质疑文章被拒绝。她之所以以微博小号斥责季涛,正是答应刘益谦不以故宫专家身份说话,但面对谣言希望说明事实的做法。

  季涛索赔3065元

  该案可看作自去年以来便聚讼不已的“《功甫帖》事件”的再度升级。去年藏家刘益谦购得《功甫帖》后,上博三位专家撰文称假,引发了一系列讨论,至今无定论。

  季涛,注册拍卖师,天问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此事件中曾发表多篇博客,对上博三位专家的说法,认为“政府有必要进一步强调和规定博物馆专家的职责,禁止专家到企业兼职;不许可以博物馆专家身份在市场上做鉴定和评估;出席在电视节目中的官方文物专家们应该多讲文物历史知识,避谈真伪和价格”。

  在去年12月25日的博文《上海博物馆三位专家为啥要质疑〈功甫帖〉真伪?》中,季涛甚至以张葱玉与徐邦达为例,将之上升为:“故宫书画鉴定权威与上海博物馆鉴定专家之间的分歧便一览无余地展现在社会面前!”并称:“说实在的,北宋的作品,谁也没亲见苏东坡写,真伪本来已经不是百分之百那么重要。”

  现为故宫博物院书画部研究员的杨丹霞,于今年1月11日在新浪微博注册小号“Mr让阿让”,以个人身份多次批评“土豪收藏家”与其“乏走狗”们,其中不乏“季走狗”(狗为iPhone输入的图形符号)的说法。

  因此,季涛方面认为杨丹霞具有主观故意,侵犯了季涛的名誉权,影响了他人对季涛的社会评价,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要求法院判令杨丹霞立即停止对季涛的侵害行为,删除新浪微博上针对季涛的侵权言论;在新浪微博首页上发表向季涛的道歉函;赔偿季涛经济损失3065元并承担诉讼费用。

  相对法律事件

  更像语言问题

  “此案相对法律事件,更像是语言使用的问题。诉辩双方最后的核心变成了‘走狗’一词是不是侮辱诽谤。”被告律师高明向早报记者介绍。高明认为,原告并没有举证其确有名誉受到损害的事实,而“Mr让阿让”,作为受关注度甚少的新用户,其言论之所以受到关注,是因为原告自己的宣传造势。

  “‘Mr让阿让所用的博客表达,很多都有出处典故。如让原告介怀并作为起诉依据的‘资本家的乏走狗’‘狂吠’,语出鲁迅先生的文章,这是入选中学教材的;《毛泽东选集》里也有‘大土豪、大劣绅、大军阀、大官僚、大买办们’是帝国主义的‘走狗’,我们可以认为这种批评的语言是被官方所认可的,不能构成侮辱。”

  高明指出,原告在其博客、微博中转发此案的相关信息,对于支持自己而贬低杨丹霞的回复,原告均表示了肯定、赞同和认可,但这类回复所用的语言口气尺度与情绪,与杨丹霞批评原告的如出一辙。“一个人判断和接受语言的标准应该是一致和一贯的。同样的语言,骂杨丹霞时原告拍手称快、点赞叫好,甚至转载发布;骂自己时便恼羞成怒,称自己名誉权被侵害求助于法律,既没有道理,也不光彩。”

  高明认为,原告并未举证证明其名誉确有被损害的事实,并且事实上原告的名誉没有受到被告行为的实际损害;被告微博的言论在正常的批评范围内,被告的行为不具有违法性;被告有此行为乃事出有因,批评原告是基于其作为文博界专家的责任和道德使命,在主观上没有过错。请求反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故宫专家曾看“开门假”

  昨日,杨丹霞通过律师发布说明。在说明中,她感谢了季涛,“是他的起诉打破了我对刘益谦承诺不公开表态的魔咒”,“让我把所知的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有机会跟大家说清楚,也借机让公众能够了解,到底是谁,一直在撒谎”。

  今年4月27日,刘益谦在应《成都商报》之邀的一次讲演时,多次提到杨丹霞“这么多天穿着马甲到处骂”。在读者提问如何看待季涛诉杨丹霞案时,刘益谦回答:“我和她没有接触多少次,她是故宫研究员,虽然比我小两岁,但平时主要是讲话,我估计可能是不是平时我没有注意这种怨恨的眼神,哀怨的眼神,可能是她由爱生恨,她甚至看到我背影她还会唱‘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她可能是这样。”

  此前藏家颜明曾发致刘益谦的公开信,称《功甫帖》拍卖前曾帮刘益谦咨询故宫和上博专家意见,并转达了专家一致看假的意见。而杨丹霞的说明中也提到在拍卖前,她已通过颜明转告刘益谦“不看真”,也与其顾问朱绍良多次表示疑点较多应当慎重。“凡是见过苏轼真迹的人、对宋代书法有研究的人、练过几年毛笔字的人,只要他的眼睛没毛病,平心静气、不带私心杂念来看这件《功甫帖》,其结论与我没什么不同。”

  至于两人的接触是否真如刘益谦所说的那么少,杨丹霞在说明中提到,上博专家文章发表后,刘益谦在今年元旦中午打了一个3700多秒的电话给她:“你说我怎么办呢杨老师?”杨丹霞建议退货,而刘益谦坚持:“不能退呀!我这个《功甫帖》买回来……交了进关的钱,我现在退,怎么退呀?”并建议将《功甫帖》送来,让杨丹霞写一篇质疑上博专家的论文,被杨丹霞所拒绝,“因为《功甫帖》是开门假(低仿)的东西”。

  答应刘益谦不以故宫专家

  身份发言而注册小号

  相对刘益谦在成都评论杨丹霞用马甲发言“整个人格都分裂了”,杨丹霞的解释是,正是因为刘益谦元旦那个电话,因为刘“啰嗦不停让我为他写文章”,闹得她与家人聚会的午饭都没吃成。她答应刘益谦虽不写文章,但也不在公开场合以“故宫杨丹霞”身份说《功甫帖》的不是。

  但随着事件发展,“网上陆续出现了李路平、季涛、朱绍良等人捏造、转发上博曾藏《功甫帖》、钟银兰老师故意说假的谣言”,“除了抹黑上博,有人企图将这种恶劣手段用到故宫”,杨丹霞认为“某些人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一定要说这件《功甫帖》就是真苏轼,也不关我事;但造谣可耻、可恶,必须要有人揭穿他们”。

  化名注册,在杨丹霞看来,“是答应刘益谦不公开以故宫专家的身份表态之后,我唯一能如实表达自己观点,并控制在最小范围内的方法”,“只是针对那些因《功甫帖》抹黑造谣的人和事,并希望只限于这个范围”,“但现在,我的好意似乎被解读、歪曲成道德败坏地穿马甲骂人了。”

  杨丹霞解释,自己斥责季涛的最初起因,是季涛称《功甫帖》是上博旧藏,“上博惹的祸要全国人民来收拾”等“故意抹黑”的行为。对于季涛提出的“强调和规定博物馆专家的职责”等论调,杨丹霞认为,此前许多博物馆专家在市场中发声并没有被季涛等所反对,只是这次,因为犯了“博物馆的专家只能对市场上的东西说真、说好,不能说假、说不好”的大忌,因此才被“抹黑搞臭”。

  “我的言行,非为一己之私,就像《悲惨世界》里的让阿让,虽然承受了种种别人不理解乃至污蔑的苦难,但他仍能求大义、守大德,他救助了比他更悲惨的生灵,使正义得到伸张。这,才是我选择这个文学人物为注册名的初衷。”杨丹霞解释。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相关报道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