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 >>  书画人物

靳尚谊:油画是工业化时代艺术

核心提示:2009年于新中国来说是一个历史节点,于中国美术书法界来说,也可说是一个重要节点,外在呈现的高中低各种美术书法活动活跃、艺术品市场逆势而上,内在显现的从理念到体制机制乃至大生态的深层变动,都颇值得回味返观...

2009年于新中国来说是一个历史节点,于中国美术书法界来说,也可说是一个重要节点,外在呈现的高中低各种美术书法活动活跃、艺术品市场逆势而上,内在显现的从理念到体制机制乃至大生态的深层变动,都颇值得回味返观。2010年及更远的以后如何接续去岁及之前的良好态势,如何从内外多方面进一步推动中国美术书法的良性发展,令人期待。本报特开辟“艺术面对面”栏目,通过与美术界、书法界重要人士的对话,总结过往,提前捕捉中国美术书法未来的潮流脉动。 

 
近日,中央美术学院素描60年展览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素描这个曾在上世纪70年代末引起过激烈争论的话题再次进入美术界视野。作为一个向西方学习的成果,同时也是现代中国美术创作和美术教育的基础环节,围绕在素描周围的讨论,从油画引入中国的第一天开始就没停止过,并且与20世纪中国美术的两大主题——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相互纠葛。如今,再议素描,并非旧事重提,更不是简单的讨论素描教学,而是以此为切入点,在一个全球化的视野中,在大多数西方美术学院已经不再教授包括素描在内传统技艺时,面对中国美术发展中传统画种依然占主导并且各方面强烈呼唤反映时代的精品力作的大背景下,回到起点、理清思路、规划未来,就此我们专访了中国美协名誉主席靳尚谊。 
 
记者:您说过教学中“素描解决的是水平问题,而不是风格的问题”。这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同时也有点疑惑,西方油画大家荷尔拜因和丢勒的素描都有很强的个人风格,这跟您说的是否有点矛盾呢? 
 
靳尚谊:这里面有个大背景需要了解。改革开放后,整个文艺界都对“左”的路线进行批判,反对“文革”时期单一的文艺形式。那个时候,邓小平同志已经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搞政治运动了。在文艺方针上,把为政治服务取消,只提为人民、为社会主义服务。但是广大群众在“文革”中压抑的情绪依然很强烈,很多人都在发牢骚,说以前太窄了,艺术家没有个性,现在要提倡个性,提倡创造,这就是要有风格;并且认为包括素描在内的基础不重要了,特别是写实基础、写实风格已经落后了。我们要学生上美院,是要他们打基础而不是创造风格。上学是为了提高绘画水平,至于风格,那是平等的。风格是从个性中来的,不是老师教出来的,老师可以引导你形成自己的风格,但是更重要的是提高你的水平。风格是画的过程中形成的,好的老师既可以帮你提高水平又能够帮你形成风格,而这些都是以后的事。素描,首先解决的是好与不好、生动与否的问题,个性不必多谈,也不需要过多提倡。西方也是这样,随着艺术的功能改变,才逐渐形成不同的风格。我们可以看到,西方所有的一流画家,素描都是好的,没有好的画家素描画不好的,这也说明素描是个基础水平问题。 
 
记者: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徐冰曾说素描可以让人从粗糙变得精致。这样说来,素描显然不仅是一个关乎创作的问题,您认为呢? 
 
靳尚谊素描里包含的内容很多,自然也涵盖徐冰说的使人变得精致了。为什么呢?因为有修养在里面。素描不仅仅是科学不科学、准确不准确的问题,还有生动不生动等,它的内容很宽泛。像老一辈画家徐悲鸿说的“尽精微、致广大,宁方勿圆、宁脏勿洁”,这都是素描问题。明暗转折要方不能圆,这是什么?是格调,素描要硬要结实,这是艺术修养的问题。此外,素描还包括画的构图、明暗、结构等构成问题,还要注意画面的韵律,综合说来,是科学性与艺术性的结合。但是“文革”后相当长一段时间,有一些人把素描看成是落后的、纯技术的问题,这是一种误导。 
 
记者:正如您说,素描如此重要。可是我们知道有很多西方的美术学院,已经不再教授包括素描在内的传统绘画技巧了。同时,最近也有人表示,油画的希望在中国,对此您怎么看?
 
靳尚谊油画的希望在中国?可以这么说也可以不这么说。油画是人家西方的画种,我们能学得像就不错了,这种说法缺乏科学性。只是说,现在西方暂时在学院里画油画的人少了,学校里面也不这么教了,但不是说他们就没有大师了,包括具象写实在内的领域也有相当不错的画家。 
 
其实,出现你说的这种情况,里面有个更深层次的东西我们需要清楚。油画是工业化时代的艺术,中国画大体是农业化时代的艺术,他们的高峰在那个时代。现在的西方已经完成工业化走向信息化了。因而,后现代、观念艺术比较流行,但这不是全部,绘画依然大量存在。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