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 >>  书画人物

孙佩苍藏品之谜

核心提示:一位民国官员蹊跷猝死,他收藏的西方名作此后几度散失,成为中国近代艺术史上最离奇的疑案之一《瞭望东方周刊》记者于晓伟/北京报道2014年11月4日,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会上,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

一位民国官员蹊跷猝死,他收藏的西方名作此后几度散失,成为中国近代艺术史上最离奇的疑案之一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于晓伟/北京报道

2014年11月4日,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会上,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中军以包括佣金在内的3.77亿元人民币,将梵高的《雏菊与罂粟花》收入囊中。这是迄今为止中国人唯一购得的19世纪欧洲艺术大师原作。

不过,就在上世纪中叶,一位名叫孙佩苍的民国官员,曾自费收购数十件欧洲经典油画真迹并带回中国。此后,他蹊跷猝死,包括这些西画真迹在内的诸多藏品随之遗失,成为中国近代艺术史上最离奇的疑案之一。

在一些因素掩盖下,孙佩苍被历史遗忘。时隔半个多世纪,他的孙子孙元开始寻找真相,要还原祖父的人生轨迹,藏品遗失过程是其中的重要部分。

除了填补民国美术史的某些空白,孙元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他希望自己的行为能启发更多寻找个案,“因为中国太需要恢复历史记忆了”。

西画东渐第一人

孙佩苍,又名孙沛苍、孙玉山,字禹珊、雨珊。1889年3月9日出生于辽宁抚顺。他先于1920年底赴法勤工俭学并兼有教育视察员身份,1930年12月又受南京政府委派,就任法国里昂中法大学校长等职务。

身在欧洲的孙佩苍购买了若干19~20世纪西方艺术大师的油画作品带回中国,并撰写了《世界美术史》,他也因此被称为“西画东渐第一人”。

藏于台湾的记录说孙佩苍“沉默寡言,崇尚道义,长于美术,有学者风,惟魄力较小,缺乏政治兴趣,对党忠实”,但他的收藏有特殊目的。

在《法兰西现代教育现状——孙佩苍报告》中,他认为美术与科学同等重要:“美术为教育之所重……深求之而至于专科,则其价值与科学并重。盖科学属于理,可用以改良物质,美术属于情,可用以发扬精神。”

孙佩苍的家资并不丰厚。但他第一次到欧洲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生活用品、食品价格高企,美术品却相对低廉,加之他多一份教育视察员的薪俸。

徐悲鸿的夫人蒋碧微在其所撰的《蒋碧微回忆录》中记述说:徐悲鸿那时看中了一幅画或者一件艺术品,问明价格,便先付一点定金,隔几天取的时候,“马克可能已经贬值好多倍了。与此同时,孙佩苍先生也搜购了不少好东西。”

孙佩苍留学期间带回国的画作先藏于东北,抗战后经北平转至上海。在里昂中法大学期间收藏的美术品中,部分在1942年参加成都美术协会举办的四川省第一届美术展览会。

然而很快,孙家得到孙佩苍“因胃疾逝世”的消息,另有一说是“因政治纷争被中统特务暗杀”。无论原因何在,参展藏品几乎全部遗失。

如当时四川省教育厅曾代垫部分丧葬费,就以“用《陈老莲画册》作抵押”为名扣下该册页,而孙佩苍长子即孙元的父亲虽力争缓期还款,无奈刚大学毕业,人微言轻。

“爷爷的一些同学、同乡甚至挚友也可能参与其中。”孙元说,“得以保全的只有徐悲鸿给我父亲的几幅国画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相关报道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