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 >>  书画人物

傅雷到底藏了黄宾虹多少幅画

核心提示:傅雷以翻译家、文艺评论家、文学家身份而名世,事实上,他也是一位艺术鉴赏家与收藏家。他与国画大家黄宾虹识于1935年,在其后20年的交往中,两位忘年交的交谊被视作艺坛佳话而广为传颂。而论及傅雷的艺术收藏,有一大部...

傅雷以翻译家、文艺评论家、文学家身份而名世,事实上,他也是一位艺术鉴赏家收藏家。他与国画大家黄宾虹识于1935年,在其后20年的交往中,两位忘年交的交谊被视作艺坛佳话而广为传颂。而论及傅雷的艺术收藏,有一大部分都是黄宾虹的精品。

弄清楚作为收藏家傅雷,对全面认识这位文化人的形象很重要。

傅雷到底藏了黄宾虹多少幅画

■溪亭清夏

傅雷到底藏了黄宾虹多少幅画

■桐庐山

傅雷到底藏了黄宾虹多少幅画

■寒璚水榭图 

傅雷到底藏了黄宾虹多少幅画傅雷到底藏了黄宾虹多少幅画
傅雷黄宾虹合影

■收藏周刊记者 韩帮文整理

对话

“外面人说黄宾虹精品都在傅雷那儿”

围绕着傅雷的收藏,有媒体对其儿子傅敏进行了采访。

记者:小时候你们家里的书画收藏也很丰富吧?

傅敏:也不是很丰富,很精的。比如我厅里的这幅是陈师曾的山水画,就是我父亲的收藏。

记者:比如说小时候跟着你父亲一起看的印象深的艺术收藏还有哪些?

傅敏:那就多了,黄宾虹的画作是最多的,外面人说黄宾虹精品都在傅雷那儿。黄宾虹那时是每几天来一封信。

艺术评论:据说信里常常夹一幅画?就送给你父亲了?

傅敏:对,他就觉得这种(交流)也好,他觉得我父亲懂他的画,他们俩相差45岁。

记者:后期是每个星期都通信,同时夹一幅画?

傅敏:不光是每个星期,你看那个日期就知道,往往是几天一封信。厅里挂的这几幅小画是黄宾虹最后的作品,那是抄家退还的,退来时只是叠着的四张,这是前年上海博物馆替我裱的,隐隐约约还可看到背面有抄家打印的编号。

记者:那时候他与你们谈黄宾虹吗?

傅敏:当然谈。就讲他的画,黄宾虹这个人,也是挺好的,他书法也好,画也好,他刻图章也好。

记者:黄宾虹论画强调“内美”,最早并不以画知名,他是学者,在上海也做过编辑,他的第一次展览就是你父亲张罗的。

傅敏:是的。我爸说,那时他四处云游啊,写生稿子不得了啊,上世纪80年代有一次我到浙江博物馆去,看黄宾虹的写生的作品,真是太丰富了。他真是才气横溢。

记者:那傅先生收藏这么多东西对你的人生之路以及后来的鉴赏有什么影响?

傅敏:当然有影响,所以我的眼光也太高了。比如说像李可染的一些作品我是就不喜欢。这都是受我父亲影响。现在的国画没有几张看得上眼的,就没底子没功夫。

记者:你觉得傅雷先生的艺术教育思想对你影响大吗?

傅敏:谈不上大不大,就是一种熏陶。

记者:就是潜移默化。你觉得他的艺术教育思想最重要的是什么?

傅敏:真。一切都是以真为本。人本身要真,你做事也要真,你画画也要真,不能弄虚作假,不能投机取巧。

逸闻

黄宾虹遗留下来四千件作品一开始捐不出去

1955年初,傅雷正忙于翻译巴尔扎克的《于絮尔·弥罗埃》,突然获悉黄宾虹病重。他马上写信给黄夫人宋若婴,致以问候,可惜信来得太迟了。当接到黄宾虹逝世的消息,傅雷再次致信宋若婴,表达未能在黄病重期间探望的遗憾,并寄以哀思。

傅雷紧张地、几乎是与世隔绝地投入到他的工作中,这使他无法亲赴杭州。不过他还是尽力帮助宋若婴处理黄宾虹的身后事,包括整理黄宾虹数量巨大的画作和古代收藏品

3月27日,傅雷写信给身在华沙的傅聪,谈及黄宾虹的去世:黄宾虹先生于本月二十五日在杭患胃癌逝世,享寿九十二岁。以艺术家而论,我们希望他活到一百岁呢。去冬我身体不好,中间摔了一跤,很少和他通信;只是在十一月初到杭州去,连续在他家看了二天画,还替他拍了照,不料竟成永诀。听说他病中还在记挂我,跟不认识我的人提到我。我听了非常难过,得信之日,一晚没睡好。

黄宾虹的葬礼上,家属准备的发言,由黄宾虹长子黄用明读出,说明将艺术家的全部收藏捐献给国家。遗赠中有超过一万件物品,包括黄宾虹约四千幅作品,还有他的藏书、信件、手稿,以及他收藏的古董

这批遗赠最先捐给黄宾虹曾经任教的华东美术学院,但被拒绝了。多个月之后,仍然未能找到黄宾虹遗赠的接收机构。直到1956年,浙江省政府宣布计划将黄宾虹故居建成纪念馆,但计划并未实行,杭州当地政府也迟迟未开始建造黄宾虹的墓地。黄宾虹遗孀宋若婴为此感到忧心,并联系了傅雷傅雷代表她向浙江省文化局局长、翻译家黄源写了一封长信,详细地一一提出这些问题。

他代表黄宾虹的遗孀和家人,要求让他们获得应有的尊重,并要求政府理解黄宾虹成就的重要性,以及他艺术遗产的价值。傅雷的信产生了他期待的效果。1957年末,黄宾虹纪念馆对公众开放了;第二年,也就是黄宾虹逝世三周年之际,经上级批准,他的收藏正式由浙江博物馆接收。

简介

傅雷(1908-1966)

字怒安,号怒庵。生于原江苏省南汇县下沙乡(现浦东新区航头镇)。中国现代著名翻译家、作家、教育家、艺术评论家。

疑问

傅雷一生收藏过千艺术品

傅雷到底收藏了多少幅黄宾虹的画,他仅仅收藏黄宾虹的作品吗?对此,澳籍学者罗清奇在《有朋自远方来:傅雷黄宾虹的艺术情谊》(中西书局2015年版)中有详细披露:

上海市文化遗产与书籍管理处,根据上海音乐学院提供的信息,列出了一张包括傅雷和朱梅馥遗物在内的充公物品清单。文件上的日期是1967年底,即傅雷夫妇去世后一年。文件有129页,上面列出了99件古董、1050件艺术品、6730本书和167件个人物品。一份“充公古董书籍列表”上,记载了更详细的信息:206幅字画、42件青铜器、972件瓷器、18件玉器和石器、45件竹木制品、4件象牙制品、6件墨条、16块墨、47把折扇、5个画框、5915本书和60份损坏的书籍文件。

列表上盖有“上海音乐学院‘文革’联络站”和“上海音乐学院充公物品处理小组”的公章。

黄宾虹的作品到底有多少呢?罗清奇说:“根据家人的记录,傅雷收藏的黄宾虹作品共计有137幅画作和8套册页。”

罗清奇继续在书中说:“傅聪记得他曾收到过文化部门的信件,请他去领回父母的物品。当他在1979年重访上海时,曾去过一个存放充公艺术品的仓库。当时有地位的人,被允许任意带走想要的东西,作为补偿。傅聪描述道,那简直像一个疯人院,人们像盗贼一样贪婪地四处搜掠。傅聪实在感到恶心,觉得这种行为延续了此前的混乱与耻辱,于是径自离开了。”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相关报道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