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 >>  书画人物

议价不只是故事

核心提示:蒋碧薇致端木恺信件▲沈钧儒致蒋碧薇信件“五十幅徐悲鸿所藏古画”的条款并未在端木恺与沈钧儒的信件当中出现”■张逸良“徐先生到得很早,他神情颓丧,脸色苍白,手里拎着一只重庆流行的粗布口袋,那里面盛着一百万...

蒋碧薇致端木恺信件

▲沈钧儒致蒋碧薇信件

“五十幅徐悲鸿所藏古画”的条款并未在端木恺与沈钧儒的信件当中出现”

■张逸良

“徐先生到得很早,他神情颓丧,脸色苍白,手里拎着一只重庆流行的粗布口袋,那里面盛着一百万块钱和一卷不曾裱过的画,自始至终他一直低着头,四点多钟的时候,有关人士签字盖章完毕。”

从一场说走就走的私奔,到最后的“累觉不爱”,徐悲鸿蒋碧薇故事似乎永远都有解不开的谜。特别是他们的离婚谈判,经历了一段颇为曲折的过程,其中一些细节并不清晰。最近一批关于徐、蒋离婚的信件流出,向人们道出了事件的原委。徐悲鸿蒋碧薇在各项离婚条件之间的周旋与博弈,还原了国画巨匠为琐事烦恼的另一面,“人艰不拆”又不得不拆了。

徐悲鸿蒋碧薇的离婚谈判是由沈钧儒和端木恺两位大律师代为出面的。蒋碧薇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提到:1944年徐悲鸿委托沈钧儒向她提出进行离婚谈判,她随即委托端木恺向对方提出离婚条件“赡养费一百万元以及徐悲鸿画作一百幅”。这是双方最初谈判提出的条件,1945年底徐、蒋签字离婚的时候,赡养费仍是一百万元,画作的数量则减到了五十幅。

原来在蒋碧薇的条件提出后,徐悲鸿委托沈钧儒进一步进行协商,表示只能拿出现金三十万,画作五十幅,至于蒋碧薇提出的要求在当下实在难以达成:“敬希转商蒋女士鄙意并宜使悲鸿先生易于办到,方能期此事早得解决也……”而在徐悲鸿的学生张安治回复师母蒋碧薇的信中透露,徐悲鸿在此后对于一百万的抚养费并无异议,但只希望给予画作三十幅,经协调才同意将画作数量增加至五十幅。廖静文曾经回忆:“为了还清蒋碧薇索要的画债,悲鸿当时日夜作画。他习惯站着作画,不久就高血压与肾炎并发,病危住院了。”可见当时蒋碧薇的条件有些“狮子大开口”,令徐悲鸿一时难以招架。

徐悲鸿蒋碧薇的另一处分歧,集中在两个孩子的教育费用数额上。端木恺与沈钧儒二人就两个孩子的教育费用上多有交锋,始终无法达成一个详细的数额。沈钧儒为让谈判能够顺利进行,便四处打听当时教育费用的行情价,自己做主向蒋碧薇提供了四十到五十万一年的报价。时值抗日战争时期,生活动荡,徐悲鸿只在中央大学美术系任职,一个月也就两万多元薪水,这个价格显然不能让他接受,沈钧儒只能致信向蒋碧薇说明情况,这让蒋碧薇感到不满,差点致使谈判中断。

抗战胜利之后,端木恺准备回到上海赴职,便想促成事件尽快解决,加之蒋碧薇也不想再拖延,遂于1945年到重庆与沈钧儒亲自面谈这件事。经过商谈,蒋碧薇接受了徐悲鸿按月支付女儿教育费的条件,并在当年年底签字正式离婚。

至此,徐悲鸿蒋碧薇离婚的真实境况水落石出,诸如“五十幅徐悲鸿所藏古画”的条款并未在端木恺与沈钧儒的信件当中出现,也可大致表明之前一些民间传说的真伪。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