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博物馆院

张丽:对故宫将要办班的一些小忧虑

核心提示:  近几日,有媒体报道,在台北参加“乾隆特展”的北京故宫[微博]博物院院长单霁翔透露将开门办学,建“故宫学院”。最大限度地发挥博物馆的社会教育功能。除内部各项培训,面向业界和社会教学。单霁翔对此明确表示...

  近几日,有媒体报道,在台北参加“乾隆特展”的北京故宫[微博]博物院院长单霁翔透露将开门办学,建“故宫学院”。最大限度地发挥博物馆的社会教育功能。除内部各项培训,面向业界和社会教学。单霁翔对此明确表示,将来故宫的培训,比如“鉴定培训”,是大量故宫专家学者把其一生的知识积累拿出来,教给大家如何提升对文物的鉴赏能力、理解能力,而不是直接看“值多少钱”。所有的培训都基于故宫学院非营利性的特点运营。此外,故宫出版社也已申请到国家社会艺术水平等级考试书画类的资格,建立面向全国书画学习者的技能培训与测评系统,中国的书法和绘画也将像英语、弹钢琴一样设置不同的级别,有关考级的相关培训也有望在故宫学院举办。

  对故宫,不仅北京人、全国人民乃至华人界大概都有着深厚的感情。“宫里出来的”,无论何时何地,在对某人某物进行介绍时,加上这个前缀,立马高端大气起来。但令人郁闷的是,在去年、前年发生的很多起关于文物鉴定的纠纷中,人们不无惊诧地也看到“宫里出来的专家”的身影。以至于故宫官方发表声明撕掳这其中的关系,以正视听。再加上2011年,失窃门、错字门、会所门、哥窑门、瞒报门、屏风门、拍卖门、封口门、古籍门、逃税门的“十重门”事件,热爱故宫的人不由得对故宫的任何举动都倍加关心。所谓爱之深责之切,大抵就是如此。

  对考级,恐怕很多人、很多家庭都有一部“血泪史”。能分级的要考,不能分级的创造分级也要考。考试就要培训,培训就要花钱花钱就得有学校,有学校就能让办班的人赚钱……最后,整个链条滚滚开动就能贡献GDP。当然,处在这条食物链最底层的,莫过于辛苦奔波的考级人士——大部分是同学,默默贡献的是望子成龙的家长们。

  所以,对于故宫这么神圣的一个单位,也欲进入“考级界”这件事,人们心生疑窦是情有可原的。虽然新闻中强调了“非营利性培训”这个概念,但似乎更多是在鉴赏方面。对中国书法绘画开展考级培训的消息,故宫方面似乎应该进一步详加解释,到底营利不营利?是不是要打造出一个“当代宫廷派馆阁体”?另外,国画和书法,怎么个分级法?谁来决定分级,是不是请宫里的专家先把藏品都按照“英语、弹钢琴”那样分出一个样板来?也让大家知道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相当于英语几级、钢琴几等。

  归根到底,故宫办班是好事,但办分级考试的班似乎并不是当务之急。有消息说,故宫的家底还没彻底摸清,完整的藏品目录也没问世。更有吓人的传言说有些珍贵文物在库房里亟待整理,否则后果堪忧。而另一方面,故宫如何强化安保、应对各阶层游客也是需要常抓不懈的工作。这些都比办班显得更重要、更紧迫。

  (原标题:对故宫将要办班的一些小忧虑)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