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核雕

一颗核桃的财富神话

核心提示:  盛夏8月,立秋刚过。  胡海泉从河北回到苦夏中的杭州,筹到一笔钱后,马不停蹄地奔向河北涞水县——8月下旬到9月下旬,这一个月决定着他整年的收成:是吃香喝辣还是清汤寡水,在胡海泉眼中取决于自己瞄准了几...

  盛夏8月,立秋刚过。

  胡海泉从河北回到苦夏中的杭州,筹到一笔钱后,马不停蹄地奔向河北涞水县——8月下旬到9月下旬,这一个月决定着他整年的收成:是吃香喝辣还是清汤寡水,在胡海泉眼中取决于自己瞄准了几棵树,盯牢了哪几颗青果。

  类似胡海泉这样赶往河北的生意人只贩卖一样东西,这种东西叫“麻核桃”(又称文玩核桃,以下某些表述简称核桃)。核桃在古玩行中只能算是小品种,随着长时间的把玩,核桃的色泽逐渐变红,最终呈现玛瑙色,因此成为收藏的一种。

  不过在水很深的收藏界,玩核桃的人在以前并不算多。可最近这一两年,这个群体却急速地膨胀起来——目前杭州玩核桃的人已经扩容至上万人。这背后,是疯涨的核桃价格:上世纪末还只卖5元/公斤的核桃现在动辄数千,甚至上万元一对,顶级品甚至能卖出一辆车的价钱(十几万)。

  一颗核桃的财富神话是怎么形成的?是核桃本身的收藏价值,还是掮客的层层加码,亦或是人为炒作的泡沫?

  3.5万赌来的

  一对“青皮”

  一转手卖了13万

  麻核桃几乎没有食用价值,把玩是它的价值核心;而时时在手中盘玩这些核桃的人,在行内被称为“盘客”。随着核桃价格的节节攀升,目前杭州的盘客数量也正水涨船高,其中一部分也当起了掮客。

  刘波(化名)在杭州有一家名为“核记”的店铺,陈列在柜台上的除了上百件身型很小的橄榄核雕,还有五六十对体型更大的核桃。在他嘴里,核桃的那点事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今年的价格是有点疯的,比去年上涨一倍多。”刘波说,同样的一对核桃,去年的进价如果是5000块,今年没有1万是买不进来的。“价格低的核桃反而相对难卖,价格在5000以上的基本上是货到款至。”

  刘波玩核桃有近十年光景,开始只是纯玩,后来干脆做起了这门生意,正是瞅准了里面的商机:涨的不仅仅是高价核桃,即使是那些以往没人要的“地摊货”现在也正以200元~1000元不等的价格出售。“特别好的一般都不会放在门店,顾客可以看到照片,意向谈得差不多了再看实物。”

  今年核桃的蹦极式价格在另一名杭州掮客王江敏处也得到了证实:今年的核桃刚刚下树,他已经赚了一套房。“杭州人只对高档核桃感兴趣,今年我总共卖了7对,2对回本,5对净赚。”

  他不愿具体说这5对核桃卖了多少钱,但就是今年的“收成”使得他有能力买房——8月16日,他在杭州老余杭镇相中了一套83平米的房子,交了60%的首付。“价格涨得高是前提,只有这样,拿到好核桃时才能赚钱。”

  说起自己最近得意的一笔买卖,他禁不住有些骄傲于自己的运气:以3.5万从河北“赌”来的一对青皮(没有剥去核桃青色外壳的果子),竟然是一对直径5.34厘米的“官帽”(核桃的一个品种,相对稀少),一转手卖了13万。

  “当时之所以敢出三万五,就是综合考虑了今年核桃的疯涨行情。现在至少有10多个人主动找到我,要求我帮其物色类似的极品核桃,价格他们不在意。”

  为给一颗核桃配对

  有人花了

  好几年时间

  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的5元/公斤,到后来的上百元,再到现在的上千元甚至上万、十几万/对,短短十五年,原本不起眼的核桃,十多年间身价暴涨

  经刘波介绍,记者认识了杭州的核桃玩家苏俊康,他从2000年开始玩到现在已经十多年,算是老资格了。“自己玩的核桃最好直接去山里农家买,他们知道哪里有野核桃树,价格可能只有杭州本地市场的三成甚至更低。”

  他说自己玩的几对核桃基本上都是跑去河北买的。“五六年前花10元在一个村口路边买的一对闷尖狮子头,现在的价格少说5000元以上。”

  苏俊康几乎每年都会在白露前后去趟河北或者北京,钱不会带太多,2万以内。“太高档的,不是我们玩得起的,能捡漏则好,捡不到也不失落。”

  今年他已经出手过。在杭州,买了32个青皮,310元一个,是预先向中间人预定的。“剥了外壳,刷了嵌在纹路里的杂物,比预想的差,但也有小利。”

  不过苏俊康也坦言,这条路并不好走。“这几年野生的核桃树越来越少,加上树龄大了结的核桃质量也不好,所以多了很多人工嫁接的品种,出来的个头都很大。但是这样的核桃比较轻,拿在手里发飘,不够瓷实,可能把玩一段时间会缩水。”

  在他看来,核桃和别的收藏不同,最特别的就是需要配对。“别看现在玩家手上都是一对一对挺顺眼的,其实当时他们配对时不知花了多少心血。我曾经为了给一个4.5厘米的公子帽配对,选了足有半卡车的核桃,才找到一个合适的。有的人为了配对,甚至需要花上几年时间。”

  苏俊康说,一对被盘成红色的核桃和原先的相比,价格上可能会增加几倍甚至十几倍。正是这样巨大的价格差,让越来越多的人踏进这个圈子。“核桃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动态收藏,好的核桃是基础,把玩则是关键。有很多玩家刚开始就买很好的狮子头和鸡心,结果不会料理,一个个不是黄尖阴皮,就是开裂长虫。这是水磨功夫,不能操之过急,我遇到过玩家想让核桃早日变红,就拿红酒来泡,别说,还真红了,只是几天之后就开始变涩,得不偿失啊。”

  原来千把人的游戏

  现在仅杭州

  就有盘客上万

  核桃毕竟不是真正的文物,而且年年再生,为什么最近疯涨了呢?

  有业内人士列出了三个关键词:稀有度、玩家心态和炒作

  家住杭州老余杭的余先生把核桃比作书画。“在我看来,书画家就好比一棵核桃树,而他们的作品就好比一个个核桃。关键还是要看核桃本身的质量怎么样,稀少的核桃不仅可以盘玩,而且玩家通过盘玩还可以使之产生附加价值。”

  杭州究竟有多少人在盘核桃,谁也说不清楚。从刘波的核桃成交量来看,最近几年拉出了一条明显的阳线。“五六年前我开店时,9月~12月的3个月里能卖掉20对核桃就不错了。”

  现在的状况完全不同了:2011年他卖了约180对核桃,2012年卖了约800对,今年的核桃尽管刚下树,但已经卖出约300对。他预计到年底能卖1000对。

  “前几年,核桃基本上都只出现在收藏市场,盘来玩去可能也就是个千把人的游戏,最近一两年,这个群体明显增加。”省收藏协会副秘书长王玉说,现在几乎每一个收藏市场都有人在做核桃生意,有地摊也有固定门店,白露时节光杭州地区每天成交数就不会低于50对。他说省收藏协会也没有具体统计过盘客数量,但预计杭州盘客不会少于万人,省内预计不会少于5万人。

  核桃的价格被炒得如此之高,那接棒的人都是谁?这些高价核桃都去了哪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大部分还是深爱此道的盘客买单收藏了,不过一些上万的高档核桃已经成为一种高档的文化礼品,渐渐在送礼时流行起来了。“就像当年的普洱一样,很多人买去是准备送人用的。”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