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核雕

青岛文玩核桃收藏火爆 包树一年36万极品果18万

核心提示:资料图  在很多人眼中,核桃是食材;然而,有一类核桃,却以其昂贵的身价鹤立鸡群,与众不同,这就是文玩核桃。近几年,随着岛城杂项收藏的日渐火爆,文玩核桃也逐渐为诸多雅士所好。或是为了强身益智,或是为了表...

资料图 资料图

  在很多人眼中,核桃是食材;然而,有一类核桃,却以其昂贵的身价鹤立鸡群,与众不同,这就是文玩核桃。近几年,随着岛城杂项收藏的日渐火爆,文玩核桃也逐渐为诸多雅士所好。或是为了强身益智,或是为了表现身份,或是为了追古思贤,总之,手中把玩一对上讲的文玩核桃,已经成为很多岛城人士的习惯,而其中不少人,则是相中了文玩核桃背后隐藏的投资价值。“文玩核桃,玩的是风雅,品的是意境,如果单纯想着收藏投资,那就俗了。”文玩核桃鉴赏专家宫志刚对记者说。

  一对核桃动辄上千元

  一边翻阅着民国时期的木板心经,一边把玩着一对核桃,当记者在昌乐路文化市场见到宫志刚时,他正惬意地享受着这份雅静时光,而他手中的这对文玩核桃,是花600元购买的一对虎头核桃,如今已经在手里盘了大约半年时间。“‘盘’是行话,就是不断对文玩核桃进行把玩。”宫志刚向记者展示的这对盘过半年的核桃成色与市场所见的食用核桃大相径庭,外形圆润、纹理深刻不说,就连颜色也呈现出一种棕红色,而且有一种玉石般的光泽。“这就是文玩核桃与一般核桃最大的区别。”宫志刚告诉记者,从唐宋时期开始,就有把玩核桃的传统,然而真正风靡一时,则要说清代八旗。当时的北京城里,玩核桃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时尚,有“武玩铁球,文玩核桃”的说法,而文玩核桃的名字也就这样传承了下来。

  与陶瓷、字画、雕件不同的是,文玩核桃的妙处在于自然天成,其价值和品质完全依赖自然长成的形状。“总体来说,文玩核桃收藏价值就在它的外形,讲究纹理深刻,形态美观,而且要配对周正。”宫志刚介绍说,自己这对600元的虎头核桃文玩核桃的一种,单纯从价格来说,只能算是低档货,然而这里又要提到文玩核桃的另外一个特性,就是其日久价高的升值能力。“一对600块钱的文玩核桃,你要是能够把玩上几年,放到市场上就可能值上千元,这也是文玩核桃的一大特色。”宫志刚介绍说,文玩核桃的特殊质地似石非石,在经过了人手的长时间把玩揉搓之后,质地就会发生一系列的变化,“虽然现在还没有人能从原理上来分析这种质地变化,但大体而言,文玩核桃经过人手把玩之后,外皮会在不断摩擦和油脂浸润当中逐渐瓷化,从而呈现出一种类似玛瑙的宝光。”宫志刚说,把玩越久,文玩核桃就越值钱,“像我这对核桃,每天把玩大约三个小时,已经坚持了大约半年,目前价格已经远不止600元了。”

  然而,宫志刚并不认可将把玩核桃作为投资发财的手段,“文玩核桃本身就是一件雅物,你把玩时间长了,自然就对核桃上心了,也就不舍得卖掉了。”宫志刚说,曾经有人出1000元想买他的这对核桃,但他并不打算出手。

  岛城“核桃风”渐盛

  在收藏爱好者郝罡的杂项收藏中,有十几个超过50年的老核桃,都是他在青岛地区收到的。“很早的时候,青岛人就有玩核桃的习惯,但当时并不上讲,玩的大多也是最便宜的楸子。”郝罡告诉记者,在他收藏的老核桃当中,有八成都是楸子。楸子属于麻核桃的一种,由于产量较大而且外形较差,属于低档文玩核桃,“把玩几十年的核桃,但凡是品质好一些的,比如虎头、官帽等,身价都不会低了,相对而言,楸子这类低档核桃当中,几十年的老核桃就比较常见了。”

  郝罡告诉记者,青岛人把玩文玩核桃真正火起来,只是四五年的事情。“文玩核桃曾经沉寂过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在2010年再度焕发生机。”郝罡介绍说,当年故宫博物院高价收藏了一对从清朝贝勒爷手中流传下来的文玩核桃,直接引爆了中国的文玩核桃市场,使得这种原本属于小众收藏的杂项玩意,逐渐成为了大众“情人”。文玩核桃素有“百里挑一,万中成对”的说话,一对品相上乘、血统纯正而且配对周正的好核桃,市场价格非常高,“上千元的属于中档核桃,几万元的也不算是高端,有些核桃价格甚至在十几万元以上。”

  文玩核桃如何定价?郝罡介绍说,首先是看核桃的品种,“比如河北涿鹿出产的南将石狮子头,或者北京出产的四座树狮子头,其身价就不是东北的铁楸子能够比的。”据介绍,目前市场最流行的有四大类核桃,分别是狮子头、虎头、官帽和公子帽,被称为“四大名核桃”,大体而言狮子头价格最高,然而不同品种的核桃又根据产地有高低之分,以狮子头为例,南将石老树狮子头当属其中精品,市场价格最高,而河北涞水白狮子头虽然外形类似,但由于产地和品质原因,价格就略逊一筹。

  而同一种文玩核桃,则根据其品相、大小来定价。“文玩核桃定价要测量它的直径大小,往往直径差1毫米,价格就相差几十倍。”郝罡介绍说,同样是狮子头,直径为39毫米一对价格顶多几百元;超过40毫米的就算是上讲的核桃,价格起步也要上千元;如果直径超过45毫米,则要算是“宝核桃”了,其身价则动辄上万元,甚至十几万元。

  6000元买回“塑料货”

  “核桃扳指、笼中鸟”,曾被称作清代贝勒爷的手中三宝,而核桃则是三宝之首。由于其健身益智的功效,以及风雅大气的玩风,文玩核桃已经成为了不少岛城市民的“手中宝”。

  一对南将石狮子头、一对满天星、一对盘龙狮子头、虎头和公子帽若干,这是孙友(化名)的全部收藏。“我不是买卖文玩核桃的,这几对纯粹是我自己把玩的。”孙友告诉记者,从2008年开始,他就把玩文玩核桃,最初的想法还是看重玩核桃的健身功效,与杂项收藏无关。“我的第一对核桃是别人送的一对苹果园狮子头。”孙友说,当时这对苹果园狮子头市场价格就要几千元,由于其外形浑圆,把玩之后上色很快,颜色近于苹果红色,因此得名,也属于较为名贵的文玩核桃之一。一上手,孙友就被这对文玩核桃所吸引,一玩就是将近一年时间,看着核桃从棕黄逐渐变为纯红,外皮也渐渐荧光透亮,孙友将其视为珍宝,“到现在,我还经常把玩这对苹果园狮子头。”

  随着对文玩核桃的了解越发深入,孙友的“胃口”也越来越大,此后他先后购买过七八对核桃,当中也难免交过“学费”。“我曾经在昌乐路的路边摊上看到一对异形核桃,当时老板叫价8000块钱。”孙友说,异形核桃文玩核桃当中的极品,他所看到的这对是“三棱核桃”,而且目测个头不小,“当时我也产生过怀疑,品相这么好的‘三棱’一般都要几万元,他卖得实在有点便宜,但我反复查看都没发现破绽。”最后,孙友以6000元买下了这对核桃,回家把玩之下,依然难以解除自己的怀疑,于是找到了行家鉴定。“最后结果是,这对核桃根本就是塑料做的,一钱不值。”孙友说,之后他又先后购买过几对核桃,也曾看走眼高价买到便宜货,但这一路走来,收获和欢喜还是多于尴尬和懊恼。如今,孙友手中最贵的,当属一对以15000元从北京五里河买的南将石狮子头。

  “这几年,文玩核桃的价格是有所下降,但与此同时,普及率则在不断提升。”孙友认为,文玩核桃本身就应该属于大众化收藏品,其价格也应逐渐归于市民化,在档次差距拉开的同时,满足大众消费的需求,“我并不提倡把玩核桃当做投资的一种方式,还是希望更多的人能够领略到文玩核桃的魅力。”

  新闻随感

  岛城核桃圈越玩越健康

  在记者采访中所接触的文玩核桃爱好者,既有坐拥千万资产的公司老总,也有政府部门或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更多的则是雅好杂项古玩的民间玩友。“在2010年之前,文玩核桃是‘价高和寡’,圈子并不大,大部分都是乐于此道的玩友。”郝罡告诉记者,作为一种民俗娱乐,文玩核桃一直是受到大众喜乐的民间娱乐项目,但由于地域特性及生活习惯的影响,在青岛地区曾经沉寂过很长一段时间。“山东本地并不是文玩核桃的主产地区。”郝罡介绍说,随着文玩核桃在2008年之后日渐热门,“青岛文玩核桃热度,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京畿地区的带动。”

  对于最近两年文玩核桃玩家的变化,青岛某建筑公司项目部经理孙友认为,正在向着一个健康的方向发展。“以前玩文玩核桃的,很多不是因为爱好,而是盯着投机利润来的,所以玩友圈子比较杂。”孙友表示,从2010年以来,文玩核桃圈子也在经历着大浪淘沙的过程,随着文玩核桃投资水分逐渐被挤压,文玩核桃玩友的素质也得到了一定提升。

  文玩核桃渐归理性

  从“包树”、“包杈”到“赌青皮”,文玩核桃的一路充满着投机、浮躁和风险,在人们充斥着血丝的眼中,“杀鸡取卵”的炒作之风正在破坏着文玩核桃的产业发展。而与文玩核桃打了二十多年交道的刘杰,坦然面对着文玩核桃的起起落落,“最近一年多时间,文玩核桃价格回落了很多,这证明文玩核桃正在回归理性。”

  对于古玩炒作,刘杰是深恶痛绝的,“让商人一炒作,短时间内这类古玩肯定会身价倍增,但很快就沉寂下来,对行业发展是非常不利的。”刘杰说,从2008年开始,国内文玩核桃开始逐渐火起来,直到2010年,文玩核桃出现了一轮爆炸式的发展,各地争种文玩核桃,原先几百元的核桃爆炒到几千元甚至上万元。“当时整个产业都非常浮躁,很多人为了找老核桃树,在深山里一转就是几天,找到之后也不好好照顾,而是掐根树杈之后,把老树整棵毁掉。”刘杰说,自2012年以来,随着总产量的快速上升,文玩核桃的整体价格在不断回落。

  对于这种价格缩水,岛城文玩核桃爱好者孙友认为是一件“好事”。“过去炒作得太厉害,不管好孬,只要是文玩核桃就敢要高价;现在价格回归理性了,好的坏的就能够分出来了。”孙友说,尤其是从2012年开始,许多品质较差的文玩核桃品种,已经明显出现了乏力的现象,“根本不值那个钱,现在市场饱和了,竞争激烈了,这些核桃首先就要被淘汰。”与之相对的,狮子头、虎头、官帽、公子帽之类的精品,价格相对“抗跌”,如正宗南将老树石狮子头,价格基本没有下跌,“这样文玩核桃的优劣才能区分开,市场才真正进入理性发展。”同时,孙友表示,这对文玩核桃的“去伪存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现在市场上太多假货了,文玩核桃造假的手段也非常多,有用工业染料改色的,有以次充好的,有的甚至用塑料或树脂做的假核桃,这些都很难用肉眼来分辨。”

  如何打假保真,也是刘杰一直在考虑的事情。就在记者采访的当天,河北文玩核桃协会的专家也来到了刘杰家中,“现在行业协会牵头,我们准备给南将石老树核桃上身份证,每一个南将石老树核桃都配上防伪二维码。”刘杰说,打假任重道远,没有政府和行会牵头,个人是很难完成的。

  一路豪赌谁是赢家

  记者探访河北赌树现场:一棵老树包一年需36万元

  一对文玩核桃,市场价格的极限到底在哪里?日前,记者在河北省涿鹿县南将石村,见到了目前国内在售的价格最贵的一对核桃——标价18万元。从产地一路寻来,文玩核桃的世界俨然是一场“豪赌”,包杈、包树到大众化的“赌青皮”,让风雅的文玩核桃沾染上了铜臭味。

  而在价格疯狂的背后,则是过度炒作所带来的危机。对此,行内知名人士、南将石“老树”树主刘杰认为,文玩核桃回归理性已是大势所趋,整顿市场秩序、防伪打假将成为整个文玩核桃市场发展的重要保障。 赌果:6年等来一对宝贝

  在品类众多的文玩核桃当中,南将石“狮子头”无疑是最为著名的一类。凭着其闷尖、矮桩、深纹、窝头形的独特造型,以及坠手、厚重的材质,南将石狮子头成为了文玩核桃中的精品,其市场价格也是屡创纪录。南将石“狮子头”之所以身价名贵,还与其血统纯正有关。据了解,目前国内有确证的百年以上核桃树,只有南将石村的一棵400年的核桃树,“老树核桃”之名也是由此而来。刘杰则是这棵核桃老树的树主之一。为了追溯文玩核桃的产业链条,日前,记者来到了这个位于河北涿鹿县域内的小山村。

  即便是在涿鹿县,想要找到前往南将石村的车也是非常困难的。“那个地方太偏僻了,而且全程都是山路,非常危险。”在涿鹿县的一家名叫合符轩的古玩店里,店主闫仲生告诉记者,当地的古玩店几乎家家都在卖南将石狮子头,“我们这里离北京很近,所以来客中一半以上是北京人,其中还有不少是明星大腕。”在闫仲生背后,挂着他与侯耀华的一张合影。闫仲生说,侯耀华曾在他这里购买过几对单价千元以上的南将石核桃

  由于连日大雨,南将石村所在的山区因山体滑坡危险而禁行一日,7月26日,记者终于乘坐着当地人的面包车,前往南将石村。沿着九曲十八弯的山路行驶了约一个半小时,终于来到了这个藏身于茫茫大山之中的“核桃之乡”。在乡民的指引下,记者找到了南将石老树树主刘杰的家。这是一处普通的农村四合院,里面却存放着上百对南将石狮子头精品。“我这里全都是精品,品相或大小不行的,都让各地的核桃商人买走了。”刘杰年龄五十开外,黝黑的脸色不失农民本色,在他展示的南将石狮子头中,最便宜的一对也要2000元,“这都是40毫米以上的精品文玩核桃,也是我多年来的珍藏。”

  当刘杰拿出他最珍贵的一对核桃时,记者也被其硕大的个头所震撼。“两个核桃,一个直径60毫米,另一个是59毫米。”刘杰展示的是一对裂体核桃。所谓裂体核桃,也叫连体核桃,是核桃在生长中发生突变,两个核桃天然连在了一起所形成的特殊品种。“配这对核桃花了我6年时间。”刘杰告诉记者,7年前,他所承包的老核桃树结出一个超大裂体核桃,但找与之配对的核桃,刘杰等了6年,老树终于在前年又结出了一个直径59毫米的异性核桃,两个核桃外形酷似,纹理相近,而且个头很大,堪称文玩核桃中的极品。“这对核桃的市场价我定在18万元,目前已经有人出过12万元的价格。” 赌树:钱多的包树钱少的包杈

  沿着山中的羊肠小道,记者跟随刘杰一路前行,最终见到了闻名遐迩的南将石核桃老树。“原来国内有不少老核桃树,但其中绝大部分或自然死亡,或被人为毁掉,现在能够确证的老核桃树,只有我这棵了。”尽管深藏山中,但为了保护这棵百年老树,刘杰还是请了24小时的护工,并用铁丝网和藏獒搭建了“防贼工事”。“这棵老树全身是宝,就连掉下来的树杈也不能轻易流出去。”刘杰告诉记者,南将石村由于位于大山深处,以前是出了名的穷乡僻壤,后来因文玩核桃出名之后,全村百余户都种起了核桃,而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用老核桃树的枝条嫁接的,当地也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核桃之乡”。

  “我包这棵老树,一年的承包费就是36万元。”刘杰说,作为文玩核桃主产区,“包树”成为了一种潜规则,花上一笔钱,就可以包下这个核桃树当年全部的果实,而是否能够赚到钱,则只能是“看天吃饭”。以老核桃树为例,平均一年产2600个核桃,单个核桃的成本在千元以上,如果核桃品相不好、个头太小,很有可能亏本;遇到大风冰雹之类的恶劣天气,包树人甚至可能血本无归。对此,刘杰表示,相对而言,老树产量稳定、果实品质也有保障,包老核桃树是保本之举,包树价相对较高,而一些投机分子更倾向于包一些嫁接的核桃树,“这些核桃树每年收成变化比较大,包树价格相对较低,如果遇到好年景就能挣到大钱。”刘杰说,最近几年包树的价格越来越高,不少树主甚至将大树拆分开来,一个商人包一根树杈,价格低一些,风险也小一些。

  “7月份不是核桃下树的时候,等到白露以后,这里可就热闹了。”刘杰说,每年9月份前后,是文玩核桃集中下树的时候,各地商人都将云集于此,“到时候有人乐翻天,有人赔得哭,场面非常热闹。” 赌青皮:三分眼力七分运气

  “赌玉”是很多人熟知的一种玉石材料交易方式,能否赚钱靠的是“三分眼力七分运气”,而在文玩核桃领域,也有着类似的交易方式,被叫做“赌青皮”。

  所谓青皮,是指刚刚下树的核桃,外面还包裹着一层青色的果肉。就像玉石原石一样,单纯依靠外表观察,是很难判断出青皮里的核桃成色如何、个头多大,而这也被精明的商人盯上,许多刚下树的青皮没有经过剥皮处理,就直接摆上摊位,一个三五百元,买家靠的是眼力,赌的是运气。“我这里的青皮,一个都要300块钱。”刘杰说,至于买回去能否剥出好核桃,那就要看买家的运气如何了。由于产地的核桃大部分都被大的商人包下了,所以产地还不是“赌青皮”最盛的地方,“一些文玩核桃集散地,‘赌青皮’最厉害,比如说北京市的潘家园。”

  “每年9月份以后,你到潘家园可以看到很多‘赌青皮’的。”涿鹿县冠雅阁老板贾成文几乎每年都要去北京“赌青皮”,拿他的话来说,“赚得少,赔得多,玩的就是一个心跳。”虽然身在文玩核桃主产区,但因为资金等原因,老贾难以插手大手笔的“包树”、“包杈”,只能到北京潘家园去“赌青皮”。“按理说,在产地‘赌青皮’是最划算的,你起码知道是哪棵树结的,心里有个谱,而在潘家园‘赌青皮’,你都不知道是哪棵树的果子。”老贾说,潘家园青皮的统一价格是100元一个,里面的核桃也是优少劣多,“但里面肯定还是有好货的,不然大家以后就都不来他这里赌了。”

  去年白露之后,老贾在潘家园一次性买了20个青皮,花了1600元,结果只剥出来三对像样的文玩核桃,“一对39毫米的,我卖了850块钱,还有两对小的,标价100块钱一对,到现在还没卖出去。”不过,老贾这几年也不是没有斩获,他告诉记者,曾经有一年,他只花了1000元钱,就剥出了3个40毫米以上的文玩核桃,其中一个还是盘龙纹狮子头,“当时文玩核桃比现在还贵,我一次就赚了七八千块钱,以后就再也没有这样的好事了。” (记者官华晨)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