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鼻烟壶

鼻烟壶:别有洞天的小众藏品

核心提示:清乾隆乾隆款御制铜胎画珐琅彩欧式仕女图鼻烟壶。清乾隆御制料胎画珐琅“花篮式”鼻烟壶。  日前,香港苏富比[微博]的“玛丽及庄智博珍藏鼻烟壶”专场拍卖再次成就“白手套”(成交率100%)佳绩,其中最高成交价拍品...

清乾隆乾隆款御制铜胎画珐琅彩欧式仕女图鼻烟壶。 乾隆乾隆御制铜胎画珐琅彩欧式仕女图鼻烟壶 清乾隆御制料胎画珐琅“花篮式”鼻烟壶。 乾隆御制料胎画珐琅“花篮式”鼻烟壶

  日前,香港苏富比[微博]的“玛丽及庄智博珍藏鼻烟壶”专场拍卖再次成就“白手套”(成交率100%)佳绩,其中最高成交价拍品是一件清乾隆御制料胎画珐琅“花篮式”鼻烟壶,以268万港元拍出。

  由此引出一个在宁波鲜有藏家涉足的收藏门类鼻烟壶。料器鼻烟壶尚是宁波收藏洼地,潜力不容小觊。

  记者 鲍云洁

  方寸之间“集齐”中国艺术文化

  鼻烟是一种烟草制品,原为西洋之物,明末清初自欧洲传入中国后,加工转化后成为粉末状药材,吸闻之后具有明目避疫的功效。

  虽然是“外来物种”,吸食鼻烟却迅速风行,连带盛鼻烟的容器鼻烟壶也开始盛行。而在几百年的发展史中,鼻烟壶逐渐成为“形式大于内容”的典型,鼻烟如今已几乎绝迹,鼻烟壶则因为涵盖了几乎所有的中国艺术文化,而成为经久不衰的收藏门类。

  鼻烟壶的历史文化价值有多高?甬上名家吴慈曾在《烟壶赞歌》一文中有详尽的描述:“鼻烟壶中国文物之集大成者,是华夏艺术文化的一朵奇葩,它高约3~8厘米,集各种材质于一壶之内,汇中外文化于方寸之中,有玻璃陶瓷、金银、铜锡、玉石、紫砂、砗磲、珊瑚琥珀蜜蜡玛瑙玳瑁、犀角、象牙葫芦核桃、木豆、竹木等,无不应有尽有;又集书画、诗赋、模印、琢磨、雕刻、洒金、搅色、嵌镶、堆塑、火烫、鎏金等手段,无不用其极;更有人物、龙凤、动物、山水、瓜果、菜蔬、花鸟、鱼虫等万物齐备;又汇地理、历史、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科学、八角形、环形、胆形、菱形、钟形、扇形、葫芦形、瓜棱形等无形不备;又以透明、不透明、半透明、红、黄、兰、白、黑、绿、紫、窑变等,纳百色于其中……”

  鼻烟壶收藏一直“外热内冷”

  收藏大家马未都[微博]鼻烟壶也情有独钟。他的观复博物馆[微博]收藏了各种形态的鼻烟壶,在《马未都说收藏》和《醉文明》两书中都有专门的篇章讲述鼻烟壶的收藏知识和故事

  而藏界更是流传着这样的收藏故事,说的是马未都1992年把一只5000元从琉璃厂小摊买的鼻烟壶,带到香港以6万港元成交,成为鼻烟壶收藏界的经典案例。而这些年国内的鼻烟壶市场价格一直在走高,国内的拍卖场上也每年都在亮相,但总体来说还属于冷门收藏,拍场的买家也大多是外国人。

  鼻烟壶收藏一直“外热内冷”。藏家告诉记者,究其原因,主要是从前藏家认为这种雕虫小技不值得收藏,因此大部分藏品都流入欧洲,如今虽然有越来越多的藏家开始涉及这个门类,但它仍非市场主流,藏家也都集中在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或者是当地出过现代内画壶工艺大师的地区。

  而在宁波,成系列收藏鼻烟壶的藏家很少,多数藏家会在自己熟悉的领域收藏个把,例如玩玉的藏家,在拍卖会上碰到漂亮的玉鼻烟壶,就顺道收一个,玩小件瓷器的藏家,也收几个瓷鼻烟壶,平时可以放在掌心把玩把玩。

  重材质观念让料器壶遇冷

  还有一个传统观念也在左右宁波藏家的思维:就是重材质轻文化。

  在鼻烟壶的各种门类里,玉、翡翠象牙玛瑙……这些鼻烟壶材质名贵,容易辨识升值空间笃定,自然会受到藏家青睐。而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的玻璃(料器)鼻烟壶因为材质平常,反而受到冷落。

  正在进行鼻烟壶系统收藏的一位藏家告诉记者,料器其实是最早的用材,因为玻璃是西方传入的,物以稀为贵,古代比玉石、金银都昂贵,因此古人在它身上花的功夫也最多,比如金星料、花料、雄黄料及各种仿宝石料等,“中国人觉得特洋气,你拿山楂红,我拿鸡油黄,还有人拿葱心绿,宝石蓝……烟壶拿出来,就是一个人的身份”。

  记者在藏家家中看到一个多角形内外双层宝石红鼻烟壶,迎光透视,光怪陆离,是雍正时期的宫廷精品;还有一个蓝色葫芦鼻烟壶,壶身包括五角形六个共四圈,六角形六个共两圈。在当时的制作条件下做出这样复杂且等称的工艺品,实属不易。

  其中还有一种内画壶,又是料器壶中的顶级珍品。内画名家有周乐元、马少宣、叶仲三、丁二仲等等,是用特制的微小勾形画笔,在透明的料器或水晶质地壶内绘制而成的。记者在藏家家中看到一件丁二仲内画壶,方寸间一书生在林间放歌,惟妙惟肖,巧夺天工,系多年前藏家以数千元购进。因为内画壶要考验藏家的艺术鉴赏力,对此类名家了解不多的宁波藏家生怕买假,因此很少涉足。

  因此从艺术价值来看,料器鼻烟壶显然更高,其中承载的历史文化价值也是其它类别鼻烟壶所不能比拟的。

  珐琅彩壶可遇不可求

  此外还有一种顶尖拍卖场上的“常客”,在宁波也很少见。那就是珐琅彩鼻烟壶

  铜料(或金、银)用特殊溶液浸泡后,去除杂质,洗净,便制成了铜胎,然后在其上涂饰珐琅釉。若在釉料中加溶解铜,烧制后即能产生辉煌的黄金般的色彩效果;若加溶解银,则会产生莹白流动的锦缎般的艺术效果。画珐琅器皿的底色多为深蓝色、黑色或黄色。在彩绘上,用粗壮的黑线勾勒,突出主题和轮廓,使对比更加强烈。

  还有一种玻璃珐琅彩,即将珐琅彩釉绘在玻璃上,焙烧后乃成。

  马未都在《醉文明》中对珐琅彩也有一段有趣的描述:《红楼梦》里记载的晴雯感冒后,宝玉拿了一个金星玻璃的鼻烟盒(和鼻烟壶相同功用)对她说,“给你调点儿鼻烟,你吸了以后感冒就会好”,说那鼻烟盒上头画得很漂亮,画的是外国小人,长两个小肉翅,应该是小天使。马未都猜测那是画珐琅,他还调侃外国人没有想象力,“我们唐代的"飞天"身子一拧就飞了,根本不用有翅膀”。

  翻阅国内的拍卖资料,珐琅彩鼻烟壶几乎囊括了拍卖纪录的前十名,包括文章开头出现的清乾隆御制料胎画珐琅“花篮式”鼻烟壶。领衔的是清乾隆乾隆御制铜胎画珐琅彩欧式仕女图鼻烟壶,782万元的纪录至今未破。

  在市场上,和大多数总价为几千元至几万元的普通鼻烟壶相比,珐琅彩鼻烟壶动辄几十万至上百万元,自然将普通藏家挡在了门外。而由于对鼻烟壶这个收藏门类了解有限,活跃在各大拍场上的宁波藏家宁愿花相同的价格,购买大件的瓷器或书画,这小小的鼻烟壶,多少还是有点太不打眼了。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