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青铜

极尽奢华的汉代工艺镜

核心提示:</h2>极尽奢华的汉代工艺镜极尽奢华的汉代工艺镜极尽奢华的汉代工艺镜  汉代扬州制作的铜镜除了常规镜外,还制作特种工艺镜。目前,扬州发现最早的特种工艺镜是战国时期的“漆彩绘纹铜镜”,此镜于1999年于仪征新...

 

极尽奢华的汉代工艺镜
极尽奢华的汉代工艺镜
极尽奢华的汉代工艺镜
极尽奢华的汉代工艺镜
极尽奢华的汉代工艺镜
极尽奢华的汉代工艺镜

  汉代扬州制作的铜镜除了常规镜外,还制作特种工艺镜。目前,扬州发现最早的特种工艺镜是战国时期的“漆彩绘纹铜镜”,此镜于1999年于仪征新集镇庙山村赵庄组一座战国墓中出土。其直径为25.2厘米,属大型镜,表面留有明显的漆彩绘痕迹。由此显示出战国时期漆彩绘纹镜制作的高水准。至西汉中晚期,扬州特种工艺镜在前人的基础上得到了高度发展,品类增多,除了漆彩绘纹镜,还有鎏金镜、镶嵌镜、金银错镜和贴金箔镜等品种,更出现了以金工、银工以及玛瑙绿松石等宝石镶嵌铜镜相结合的新工艺。

  在已出土的汉代特种工艺镜中,现藏扬州博物馆的西汉“贴金银箔几何纹镜”和“贴铜箔禽兽纹镜”制作异常精美。两镜都出土于扬州甘泉乡巴家墩汉墓。前者镜为圆形,圆钮,钮上嵌铜泡钉,疑原饰物脱落后所补。柿蒂纹钮座,每叶中心嵌一物脱落,四叶间在漆灰地上粘贴金箔。主纹为高弦纹间设三道宽槽,槽内以漆灰衬底,内、外两道宽槽内贴以金银相间的三角形箔片,中间宽槽贴以金箔,以黑漆绘几何云纹。后者镜钮上嵌宝物脱落,柿蒂纹钮座,每叶中心嵌一物脱落,四叶间残存漆灰地,表面贴饰不详。主纹为在漆灰地上贴饰的各式铜箔禽兽纹,禽兽纹样原为极细的方格网状镂空,因修复时被浓漆填塞失去原有鲜活之态。镜缘较高,其内侧斜壁上饰以彩绘几何云纹图案,以两周弦纹夹一周金箔为缘。

  而2007年于扬州西湖镇蚕桑砖瓦厂工地出土的“西汉嵌宝金银平脱凤鸟纹铜镜”则采用了金银平脱、嵌宝、髹漆等工艺,制作技术复杂,金、银、漆纹饰交错,光泽醒目,图案优美,极为难得。此镜直径为18.4厘米,缘厚0.7厘米,圆形,圆钮,钮上嵌宝脱失,嵌银箔柿蒂纹钮座,四叶内各有一圆形凹点,疑为嵌宝丢失留下的痕迹,四叶髹红褐色的漆边。座外一周凸起的圈带将铜镜分为内外两区,内区用镂空金箔贴饰四只展翼凤鸟,并髹红褐色漆圈。外区圈带外围以七内向连弧纹形成弧形七角星带,角内饰圆圈纹等几何纹饰。镜缘内饰金箔镂空的五组凤鸟纹带,每组为两只侧立相对的凤鸟夹一只展翼的立鸟。环绕镜缘有距离相等、尺寸相同的八个方框,方框中间有一圆形凹点,应曾嵌宝物。

  汉代扬州制作的特种工艺镜在实用基础上极尽奢华装饰,深受其时贵族妇女的青睐,代表了我国汉代铜镜制作的最高水平。  徐忠文 周长源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相关报道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