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徽章

韩宝生的红色收藏故事

核心提示:包百商圈里有个东方明珠古玩市场,市场内古玩商铺、地摊林立,逢周六、周日,买家、卖家、看家不断,人声鼎沸,远近闻名。宝盛古玩精品店坐落在市场的一角,上二楼,几百平方米的屋子被各种红色藏品点缀得琳琅满目,...


        包百商圈里有个东方明珠古玩市场,市场内古玩商铺、地摊林立,逢周六、周日,买家、卖家、看家不断,人声沸,远近闻名。
 
        宝盛古玩精品店坐落在市场的一角,上二楼,几百平方米的屋子被各种红色藏品点缀得琳琅满目,主席像章、雕像、画像、照片、刺绣、语录书籍……应有尽有。这些藏品的主人韩宝生,已把红色收藏融入到他的日常生活中。
 
舍得卖货的卖家
 
        在全国各地的古玩市场间买卖红色藏品,是韩宝生的本职工作。但一买一卖间,他舍得买,不舍得卖。
 
        40多岁的韩宝生上小学时就喜欢集邮,从小到大,他逛遍了市内大大小小的邮局、地摊,省吃俭用攒下许多邮票。1997年前后邮币卡市场红火时,他曾在一天内卖出100多套邮票,收入3000多元。初尝甜头后,他产生了在古玩行摸爬滚打的念头。
 
        流连于邮币卡市场时,韩宝生看到有人在收售毛主席像章,他觉得很好奇,这也能交流?他想到了父亲的一个铁盒子,里面就装着60多枚主席像章,在软磨硬泡下,父亲把盒子给了他。这份藏品成为韩宝生进入红色收藏界的敲门砖。
 
        上个世纪末,通讯并不发达,加之红藏市场尚在起步阶段,买家、卖家多不了解行情,仅凭个人印象出价、还价。一枚5元、10元,韩宝生很快卖光了父亲的藏品,但究竟是亏了还是赚了,他心里也没底。
 
        1998年,全国第一届红色收藏交流会在北京报国寺举行,韩宝生感觉到这是个学习、交流的好机会,于是带着从包头收到的一批像章欣然前往。报国寺每天清晨六点半后开门,为了占个好位置,他每天6点前就到。几天的交流会下来,他懂得了像章是成对、成套的,是分地区发行的,发行数量、做工、品相等决定着像章的贵贱高低,他也结识了第一批外地的红色藏友
 
        从此,他为收藏开始频繁旅行,全国除西藏外的其他省份均已去过,港澳台也不例外,他的藏品也日渐丰富。2013年,他参加人社部举办的第一期红色收藏艺术品鉴定师培训班,成为国家认可的首批红色收藏艺术品鉴定师。如今,父亲的60多枚像章早已被他再次集齐,凝结着亲情的藏品失而复得,加之个人阅历增加,及对红藏的日益热爱,促成了韩宝生不愿再轻易出售藏品的习惯。
 
注重内在的藏家
 
        因为不轻易出售藏品,随着行情涨落,韩宝生曾损失过,但也得到很多。2000年,他以每枚0.15元的价格从外地收购了10万枚主席像章,到2012年出货时单枚价格涨至3元,利润上涨20倍。藏品中的一尊主席迈步像,他收时花了40多万元,现在已涨至100多万元,有人求购,但他不卖。
 
        不得已的以藏养藏,时刻面临的行情诱惑,如今,这些已不是韩宝生最关心的。他更关心收藏背后的东西。
 
        “这枚是(上世纪)50年代出的,这枚是包钢生产的,这枚是从香港收来的……”在他眼里,每一件藏品,都有一个故事,都记录着一段历史。
 
        在韩宝生的记忆中,上世纪40年代已有伟人像章面世,著名导演凌子风就曾手工制作过;50年代后,各地开始大批量生产,到1968~1970年间,生产达到高峰,之后由于毛主席对个人崇拜的干预,像章开始减产;1984年,像章被国家认定为现代文物;九十代中后期,红色收藏热兴起,持续至今。现在,我国的伟人像章已成世界之最
 
        分地域看,全国各省区几乎都生产过伟人像章,仅内蒙古地区就曾出过上百套,其中主产区包头就有几十套。韩宝生记得,包头的主席像章多出自文革时期,身为包钢职工的母亲,怀孕时就在做像章。而制作像章的材质既有金银铜铁等金属,也有五花八门的非金属。
 
        最近,韩宝生和包头的部分藏友正在编写一部有关内蒙古地区的红藏书籍,希望将这段历史讲给更多人听。办一座红藏博物馆,让市民分享他的藏品,也是他的一个愿望。
 
做有担当的人
 
        去年12月26日,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之际,包头收藏协会红色收藏委员会宣布成立,韩宝生被藏友们选为会长。
 
        “在包头红色收藏协会中,比我入行时间长、收藏种类多的大有人在,大家选我当会长,原因主要是我在全国各地结识的红色收藏爱好者比较多。”韩宝生谦虚地说。
 
        的确如此。韩宝生的通讯录中存满了全国藏友的电话,他们一来内蒙古,多数人会先联络韩宝生,联系吃住、购货渠道等都由他一手张罗。这些年来,他多次与毛主席身边的张玉凤等名人及主席的后人交流收藏心得,还接待过为主席戴上红领巾的“金童玉女”蒋含宇、彭淑清……
 
        在东方明珠古玩市场形成过程中,韩宝生以其热情、包容的性格,也发挥了重要作用。曾经,包头的古玩商户们如候鸟般迁徙,“三年一搬家”的说法被广为流传,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他们先后在昆区邮电大厦、昆仑百货大楼、蓝天商厦、市委西墙外等地辗转。古玩市场越做越大,但商户们却得忍受“居无定所”的生活。
 
        2011年前后,市委西墙外的底店拆除,商户们不得不再寻出路。部分商户分流到太阳城、九星古玩城等地,剩余的30多户在韩宝生组织下,通过与东方明珠广场方面谈判,进驻广场。谈判中,韩宝生的大局观和诚信态度获得了商户们首肯。随后,新商户不断进驻,发展至今,东方明珠已成包头人气最旺的古玩市场
 
        韩宝生说,因为接触红色收藏,他增长了见识,结交了朋友,积累了物质财富,红色收藏已成为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他的每件内衣上都别着一枚主席像章,经年累月,已成习惯。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