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体育

体育收藏品里故事多

核心提示:  ▲观众饶有兴趣地参观体育收藏展览。  1936年柏林奥运会火炬。  ▲刘翔北京奥运会比赛号码布。7月28日上午,《迎大运·中国第九届体育收藏展览》在深圳博物馆老馆揭幕,展览由深圳市委宣传部、市文体...

 
  ▲观众饶有兴趣地参观体育收藏展览
 
  1936年柏林奥运会火炬
 
  ▲刘翔北京奥运会比赛号码布。
 

      7月28日上午,《迎大运·中国第九届体育收藏展览》在深圳博物馆老馆揭幕,展览深圳市委宣传部、市文体旅游局主办,中国收藏家协会体育纪念品收藏委员会和深圳收藏协会承办。

        因为是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的相关文化活动,所以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相关机构非常重视,各自应邀派代表参加了昨天的揭幕仪式,十几位来自全国各地的体育文物收藏家步入展厅,给深圳市民讲解那些体育文物背后的故事

  奥运历史上的首支火炬

       在展览橱窗的显要位置上,竖立着“1936年柏林奥运会火炬”。中国收藏家协会体育纪念品收藏委员会主任李祥说,“这可是件老东西,目前存世的不多,这件东西的主人是国内的几位藏家”。

      他介绍说,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历史上第一次圣火传递,诞生于1936年的奥林匹克运动会,该届奥运会官方报告中开始称之为“火炬”,火炬的长度为27.7英寸,直径为1.15英寸,重量为1.5磅,在火炬的顶部包括一个特殊的易燃物质,以便在传递时能够迅速点燃。组委会为每一个参加火炬接力的火炬手还特别设计了一个作为纪念品的手柄,这是由创作了奥林匹克钟的雕塑家埃尔·莱姆克设计的。握柄上雕刻有从奥林匹克到柏林的火炬线路图,在埃森的克虏伯公司慷慨捐助了数量充足的抛光不锈钢材质的握柄,“感谢火炬手”字样也刻在手柄之上。1936年,当时的中国国民政府首次正式派团参加了奥运会,但结果差强人意,整个代表团只有一个人进入复赛。国家弱,当然体育弱。

  因体育而强健,而收藏

       全国体育收藏中的大家周俭雄先生,在圈内非常有威望,在这次展览中当然有不少珍贵藏品。他为人异常低调,不愿面对媒体讲论,在深圳收藏协会的斡旋之下,终于答应了本报记者独家专访的要求。

       周俭雄年过五旬,但显得异常年轻而强健,他说,自己沉迷于体育文物的收藏,实在源于身体的不适。小学一二年级开始,自己一年有半年时间在医院里,在同学中间是出了名“药子”。父母一方面带他到医院积极治疗,一方面勉励他参加体育锻炼。为吸引周俭雄对体育的兴趣,全家人有时集体到体育馆观看比赛,还帮助他搜集体育海报等等,以激发他的兴致,久而久之,周俭雄不但喜爱体育,也喜爱了跟体育有关的物品。上个世纪70年代初,家住广州的周俭雄,与一位体育老师住邻居,体育老师知道这位孩子爱收藏,便辗转联系到乒乓球的前世界冠军李富荣,李富荣便把出国打球胸前佩戴的国徽转赠给了周俭雄。如今,这件背面标着“李富荣”、正面是国徽图案的文物,就在展厅的玻璃橱窗之中。

  刘翔的神奇号牌

       周俭雄小学未毕业之前,他因为经常参加体育锻炼,原来那些奇怪的疾病都神奇地消失了,代之以学校体育竞赛中不断获得的好名次,父母高兴得不得了,他的体育收藏也开始渐入佳境了。

       在展厅里陈列着自1896年首届现代奥运会北京奥运的“历届奥运会运动员参与奖牌”,总计数十块,全部来自周俭雄几十年如一日勤勤恳恳地收藏。记者问,您是怎么做到的?他说:“就是胸中总是存有这样的心思,不停地搜求,这数十块奖牌,有的是亲自到香港、加拿大、美国、印尼等地搜购来的,有的是亲戚朋友们到国外时,求他们帮助自己去找来的,能够把它们找齐可不容易”。中国是乒乓大国,目前国内仅有7套世界乒乓球奖杯,7套之中,6套被公家收藏,1套被私人收藏。这么1套私藏,就在周俭雄的手里,就在这个展厅里展出。

        110米栏世界冠军刘翔,参加北京奥运会背心上有个奇怪号牌,号牌的号数是“1356”,如今正在展厅里挂着,是周俭雄的珍藏。记者问“这号牌的数字奇怪在哪?”他说,“13亿呀,56个民族哇!”记者说:“号牌一共几张?”周俭雄说:“三张,我这有一张,另外还有两张。”     

  德国人的秩序册

        家住南京的高意滨,不但是国家科技进步奖的获得者,也是体育文物的重要藏家。在展厅里,有几块亚运会的金银牌,是高意滨的珍藏,这些奖牌都是他在菲律宾的一次拍卖会上,花高价拍回来的。其中,尤其是1954年第二届亚运会的奖牌,在中国大陆非常少见,最为珍贵,因为这届运动会,中国大陆还没有派队参加,只有中华台北派出代表团参赛,所以这块奖牌在收藏同行里显得珍贵和重要。

       在展厅中有一组“早期乒乓球运动相关展品”,也是来自于高意滨的收藏,它们分别是1910年英国乒乓球比赛银质奖牌、1929年捷克乒乓球奖牌、1931年荷兰乒乓球比赛第三名奖牌、1938年英国乒乓球俱乐部比赛奖牌,这套有着悠久历史的乒乓球奖牌,成了高意滨的最爱。

        展品的旁边,有一本似乎不出奇的“秩序册”,也是高意滨之藏,它颇有来历。高意滨说:“到了2005年,上海将举办第48届世乒赛,我邂逅了德国的一位老乒乓球运动员、如今的体育文物收藏家,闲聊之中,得知对方有第25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秩序册,想要捐给国内某机构。我急忙索求,打开一看,太珍贵了,一共16页,记载着1959年3月27日至4月5日在德国多特蒙德举行的世乒赛赛程,在这届赛会上,容国团获得单打冠军,邱钟惠获女单第三名,孙梅英、邱钟惠获得女双第三名,中国男团第三名,那实在是中国乒乓球队历史上的翻身之役!”

       高意滨说,这么好的东西,可千万不能失之交臂,于是就跟这位德国人攀谈起中国的饮食文化,德国人对于中国之吃,倒也略知一二,讲到烤鸭,当然有“欲食之色”,这还不好说嘛?于是二人到店了里,推杯换,并肆意地饕餮了一遍中国烤鸭,于是乎“1959年世乒赛的秩序册”让他顺利地纳入了囊中,自此以后,他跟那位德国人也结成了好朋友,目前时常还有来往。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