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藏人藏事

徐平胜:珍藏时代记忆 彰显红色情怀

核心提示:  红军曾经用过的钱币  徐平胜介绍收藏的宝物《毛主席像章》。  琳琅满目的毛泽东像章、塑像、瓷像。  各种版本的红色书籍、红色文献。  贵阳市1962年度先代会奖章。  196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凯里军分区优...

  红军曾经用过的钱币

  徐平胜介绍收藏的宝物《毛主席像章》。

  琳琅满目的毛泽东像章、塑像、瓷像。

  各种版本的红色书籍、红色文献

  贵阳市1962年度先代会奖章。

  196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凯里军分区优秀民兵奖章。

  今年62岁的徐平胜,是一位普通的退休职工,他30年如一日坚持搜集毛主席像章及建党以来各个时期的珍贵文献,是一名“红色”的收藏爱好者。他希望在有生之年,创办红色文化收藏馆,让后人了解这些历史。

  近千枚邮票开启收藏之门

  近日,记者慕名来到徐平胜位于新添寨083厂的家,一进屋,就被眼前琳琅满目的藏品所吸引:墙壁上、书桌上、柜子里,到处都是红色题材的藏品:有规格不一的毛泽东塑像、大大小小的像章、毛主席著作、劳模奖章,还有不同时期、不同内容的徽章、红宝书系列,以及建党以来各个时期的历史资料、文献等“稀罕物”,让人目不暇接。

  “从感兴趣收藏到有意识地收藏‘红色’物品,我已经花了35年的时间。”谈起收藏的初衷,徐平胜回忆道,儿时的记忆中,大人们常喊“毛主席万岁”,课堂上唱“东方红”、“毛主席和我们在一起”和“大海航行靠舵手”等红色歌曲,毛主席伟大的形象烙在心中。上小学以后,特别喜欢看《小兵张嘎》、《地道战》等红色电影,平时大人给的零花钱都不舍得花,攒着买电影票。14岁时,偶然间得到了一枚毛主席像章,如获至宝。渐渐地他就开始留意收集、保存。要说真正开始收藏,那是1980年,第一次去女朋友——就是他现在的爱人家,发现一个大箩筐里全是信件,上面各种时期的邮票格外醒目,正是信封上的近千枚邮票,让他从此踏上了收藏之路。

  

  享受“淘宝”过程的乐趣

  徐平胜对每一件藏品进行了精心整理,有很多类别都形成了完整的系列,比如,“毛泽东像章系列”、“党史系列”、“劳模系列”、“红宝书系列”和“大炼钢铁系列”等,这些已成为徐平胜引以为豪的“财富”。

  在“毛泽东像章系列”中,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时期制作的,多数则是“文革”期间发行的。其中,仅贵州生产的各种版本、各种材质的毛泽东像章就有600多个品种,近万件。还有《毛主席去安源》的像章有200多个品种,《毛主席视察大江南北》的像章也有100多个品种。“不同时期的像章具有不同的制作工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像章,有金、银、铜、铝、塑料、陶瓷等不同材质,形状也是多种多样,有圆形、心形、五角星形。”徐平胜说:“毛主席的纪念品,是我收藏的核心。在我的藏品中,比较多的是各种样式的毛泽东瓷像、塑像、纪念章,各种版本的毛泽东著作等物件。”

  “党史系列”也是徐平胜收集的重点,有红色书报刊、红色文献,有中国共产党创始人创办的刊物、发表的文章。有中国共产党第七次至第十五次代表大会文献,不同版本的共产党宣言,50年代的党旗,还有书籍徽章、党章等。这些“红色藏品”折射出了一段时期国家和社会的现状,不失为历史的一个缩影,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价值。

  “劳模系列”收藏有贵州省劳模奖章40多枚,其中,有1955年的贵州省劳动模范奖章,196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凯里军分区优秀民兵奖章,这枚奖章目前在贵州仅发现一枚。还有先进工作者的徽章、证章、奖章等。

  “红宝书系列”,有毛主席著作2000多册。

  “大练钢铁系列”,有1958年大跃进大炼钢铁奖章和纪念章20多枚,以及大跃进时期的文章、徽章、奖章、资料等。

  

  一门心思珍藏红色史料

  为了搜集散落在民间的革命文物和珍贵文献,他长途跋涉、走街串巷,先后到过北京、沈阳、上海、武汉、成都、昆明等地,寻找珍贵藏品。所到之处,都会一头扎进古玩市场旧书摊、废品收购站,与摊主软磨硬泡地砍价,细心淘宝,每次出门总有收获。

  “只要碰到心仪的藏品,不管花多大价钱,都要买下来。”一谈起这些“宝贝”徐平胜就很兴奋,言语间透出了收藏过程中的一些苦和乐。有一次,徐平胜在昆明看中了一件毛泽东像章,他的主人是昆明的一名收藏爱好者,几次商谈对方都不肯出让,他不死心,三次往返于贵阳与昆明之间,最终将这件藏品收入囊中。还有一件珍贵而又有意义的藏品:一号瓷像《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这是他2007年多次前往毕节获得的“战利品”,当用八千多元从朋友手中收集到这尊瓷像时,他舒心地笑了。

  在徐平胜寻找藏物的日子,妻子、女儿基本看不到他的影子,看到的只是越来越多的藏品。“老徐不吸烟,不喝酒,不打麻将,就爱收藏。平时只要有时间,就到处去淘东西,如果哪天没去,他心里就会觉得少了点儿什么,我俩的退休工资大多数都用来搞收藏了。”徐平胜的妻子很支持他,一个人照顾着家庭,让丈夫专心去干自己喜欢的事情。如今,女儿的事业也小有成绩,很多时候是爸爸“淘宝”,女儿“买单”,徐平胜感到很欣慰。 

  

  欲建红色文化收藏馆

  每件藏品都有一段故事,享受收藏过程的点点滴滴,这就是徐平胜收藏的乐趣所在。前不久,2015年全国红色收藏品交流研讨会在郑州举行,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本届交流会涌现出不少与抗战相关的珍贵实物,徐平胜说此行收获不小。他告诉记者,今年的4月至6月,将分别前往重庆上海、长沙等地,参加全国红色收藏品交流研讨会,希望能“淘”到心仪的“宝贝”。

  其实,五年前,徐平胜就在乌当区阿栗村的家中腾出500多平方米的住房,创办了一个家庭展览馆供大家参观,义务向广大群众宣传红色历史,有很多收藏爱好者还专程从外地赶过来参观并与他交流。一些香港台湾的客商慕名而来,欲高价购买徐平胜收藏的珍品,但徐平胜都断然拒绝。他说:“我只收不卖,收藏的目的不是为了金钱,而是为了一种信仰,一种情感。”

  2014年底,因北京东路延伸路段扩建,徐平胜位于阿栗村的房屋被征拨,收藏馆也暂时停了下来。目前,他正积极想办法,只要物色到合适的场地,就准备用房屋拆迁款重新建一所藏品更多、更丰富完善的红色文化收藏馆。“传播红色文化的过程,也是传承历史的过程,这个过程对于我是一种享受,我会一直坚持下去,以收藏的方式纪念那段历史,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些藏品,读懂它们,了解过去。”徐平胜充满信心地说。 ■本报记者 孙鲁荣 文/图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相关报道

热门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