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藏人藏事

张信哲:将古董当作养老保障

核心提示:张信哲说,收藏对他而言就是“一再的淘洗自己生命”的过程,从决定收集某个东西开始,他就成为你生命部分的印记,一开始,你惊喜于世界的开阔,随着藏品的增加,你满足于生命的丰富,直到他们成为你生命的包袱,你不...

张信哲说,收藏对他而言就是“一再的淘洗自己生命”的过程,从决定收集某个东西开始,他就成为你生命部分的印记,一开始,你惊喜于世界的开阔,随着藏品的增加,你满足于生命的丰富,直到他们成为你生命的包袱,你不得不重新思考留下什么,放掉哪些,让自己有新的空间。而经过这样的循环之后,你会发现自己更精粹,就像淘洗出的沙金,闪闪发光。

他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靠古董来生财,只是用它们作为自己将来的养老保障。“多年的经验告诉我,有一些古董的价格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波动都不大,但总体上每年都会慢慢地升值。那样的古董就值得做长线,比较保值。如果拥有一定的闲置资金的话,做这样的投资很好。”

张信哲与他收藏的龙袍

张信哲:将古董当作养老保障

很多年以前,他出演一部电影---《烟雨红颜》,影片讲的是上世纪四十年代的爱情故事。他的年代戏扮相,与剧中的陈设摆件相处得十分和谐得体,后来才知道,为了演好这部电影处女作,张信哲拿出许多私人收藏的古董,外公的外衣、年代久远的打火机烟盒等借给剧组。我们才知道他爱好收藏老物件,听他谈起自己和古董的那些故事,我好像几度被带回了影片之中,而他就是那个沉稳浑厚、遗世独立的戏中人。不由地想,张信哲那份内敛的底蕴,一定与他的收藏嗜好相关,相处久了,不是张信哲沾染了他们的神韵,就是器物吸收了主人的气质。

儿时写生激发了对古物的兴趣

台上的张信哲深情款款,被歌迷称作“情歌王子”,台下的他博学、健谈又很谦虚。从小受家庭的影响,他热爱文史、艺术、古董和古代建筑。直到现在,他在闲暇之日,还仍不忘经常来到潘家园和他的藏友们“谈古论今”。十几年来,说张信哲和他的藏品在谈一场交错时光的恋爱,一点也不为过。跟古董相处久了,张信哲也被他们同化了,要了解他,还真得需要花一些时间细细品味。

1973年,张信哲出生在台湾中部一个充满音乐氛围的家庭里。爸爸是位牧师,精通小提琴、钢琴、手风琴、二胡和笛子等多种乐器,日日的耳濡目染造就了张信哲不一般的音乐素养。绘画也是他儿时的兴趣之一,说起收藏古董起源,也与儿时的那些快乐记忆有关:读书时,美术老师经常带着学生们外出写生,教他们画乡下的老街、古庙等建筑。从那时起,张信哲就对古物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后来,略通了些门道的他开始胡乱捡些别人不要的“破烂”东西回家,“那时,因为没有经济能力,我的收藏品多半是老建筑拆补修建时捡来的,都是些小东西,但全是陪伴我走过收藏的启蒙阶段。”张信哲说。

“大三”那年,张信哲在学校歌唱比赛中获得一等奖而被唱片公司发掘,签约了滚石唱片的子公司“巨石音乐”,并凭借第一张专辑《说谎》一炮而红。有了正式的工资后,才开始真的花钱去买东西,台湾民俗老物件成为张信哲最初的收藏品

外曾祖母去世让他对丝绣格外关注

对于最初的收藏状态,张信哲自我评价为“漫无目的”,范围广,却不精。他说:“直到外曾祖母去世,自己忽然明白了以后的收藏方向。”张信哲的印象中,这位出生于1890年的外曾祖母总是一身斜襟黑袍、黑裤,灰白稀疏的头发永远整齐地盘住黑色的勒眉。“她过世后,外婆烧她用过的东西,包括穿的、用的家具。我妈知道我喜欢老东西,就赶快抢回一些来给我。其中有些丝织品,服饰颜色都很漂亮,和我印象里外曾祖母常穿的衣服颜色完全不同。”带着对外曾祖母的深爱和对美物天生的敏感,这些织绣成为了张信哲第一批织绣收藏品。此后,他开始在台湾古董店搜寻。由于丝织品的保存不易,所以很少会有专门经营的古董店,张信哲只能靠运气。他说了一个故事,十多年前曾在欧洲一个拍卖会上,拍下一双西藏喇嘛跳神舞时穿的织绣鞋子,底是用很厚的草来纳的,十分特别。可是,由于运输过程中封存不当,鞋子回到台北时,里面全是白色小虫,鞋面的织绣部分和鞋底全被咬伤。张信哲介绍说,这些织绣类的物品都很娇嫩,空气太干会脆,太湿会烂;也不能晒太阳,因为传统的定色技术没有那么好,又都是植物、矿物染料,一晒太阳颜色会褪色或发黄。张信哲对织绣品的选择有自己的一套标准。“我很不喜欢买绣片,我喜欢功能性清楚的服饰,衣服就是衣服,袍子就是袍子。一匹布我也可以接受,但必须是完整的。”

个人收藏拍卖会让人认识了冷门织绣

以前,张信哲收藏东西是比较情绪化的,只要东西漂亮,品相很好,就会收下,所以会有很多类似的东西。随着对收藏的日渐成熟,张信哲开始做出调整,他将自己的收藏以不同时代、不同风格、不同种类进行划分,尽量覆盖全面,从而希望建立一个比较完整的收藏系统。2011年5月24日,他甚至在北京永乐推出了一场个人珍藏清代织绣专场拍卖会,77件藏品基本卖完,最高的卖到37万元。虽然明星中热爱收藏的并不鲜见,但是能够举办如此规模的个人收藏专场拍卖的,张信哲绝对是第一人。显然,张信哲虽然不能因歌手身份影响拍卖品价格,却着实影响了国内织绣藏品的传知度。

张信哲的个人拍卖场

张信哲:将古董当作养老保障

古董收藏圈中,织绣收藏仍然算是一个“冷门”品类。如果不是张信哲悉心收藏百余件清代织绣,并成功专场拍卖,许多人对这一偏门收藏的认知,也许仅停留在偶尔见诸报端的帝皇龙袍拍卖和展示。一个歌手,专注地在另一个世界里收藏着冰清玉洁的织绣,有意无意间,影响了收藏世界。

梦想找个老房子开个博物馆

如今,张信哲这个名字在台北的古董界已经小有名气,不论是古董的出产地、年代、各个时代的风格、材质,还是受到了怎样的影响,张信哲都能随口道来,好像一部古董辞典。由于工作的关系,张信哲经常出国,他每到一个地方,就会从当地的跳蚤市场淘到一些“破烂”带回家当“宝贝”。比如,垂挂于饭厅内的顶灯,是上世纪初欧洲的产品;平铺于书房地面的鲜红地毯,是他从北京背回去的老包头地毯。现在,张信哲的家里还有一张杜月笙姨太太睡过的床以及一面战国时的铜镜

由于收藏的时间年头久,如今张信哲已拥有近千件古董,谈起自己收藏的古董,张信哲如数家珍:“我的藏品种类比较杂,木器家具类、文房杂项类、织绣类等等,数量应该有上千件吧。只要是美的东西都会吸引我,至于什么材质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在工作以外,张信哲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搞收藏,并帮助他减去工作压力。收藏,给了张信哲另外一个世界。随着年岁渐长,张信哲收集古董的动力已从单纯的兴趣转为使命感。他坦言:十几年下来,自己把所有的钱几乎都花在古董上了,出发点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自己深爱这些藏品和他们历经年代流传下来的故事珍藏并保护他们,会有一种使命感。张信哲也有了新的梦想:希望未来能找个老房子博物馆,展示自己的收藏,也借文物来记录历史。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热门词条